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好看(和岳出差 云雨)全章节阅读

2021-09-07 11:02:22情感专区
“怎么样,看看何家荣的尸体有没有浮起来!” 此时岸上的宫泽朝着飘满了死鱼的水库望了一眼,满是期待的急切问道。 虽然知道以这种方式直接击杀林羽的可

“怎么样,看看何家荣的尸体有没有浮起来!”

        此时岸上的宫泽朝着飘满了死鱼的水库望了一眼,满是期待的急切问道。

        虽然知道以这种方式直接击杀林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内心还是怀揣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希望。

        他身旁三名手下也仔细的朝着水里望了一眼,接着摇了摇头,也没有发现林羽的尸体。

        “继续!”

        宫泽面色一沉,咬牙切齿道,“直到把我们所有的苦无都扔完为止!纵然杀不死他,也一定会将他击伤!”

        他知道,即使以这种方式杀不死林羽,也必然会极大的消耗林羽,而且沉水越深,水压越大,暗流越汹涌,所以林羽在水中躲闪苦无的攻击,体力消耗起码是岸上的数倍。

        “嘿!”

        三名手下立马答应一声,再次摸过数十把苦无,跟先前一样,还是将苦无高高扔到空中,再让苦无借助重力的作用下落。

        噗噗噗!

        数十把苦无落入水中之后再次势不可挡的朝着水中砸来。

        林羽看到水面击来的苦无,内心一时间苦不堪言,心里暗骂宫泽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了,这么多苦无,不花钱吗?!

        眼看着这数量无穷无尽的苦无不知何时才能扔完,林羽不想坐以待毙,脑海中拼命思索起了对策。

        就在这时,他突然注意到了水面漂浮着的四具浮尸,心头一动,顿时来了主意。

        “诸位,对不起了!”

        林羽心里暗暗说了一句,接着挑中一具相对完整的尸体径直游了上去。

        “长老,还是没有见到何家荣的影子!”

        三名手下扔完苦无之后再次扫视检查了下水面,沉声说道。

        “继续!”

        宫泽背着手,冷声说道,“我就不信他能在这水库中躲到天亮!”

        “我们所剩的苦无已经不多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其中一名手下检查过包裹中的装备后冲宫泽汇报了一声。


 

        随后他们三人将包裹中所剩的所有苦无都摸了出来,打算做最后一击。

        “等等!”

        就在这时,宫泽突然急声喊住了他们。

        三名手下急忙一顿,满脸疑惑的转头望了宫泽一眼。

        只见宫泽此时双眼出神的望着水面,似乎在盯着什么看的出神。

        “宫泽长老,怎么了?!”

        三名手下顺着宫泽望着的方向看了一眼,也没有看到任何异样,一时间有些茫然不解。

        “你们看,那具尸体,是不是在移动?!”

        宫泽急忙朝着前方的水面指了指,说话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同时他伸手冲三名手下压了压,示意三名手下不要打草惊蛇。

        三名手下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盯了片刻,接着几人的脸色也微微一变。

        果然如宫泽所言,水面上一具尸体正在缓缓地朝着他们所在的岸边移动。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因为这具尸体移动的速度十分缓慢,而且此时光线又十分有限,所以他们没能及时发现,幸亏宫泽眼尖,提前察觉到了。

        “这……莫非是何家荣?!”

        其中一人双眼瞪大,有些惊诧的低声说道。

        这水库的水是死水,根本不会流动,而现在水面上也没什么风,尸体根本不可能自己移动,而现在之所以移动,多半是受到了外力干扰。

        所以,只有可能是林羽躲在尸体下面,以尸体作为掩护,朝着他们这边移动。

        “除了他还能有谁!”

        另外一人也低声说道,“这小子还真是聪明,竟然想到了以尸体作为盾牌和掩护,只可惜还是被宫泽长老一眼就看穿了!”

        这种时候,他还不忘拍一拍宫泽的马屁。

        宫泽闻言倒是极为受用,昂着头淡淡的一笑,颇有些傲然的说道,“何家荣聪明是聪明,但还是太嫩了一点!这么多年,我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饭都多,跟我斗,他实在有些自不量力!他自以为用这种法子就能够漫天过海,神不知鬼不觉的移动到岸边,简直是幼稚可笑!”

  “宫泽长老,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三名手下低声询问道。

        现在虽然发现了林羽的位置,但是因为有尸体遮挡,苦无在击中尸体之后,威力自然也会有所下降,所以他们三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手中的苦无是否还需要扔出去。

        宫泽眯眼望着水中移动的尸体,一时间也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着对策。

        “要不我们将手中的苦无尽数都扔向那具浮尸吧!”

        其中一名手下想了想,低声建议道,“这次我们直接将苦无甩向浮尸,以我们几人的腕力,足以将尸体洞穿,到时候只要有一把苦无扎进何家荣的头上或者脖子上,这小子就彻底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