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欲乱情迷 么公的粗大征服了我 视频

2021-09-07 16:37:02情感专区
“虽说天魔剑宫不是什么名震天下的大门派,不过其师祖所创的剑法,乃是融合了当初魔世之战中的魔界剑道高手所创,剑法凌厉,变幻莫测,门下弟子上千,实力也颇为强劲。”

 “虽说天魔剑宫不是什么名震天下的大门派,不过其师祖所创的剑法,乃是融合了当初魔世之战中的魔界剑道高手所创,剑法凌厉,变幻莫测,门下弟子上千,实力也颇为强劲。”

        岳为轻的话,引来了一旁轩不智的不屑,他冷哼一声道:“人多不意味着强,只有弱者才会抱团。”

        明月江秋见状笑着解释道:“天魔剑宫与白羽宗同为化外修真门派,因此平日里多有争夺,双方弟子虽不说水火不容,但平日里也是明里暗里都偷偷较劲。”

        原来是竞争对手,难怪轩不智听到岳为轻对天魔剑宫的点评后,会露出如此的表情。

        吴敌白了他一眼:“白羽宗也不过如此,你们的精英路线,也不怎么样嘛。”

        轩不智顿时一阵语塞,旋即勃然大怒,手中一顿,红缨长枪银龙飞凰,立时出现在他手中:“不服的话,你可以再试试,让你明白我白羽宗的厉害!”

        铸临涛与轩不智联手大战白若溪一场,倒是结下了一些友谊,猩猩相惜。

        铸临涛这个傲娇怪居然把银龙枪送给了轩不智,这一点倒是谁都没想到的。

        虽然曾经是吴敌的手下败将,但面对吴敌,轩不智却一点也不惧怕。

        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俨然已将吴敌当做是自己此生修行路上,必定要跨过的一道屏障!吴敌也不惯着他:“手下败将,有何资格挑战我?”

        轩不智额头青筋猛跳,一物降一物,吴敌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好了好了,都到这时候了还闹,吴敌你也少说两句吧。”

        蜂后出来打圆场,这才把浓浓的火药味给吹去。

        不过轩不智还是一脸不爽的样子。

        “吴敌,你要记住了,那片池沼在菏泽镇的西边,大约一百里处。

        我勘探过,那一片的确是星陨砸落形成的,当时因为追踪金蚕到了相对重要的地步,无法分神,所以没有太过深入仔细的调查。”

        见话题回到正轨,大师兄岳为轻告诫道,“因曾接触过百炼星辰钢,所以对于这样独特的气息有所记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一处泥沼深处,或许就有你要的东西。”

        说到这里,岳为轻顿了顿,脸上露出了几分欲言又止的神色。

        “可是……”“可是什么?”

        明月江秋问道,所有人也都好奇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大师兄目光流转,沉吟片刻,最终开始点了点头道:“三年前路过菏泽镇的时候,有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而且,根据记载,菏泽镇是一个拥有两万人居住的小镇,但……”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但当我掠过菏泽镇上空时,却察觉不到什么人气,整个小镇都死气腾腾的,好似已经荒废了许久。”

        “可那些建筑、街道,却没有任何异常,不像是荒废的样子。”

        他的话,就已经足够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了。



 

        明月江秋轻轻一抖,眼中露出几分惊悚的神色。

        “当时我因为急着赶路,便没有下去查看,此事后来又因炼成金丝织,抛到脑后了。”

        “现在想起来,的确是充满了诡异。”

        他说完,看向吴敌,点头道:“所以你们要加倍小心。”

        吴敌闻言,慎重的点了头,看了轩不智一眼,讥笑道:“我自是没有问题的,怕就怕有人拖我后腿。”

        轩不智是何等骄傲之人,被吴敌这般讥讽,哪还坐得住。

        但奈何他本就是吴敌的手下败将,此时被他嘲讽两句,也只有打碎了牙往肚里吞。

        “等会儿我拖住那蛇妖,你们趁机离开,如何避过三绝地,相信你们已经十分清楚了。”

        大师兄点头,他手一挥,祭出金丝织。

        吴敌与轩不智不约而同的飞跃其上,蜂后担忧的看着吴敌,点头道:“吴敌,你可不要死了。”

        吴敌笑了笑:“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蜂后点头,眼里闪过光芒,不再多言。

        一旁明月江秋也道:“你们得到了百炼星辰钢就早点回来,还有,轩不智你也不要到处惹事,给吴敌添麻烦。”

        “我……”轩不智急眼了,“他不惹我就算好了,我还敢惹他?”

        大师兄打着哈哈,法力一卷,三人便乘着金丝织飞下了飞绝峰。

        看着三人的身影,徐徐的降下云端,蜂后深吸一口气,脸上依旧露出担忧的神色。

        “蜂后姐姐,放心吧,有大师兄在,拖住那蛇妖不成问题。”

        明月江秋宽慰道。

        她并不知道蜂后担心的是,并非只是白若溪。

        要知道,吴敌离开的时候,可是被五城联合追杀,何止区区一个白若溪?

        若是遇上了小祖宗,那才是真正的凶多吉少!

   金丝织落下云端,下方是一望无际的化外大漠。

        飞绝峰如一柄直插入云霄的剑,树立在大漠之中,仿佛天地因此而被断隔。

        果然,如众人所推测的一般,白若溪就守在飞绝峰外。

        见有人出入,她立刻飞将起来查看。

        尤其见到吴敌的时候,白若溪更是狞笑一句,眨眼间,已经飞身杀来。

        轩不智严阵以待,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吴敌也暗中凝聚剑气,以防万一。

        大师兄岳为轻的脸上,却没有太大的波澜,他依旧眯眼微笑,哪怕白若溪的攻势就在眼前,他依旧巍然不动。

        果然,这金丝织并非只是一件好看的法器,还拥有莫大的威能。

        岳为轻心念一动,吴敌立刻察觉到身下的金丝织如同活物一般,骤然长出一截。

        这一截金丝织化作一面盾牌,挡下白若溪的一击。

        这还没完,挡下白若溪一击的金丝织,立刻又分化成为数百条金蛇一样的细小丝线。

        这些丝线每一根都比这世上最坚硬的钢铁还要坚韧百倍,攻势一起,绵密如细雨攻向白若溪。

        白若溪左冲右突,施展法力,好不容易才挡下众多金丝的攻击。

        而当她要反攻的时候,这些金丝却一下子又从坚硬无比的状态,变成了如棉花般的柔软。

        白若溪一掌轰在棉花上,心里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与此同时,她的心中也警惕之心大涨。

        并非单纯是因为金丝织的无穷妙用,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大师兄岳为轻。

        这是她先前未曾见过的面孔。

        之前白若溪攻上飞绝峰,抓住明月江秋,出来解围的是飞绝峰之主锻千山,以及从洪炉之中御使谪仙剑剑坯的吴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