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米和爷爷系列第一章免费(浪货h)全章节阅读

2021-09-06 17:20:36情感专区
“哪有的事儿啊,别开这种玩笑了。” “我知道了,”沈遇安说,“上次我去你们家,好像看见了好几个键盘……搓衣板现在都不常见了,键盘反

“哪有的事儿啊,别开这种玩笑了。”

    “我知道了,”沈遇安说,“上次我去你们家,好像看见了好几个键盘……搓衣板现在都不常见了,键盘反而遍地都是啊。”

    时乐颜凑到傅君临耳边:“我们家,要不要也准备几个键盘?”

    “我觉得可以。”

    时乐颜一脸惊奇的看着他。

    哎,傅君临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

    他怎么会答应了?

    “真的假的?”时乐颜都有些不敢相信,“傅君临,你是我的傅君临么。”

    说着,她就要伸出手来,探一探傅君临的额头。

    “当然是了。”他抓住时乐颜不安分的手,“但是,我觉得买键盘的同时,还需要买几副拐杖。”

    “拐杖?”时乐颜一脸的莫名其妙,“买拐杖做什么?”

    傅君临今天晚上说的话,怎么她一句都听不懂啊。

    这么多年的夫妻默契呢?

    傅君临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方便你走路。”

    “我走路?”

    “嗯,知道为什么么。”

    时乐颜摇头。

    “你在第二天早上,下不来床,腰酸背痛的时候,可以拄着拐,走走路。”

    时乐颜秒懂!

    原来是这个意思!

    想了想,她觉得自己不能输,于是她说:“你的意思是,你跪了键盘之后,你就要……让我下不来床,是吧。”

    “聪明。”

    “可是,”时乐颜一笑,“都跪键盘了,你哪里还有力气和精神呢?”

    傅君临圈住她的腰:“那你就好好试试。看看我能不能做到。”

    想起自家老公在这方面的勇猛……

    时乐颜抖了抖,不,不行,她还是不要过于低估傅君临的战斗力。

    惹不起啊,惹不起!

    “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呢。”姜怀思在一边喊道,“乐颜,到你投票表态的时候了。”

    “投什么票?”

    云亦烟笑了:“得,两口子刚刚在说悄悄话,压根没注意我们在聊什么。”


 

    “哎呀,”时乐颜想起自己刚才和傅君临的谈话内容,脸不自觉的一红,“你们再说一遍嘛。”

    “我们在说,今晚玩什么,”唐暖暖向来心直口快,没时间打趣她,“有人说去唱K,有的说是清吧,还有人说……打麻将。”

    “打麻将?”傅君临的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谁出的主意?”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唐暖暖。

    唐暖暖理直气壮,丝毫的不怯场:“怎么了!打麻将,刚好两桌,八个人,这不是正好嘛!皆大欢喜!”

    霍景尧有话要说了。

    他问:“前些年,亦烟因为车祸,腿受了伤,在医院躺着,麻醉劲儿还没有过的时候,你们三个人就在她的病房里,斗地主?是不是有这回事?”

    唐暖暖时乐颜姜怀思,齐齐的点了点头。

    霍景尧又问:“谁起的头?”

    “好啦,是我。”唐暖暖主动的承认了,“当时,亦烟还没有醒,我们又无聊,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三个人可以斗斗地主,打发一下时间嘛。不然的话,漫漫长夜,多么难熬啊。”

    说起这件事,云亦烟就有得吐槽了。

    “我当时醒来的时候,整个人特别无力,嗓子又干,发不出很大的声音。她们在那斗地主,声音还比较大,我喊了好几声,都被她们出牌的声音给盖过去了。当时我真的是……”

    “哎呀,”唐暖暖说,“后来不是发现你醒了嘛,只是晚了几秒钟而已。”

    “可是,这件事给我幼小的心灵,造成多么大的冲击和伤害,你们知道吗!”

    云亦烟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在病房里陪护时,还有心思斗地主。

    而且,她还是刚从手术室出来,不是住院后期疗养的阶段。

    这几个姐妹们,心真是大啊。

    “都过去了嘛,这么久的事情了,怎么还在这里叨叨。”唐暖暖一挥手,“快点投票,唱歌清吧还有打麻将,那个票多就玩哪个!”

    时乐颜立刻举起来手:“我投打麻将一票!”

    唐暖暖眼睛一亮:“不愧是我闺蜜!真棒!”

    “现在的票数是什么情况?”傅君临问,“我这一票,关键吗?”

    “相当关键!”唐暖暖激动的说,“现在去清吧三票,打麻将三票,唱歌一票。就靠你投出决定性的一票了!”

    “我要是投唱歌呢?”

    “喂,这就没意思了吧。”

    傅君临挑眉:“怎么没意思了。你们支持去清吧和支持打麻将的,可以pk啊。”

    唐暖暖没和他多说,直接转向了时乐颜:“你们家这位,听你的还是自己有主见?”

    时乐颜也没有回答,也直接看向了傅君临,眨了眨无辜的眼。

    这不是显示家庭地位的时候,到了么!

    在时乐颜这样的眼神下,傅君临不得不服从。

    老婆第一,玩什么第二。

    他就是这么没主见没原则。

    “乐颜投什么我就投什么,”傅君临回答,“既然她想玩牌,那就玩吧。”

    支持去清吧的霍景尧,云亦烟,还有姜怀思,一同朝傅君临投去鄙视的目光。

    真是没有主见的男人!

    这可是堂堂傅氏集团的掌舵人!

    傅君临腰杆挺得特别直,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

 他看着霍景尧:“你想要去清吧,不也是因为云亦烟想去清吧么。你跟你老婆的票,我跟我老婆的票,你有什么资格来鄙视我?”

    “……行吧,”霍景尧无话可说,“你说的对,你赢了。”

    傅君临又问:“我倒是好奇,沈遇安,你怎么没跟你家这位的票。”

    沈遇安选的是唱歌。

    这让傅君临很是不解。

    怎么,沈遇安是想要出道么?还是歌瘾犯了?

    “去酒吧有什么好玩的。”沈遇安回答,“人多眼杂的,不合适。”

    姜怀思撇撇嘴:“他总是担心,我会被认出来,然后又是合影签名什么的,还怕有男粉丝……”

    原来是这样。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沈遇安是护妻心切啊。

    时乐颜点点头:“沈遇安担心的,完全有道理啊。你是大明星,很容易就被认出来了。到时候,人一多,聚集在四周,玩得也不够尽兴。咱们几个聚会,总不能还带一群保镖在身边吧。”

    “行了行了,”唐暖暖拍拍手,“打麻将以四票通过!完胜!走起!”

    “开两桌?”姜怀思问。

    “不,一桌。”

    大家齐声问道:“为什么?”

    唐暖暖眨眨眼:“这样才好玩啊。我们四个女生打,你们四个,在旁边看!也可以指点咯!看看今晚,谁赢的最多,谁输的最多!”

    一行人往棋牌室走去。

    不远处的傅胜安他们,看见爸爸妈妈都往别墅里走,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们要去干嘛?”傅云歌不解的问道,“草坪上布置得这么漂亮,是佣人阿姨们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才弄好的,叔叔阿姨们怎么才待了半个小时,就走了呀?”

    傅胜安回答;“大人有大人的事情。你玩你的,这不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