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异地恋一晚上要了45次|好涨啊宝贝快高潮了

2021-09-07 10:11:55情感专区
“没事没事,那……这孩子……”警察局长试探着老太太的意思。 “是孩子闹着玩,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我就带我这个不争气的孩子回去

 “没事没事,那……这孩子……”警察局长试探着老太太的意思。

    “是孩子闹着玩,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我就带我这个不争气的孩子回去了。”老太太笑着说道。

    “行,那老太太,慢走。”

    秦老太太走在前面,秦川跟着,上了秦老太太的车。

    秦老太太不说话,秦川也不说话。

    “川,这件事情,道了歉,就算了吧,毕竟是自家姐妹,如果传出去,对你,对她,都不是好事,是两败俱伤的结局。”秦老太太说道。

    “我本来就想算了的,如果我不想算,那么,我会第一时间就报警了,如果秦可楚,自知理亏,息事宁人,那这件事情等于没发生过,奶奶,是她想要置我于死地,农夫与蛇的故事,在课本上就讲过,我善待对我好的人,但是对我不好的人,我不想姑息养奸。”秦川沉着道。

    “看在奶奶的面子上,这件事情就不予以追究了吧,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秦可楚不是你的对手,或许,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吧。”秦老太太锁着秦川问道。

    “她要绑架我,不过,被我察觉了,我下午要去录制,没有空理她,但是我又想知道她为什么绑架我,所以录制完后,我赶去了,才知道她的目的是要毁我的容,我本来以为她可能是想要关我一天,让我没办法参加明天的录制,那么,我也就关她一两天,让她参加不了录制,奶奶。”秦川喊道,直视秦老太太的目光。

    “你说。”

    “如果有人对我好,我会加倍对他好,我觉得这是应该和感恩,如果有人对我不好,我又为什么要对她好,我不觉得这是以德报怨,而是助长他们的歪风,秦可楚几次三番的针对我,我已经放过了一次,这是我放过她的第二次,如果还要第三次,我不会再放过。”秦川事先说道。

    “明白,如果别人欺负你,你一直忍耐,别人会被欺负你当做理所当然,你有能力,就应该反击过去,商场上需要的也是你这种人,像是狼一般去战斗,心狠的时候绝不手软,不过……她毕竟是你妹妹啊,你们之间有血缘关系的。”

    “所以我放过了她一次,两次,要不是因为她是秦家人,按照我的脾气,我拿了录像早就去警察局报案了,而不是给她机会。”

    “说的也是。”秦老太太深思着,目光再次落在了秦川身上。“你真的很像年轻时候的我,有冲进,有干劲,也有不屈不挠,决不妥协的精神,奶奶是明白你的,楚楚被她母亲惯坏了。”

    秦川没有说话。

    秦可楚只要不来招惹她,她也不会主动去对付秦可楚,但是秦可楚招惹到她的头上了,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明天吧,明天的给你公演完,奶奶过来接你,一起去看看楚楚吧。”秦老太太意味深长地说道。

    既然奶奶都给了时间,她暂时不会不依不饶。

    秦川颔首。“这个时间太晚了,奶奶就直接送我回去吧,奶奶也早点休息,回去做个好梦。”

    “嗯。”秦老太太应道,闭上了眼睛。

    秦老太太只是把秦川送到楼底下,没有上楼。


 

    秦川洗了脸,洗了澡,躺在了床上,有些疲倦,心情也很低落,想要好好休息一会。

    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顾延的电话,坐起来,接听。

    “我现在在你楼下,看到你房间里面的灯亮着,你现在是回来了吗?”顾延关心地问道。

    “嗯,我已经到家了,洗了澡已经躺在床上,有些疲倦,一会想要先睡了。”秦川没什么力气地说道。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你的父母,还有秦家的那些人?”

    秦川勾起嘴角。声音低低的,柔柔的,“我手上有录像,他们想要为难,也没有那个本事,毕竟,证据在我手上,他们要是惹的我不高兴了,我就告上法庭,或者把录像发出去,怎么说,他们都是占下风的,不敢欺负我。”

    “那就好,那你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来找你一起去吃早饭?”顾延也好声好气地说道。

    “嗯。”秦川说完,挂上了电话。

    她关灯,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真的太累了,不一会就睡着了。

    晚上,她做梦了,梦见了自己的妈妈在教她弹琴。

    妈妈的笑容还是那样的温柔,如同水一般,温暖的包裹着她。

    “妈妈,我做的对吗?”秦川问道。

    妈妈还是笑,“中午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糖醋排骨好不好?”

    “好。谢谢妈妈。”

    妈妈温柔地抚摸着秦川的头。

    秦川突然的就醒了过来。

    她闭上眼睛,回忆着母亲的样子,很久,很久,没有做梦,梦见妈妈了。

    她怕时间越长,她连妈妈的样子都记不得了。

    只要梦到妈妈,都会觉得特别的温馨,温暖,也特别的孤独。

    她在这个世界上吗,一个特别亲近的人都没有。

    世界上就留下了一个她,她却还要努力的活着。

    有人欺负她,她就得欺负回去。

    “我没错。”她自己对自己说道。

    她起床,刷牙洗漱了,打开窗户,顾延已经在窗户前面坐着。

    或许,每一个人的灵魂都是孤独的,直到找到了另外一个孤独的个体,组建家庭,成为不孤独的存在。

    秦川扬起笑容,给顾延打电话过去。“你说早上哪里有吃糖醋排骨的?”

    “早上吗?我知道一个面点,有糖醋排骨,离开我们学校不远,要不要去那里吃?”顾延问道。

    “好啊,就去那里吃吧。我现在下来了。”秦川说着,从楼上下来。

    “怎么一大早想吃糖醋排骨?”顾延问道。

    “梦见了糖醋排骨,所以想吃。”秦川柔声说道。

    顾延扬起笑容。“去尝尝那里的糖醋排骨好不好吃,中午的时候我让我妈也做糖醋排骨,她做的糖醋排骨我觉得挺好吃的。”

    “好。”秦川笑着说道。

    顾延看今天的秦川状态好多了,也有了笑容,一颗提着的心,沉淀了下来。

    陆家

    “哥哥,怎么样了?有没有把秦川抓起来。”陆如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