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直不起腰pop阿肥肥(受不了了)全文阅读

2021-09-07 10:06:15情感专区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玄帝元年就废了斩刑,要不,真得一片人头落地! 在去往路南的专列上,英茧腿压腿,一手撑在扶手边,稍偏头看车窗外,姿态霸气,神情冷漠。 整列专列工作人员都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玄帝元年就废了斩刑,要不,真得一片人头落地!

    在去往路南的专列上,英茧腿压腿,一手撑在扶手边,稍偏头看车窗外,姿态霸气,神情冷漠。

    整列专列工作人员都小心伺候,这一看,都晓得大公主心情不好。

    除了大公主身边人,谁也不知道这急着赶往路南是为何,只知少有的“大阵仗”,多少高铁班次改动或取消,全让行此趟专列,得以最快的速度抵达路南……

    英茧肯定心情不好,甚至愤怒。

    父皇临行前也交代不少,英茧全懂,莫说父皇气恼,她更愤慨!

    父皇不糊涂,说,“我不会因为他们不打招呼就把她带走生气,而是,为什么要去路南,那么远,还走的这样急。昨晚我都被雷声惊起,说明天气条件多么恶劣,他们竟不顾危险,带她坐均机离开……”父皇背手目视前方,越过这辽阔的宫殿群,就似他一贯的“看得远,看得准”,“他们这是有多着急把她带离宫里,带离我身边。她每天都会给我发信息,一直到现在,竟然手机都打不通了……”

    想到这些,英茧就一团火在心里拱,烦躁地拿起面前水杯喝口水,顺便再看看手机。她给子牛何止发去信息几十来条,子牛竟是一条未回!肯定不正常呀,她是被没收了手机么……所以叫人愤慨,所有“非子牛自愿的”他们胁迫也好欺骗也好,这样对待子牛,都是该死!

    父皇交代,去了,还是要好好跟子牛的舅舅沟通,咱们再生气,也不能影响她的亲情,叫她为难。英茧肯定感动,她最知道父皇的个性,一般,像这样了,他是容不下子牛舅舅了的,但这次…说明父皇是真心心爱着子牛……

    英茧立即动身是迅速前往路南接回子牛。这头,宫里呢?

    今日雷雨交加,气候压迫,于是更显整个大紫阳宫笼罩在阴沉中。

    绝对出大事了!

    太皇命,大内之境全部禁封,任何人不得擅自行走,包括少帝——朝臣有一时慌撅,因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所有已进宫要与少帝参事的,集中拙庆园暂歇。后,祈年殿内将桥眼来传话,各位稍安勿躁,太皇与少帝有事相商,政议稍缓。

    有了这个话,表面是给了安抚:因太皇与少帝有话说,少帝来上朝就缓一下。

    但,

    安抚不进人心呀!只会叫人往深了想,更惊心动魄!


 

    看看这是个什么局面:太皇一命,宫禁尽封,谁都不敢妄动,包括少帝——那这意味着什么?这位已然“退位”的太皇依旧一言九鼎,权峰在握呀!他叫息朝就息朝,他叫封宫就封宫,那是不是如果少帝真与他“针尖对麦芒”彻底激怒了他,有朝一日,他一声令下还能废了儿子!……不敢想!太不敢想了!……

    所以说,这次封宫从长远看,真是一次“激化矛盾”的开始,朝臣人心各异,各为其主的也就更“各为其主”:为少帝的,更忧心激愤,太皇霸悍不可一世到这种程度了,少帝不可不早做打算;为太皇的,极力撺掇,您叫他们由心不服,只会异心更甚,当及时铲除……

    当然,这个风口浪尖,心情最最复杂的,当属少帝了。

    祈年正殿里,

    他规矩立在那个辉煌宝座下……

    这个宝座原本是乾元殿里的那个,父皇退位,连同这个宝座一同搬来了祈年宫。当时,多少朝臣反对,少帝却觉无碍,这个宝座是他的父亲玄帝时改造,父皇出生第一天就被他的父皇抱着坐在上头,几乎整整一生就在这座宝座上度过……父皇对它有感情,少帝理解,所以不加阻拦。

    而今,自己依旧如当泰子时立在这座宝座之下,不敢稍动……少帝心绪可想而知,悲戚得很,甚至怨怒:父皇,你既根本就没做好把这个天下给我的准备,为什么要早早让我上位,最后,又落得叫我这样左右为难的地步!

    正殿外,高高阶下,还站着一人,

    苏肃同样两手垂着,静立着,头稍低,目光视下,掩下一切……

    是了,

    整个正殿静寂如死水,除了他二人一内一外、一高一下立着,看不见任何人,

    好似两个正在罚站的孩子,没有训斥,没有缘由,就叫你“孤立无援”站着,好像这样站到死都可以……

    苏肃当然清楚这是为何,好在少帝和他被“传诏带来祈年殿”前正在一起,苏肃赶紧低语十分简洁告诉了少帝缘由:我昨晚把茂渊和子牛送去了路南……

    简单一句,少帝内心久久回旋,

    他突然明白了,也突然震惊了!

    原来苏肃当知自己的心意:这个子牛在父皇身边终究不好,赶紧送走为上。(少帝当然还没想到苏肃与子牛有私情这头上。)

    然而震惊的是,父皇竟为了她,愤怒至此,宫禁都封了……

    同样惊震的,当然还有苏肃,他万万没想到太皇已经对子牛“心向”到这种程度!!

    不过,太皇愈是若此,愈是激起苏肃内心的恨绝,子牛是我的!他以为他凭借悍权就当真要全夺了去!!权,他不放;子牛,他要抢……你想想,苏肃放得下吗!

    他站在这阶下,眼中面上是冷绝,内里,是恨!虽说有廊檐遮掩,但这大雨还是瓢泼到他身上,苏肃一身晶凉,心却是火热,火热汹涌的恨……

    你终究是在渐渐老去,终有一天,你得把这一切还回来!

    下午快五点,廊上才有点动静,叫他进殿去——苏肃知道,他们是顺利把子牛接回来了。瞧这一天,太皇愣是叫少帝,他,及拙庆园的那些大臣们等了一天!甚至,少帝与他,一粒米一口水都没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