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贝真棒大声点叫出来|白浊粗紫烫h

2021-09-06 17:21:45情感专区
“你是爽了,我却不爽了。”叶青撇着嘴说道。 “要不去开个房间,我让你爽?”许曼眨着眼睛说道。 “呃……又来?”叶青哭笑不得

“你是爽了,我却不爽了。”叶青撇着嘴说道。

    “要不去开个房间,我让你爽?”许曼眨着眼睛说道。

    “呃……又来?”叶青哭笑不得的说道,这女人还真是得林佳怡真传了,引诱无所不在啊!

    “那是……前天佳怡就跟我说起过你们之间的故事,呵呵……在不断的引诱下,她终于守得云开了,我自然得好好学一学。”许曼笑着说道。

    叶青白眼一翻,没好气的说道:“好的不学,学人家引诱男人?”

    “我又没有引诱别的男人,而是引诱自家男人,没什么要紧的。”许曼扬着眉头说道。

    “谁是你男人了?”叶青苦笑着说道。

    “你啊!”许曼理所当然的说道。

    叶青朝宴会大厅中努了努嘴,说道:“这么多人在场,你说这样的话,你好意思吗?”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许曼耸了耸肩,说道:“如果不是担心你这个家伙会不舒服,我还巴不得向全世界宣扬,你就是老娘的男人。”

    “呃……好吧,你牛!”叶青彻底无语了。

    对于这些一向想要引诱他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话,所以叶青闭嘴了。

    嗯……在敌人面前,他向来强势,但在这些女人面前,他一直很怂。

    两人就这样干坐着,也没有说话,叶青在想马国涛的问题,而许曼则是盯着叶青眼珠子转啊转的,也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不过大概是想怎么算计叶青吧?

    过了好一会儿,许曼站了起来,说道:“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离开一下。”

    “你去哪?”叶青疑惑的问道。

    “怎么?我就离开一下,你都舍不得吗?”许曼打趣着问道。

    “呃!你能不能正常一点啊?”叶青苦笑着说道。

    “我挺正常的啊!”许曼耸了耸肩,说道:“我想上厕所了当然得上厕所,一个女人上厕所,你去有这么多问题,这是你不正常吧?”

    “呃!”叶青白眼一翻,没好气的说道:“我他娘的哪知道你去上厕所啊?”

    “呵呵!”许曼抿嘴一笑,眨着眼睛说道:“要不要一起去厕所?这腊梅山庄的厕所可都是单间的,没体验过吧?要不……”

    不等许曼将话说完,叶青就没好气的说道:“滚!”

    这女人,简直了,说话也不分场合,没看到这旁边不远的地方就站着人吗?


 

    这些话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还要不要脸啊?

    事实上,为了搞定叶青,许曼还真是豁出去了,嗯……她的决心很大的。

    “怂!”许曼白眼一翻,说道:“老娘都不在意,你在意个屁啊?要不要一起上厕所,给个话啊!”

    叶青懒得搭理这女人了,而是将头扭从了一边,看都不看许曼一眼。

    “呵呵!”许曼抿嘴一笑后,也没有逗叶青,而是从宴会厅的侧门走了出去。

    一出宴会厅,她并没有直奔厕所,而是绕到了腊梅山庄后面的一栋别墅的角落里,拿出了手机,拨打起电话。

    不一会儿,一个腊梅山庄工作人员打扮的人就走到了他的面前,将一包东西递给了她。

    接过东西,许曼沉吟着问道:“这不会被看出来吧?”

    来人拍着胸口说道:“许小姐,你放心吧,这东西无声无味,只需要与水一溶解后,没有人能看得出来,闻得出来的,我保证喝的人分分钟就倒下。”

    下药?

    很显然,上一次让叶青识破了,这一次,这许曼还是想用这样的方法来算计叶青啊!

    这能成功吗?

    说实在的,许曼也不知道,不过她找了很多人询问后,才知道有一种特殊的药物是无色无味的,男人吃了后,据说会失去意识,化身成猛兽。

    这种药如果没有关系,还卖不到,这也是许曼托了不少关系后,才搞到的,就在今天得知叶青要去找林佳怡后,她才匆匆与卖家联系,让他派人将药送到腊梅山庄来,刚才收到了送药人发给她的短信,所以她才找借口溜出来收货。

    “行吧!”许曼点了点头后,说道:“我马上转钱给你,是五万,对吧?”

    “是的!”送货人点了点头。

    收货人确定收到钱后,打了招呼离开了,而许曼则是小心翼翼的将那一小包药给收好。

    调整一下情绪后,她又走回到了宴会厅中,若无其事的坐到了叶青的身边。

    叶青瞥了她一眼,抿嘴一笑,似乎也没有发现她的异常,而是问道:“那马国涛怎么还不出现?要不,你去问一问?”

    “切!”许曼撇了撇嘴,说道:“我这么一个超级大美女坐在你旁边,你却无视,反倒是对一个老男人这么有兴趣,说真的,如果不是有莹忆她们的话,我真怀疑你的取向。”

    “你也别阴阳怪气的了,好不好?”叶青耸了耸肩,说道:“我的取向完全没问题,之所以关注这个马国涛,是因为这个人很可能关系到一些重要的事情。”

    “行吧!”许曼自然也知道叶青没有取向问题,她这么说,也只是发泄一下对叶青的不满而已,说归说,她还是不会因为不满而去耽搁叶青在意的事情,所以她直接站了起来,去找她那些同行们询问马国涛是什么情况了。

“我和霍景尧算起来,也是二婚了,哪里有人二婚还大操大办的啊。”

    “你管这么多,想办就办啊。”

    云亦烟摇摇头:“我也不想再举办婚礼了。到了这个年纪,对这些仪式感啊,梦幻而又浪漫的事情,没有什么追求了。只希望,家人朋友,都平安健康,喜乐无忧就好了。”

    “我听她的。”霍景尧出声,“我们家的事,大事小事,都是她做主。云总司令说什么,那就是什么,我没有半句怨言。”

    “哟,妻管严?”陆展修说,“实捶?”

    “嗯,我认。不像某人,明明是,却总说不是。回家之后,也不知道跪了多少次搓衣板。”

    陆展修一挥手:“切,瞎说什么,我从来没有跪过搓衣板,我们家都没有这玩意儿。是不是啊老婆。”

    唐暖暖微笑的看着他:“你说呢?你跪过什么,你不记得吗?需要我提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