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火(同桌上课在我腿间疯狂律动)全文阅读

2021-09-06 17:18:47情感专区
她不会抓一个牌,就要顿一下,辨认这是什么,或者去问霍景尧。 唐暖暖手里拿着麻将,不停的转着:“亦烟,今晚输得最多的人,明天晚上请我们去清吧看小哥哥,怎么样?” 四个

她不会抓一个牌,就要顿一下,辨认这是什么,或者去问霍景尧。

    唐暖暖手里拿着麻将,不停的转着:“亦烟,今晚输得最多的人,明天晚上请我们去清吧看小哥哥,怎么样?”

    四个男人顿时精神百倍,齐齐的看向唐暖暖。

    看小哥哥?

    什么鬼!

    “就看看,看看而已,纯粹欣赏。”唐暖暖没想到他们反应这么大,“你们看到美女,难道不会欣赏吗?”

    她得到的回来是整齐划一的回答——

    “不会。”

    “少来。”

    唐暖暖切了一声,她也是太得意了,一时嘴快,没有想到他们在场也会听到。

    毕竟……私底下里,她们经常聊帅哥啊。

    当然了,纯粹是欣赏,欣赏。

    男人爱美女,女人爱帅哥,这是人之本性嘛!

    云亦烟没答话,专心致志的看着手里的牌。

    她转头,小声的问道:“怎么都是一对一对的牌啊……这要是碰了,打哪个?岂不是要拆对?”

    “不管她们打什么,你不要碰。”霍景尧说,“抓九筒就行了。”

    “啊?不碰吗?”

    “是的。”

    云亦烟蹙眉:“那怎么胡牌?”

    “有一种胡法,叫七小对。”霍景尧回答,“大胡。”

    云亦烟一听,来了劲儿:“这样啊!我抓到九筒,就胡七小对了是吗!”

    “是的。”

    得到了霍景尧的肯定回答,云亦烟信心百倍。

    她全程都在心里默念,九筒九筒九筒,一定要抓到九筒!

    姜怀思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哎,亦烟,你怎么抓一个牌,看一眼就丢掉啊?都不是你要的字是吗?”

    “是啊。”

    “你要什么字?”姜怀思笑道,“说不定我可以放给你。”

    “不要。”云亦烟回答,“我自己抓。我抓了就胡了。”

    “你这胡的是什么牌啊……都没见你碰牌。”

    云亦烟眨眨眼:“大胡,等着给钱吧。”

    说话间,又轮到云亦烟抓牌了。

    她抓起来,定睛一看,九筒。

    她心心念念的九筒。

    云亦烟跳起来,惊喜的问道:“霍景尧,我胡牌了是吗?七小对?”

    “是的。”

    得到他的肯定回答,云亦烟立刻学着她们几个刚才胡牌的样子,把九筒重重的往桌面上一拍,再把牌全部都推倒:“我胡牌啦!七小对!大胡哦!”

    她把牌全部推倒之后,唐暖暖凑上来一看。

    “还真是哎……”

    “肯定是真的了,不然我还会胡炸胡吗?”

    “不错嘛。”时乐颜托着腮,笑道,“第一次胡牌,就胡了个七小对。你这手气是真好啊。”

    云亦烟更加得意了:“都说了,新手手气最好。你们可要小心点啊,要是到最后,我赢了,你们这些老手多没面子啊。”

    霍景尧看着她这个傲娇的小表情,微微的笑。

    看她这么高兴,他也跟着高兴。

    胡牌这么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可以换来她如此大好的心情,那简直是太值得了。

    “真开心,原来胡牌的感觉这么爽,”云亦烟坐下,扭头看着霍景尧,“你教得太棒啦!”

    “是你手气好,抓上来的牌都是需要的。”

    “不管怎么样,在我们的合作下,胡牌了!”

    霍景尧低头,快速的在她的唇边亲了一下。

    云亦烟脸一热。

    这么多人在呢,而且还都是熟人。

    不太好意思。


 

    结果……

    “切,谁没有老公啊,谁不会亲亲啊。”时乐颜说,“老公,我也要亲亲。”

    云亦烟捂着脸,趴在麻将桌上。

    “好了好了。”她按下骰子键,“重新开局。”

    她终于体验到了,打牌的乐趣和快感了。

    难怪这三个女人,在病房里陪她的时候都要斗地主。

    下次再试试斗地主!

    大人们在棋牌室里玩得不亦乐乎,孩子们也和各自的玩伴,找到了相同的乐趣和话题。

    这一天,值得被永远铭记。

    霍景尧的病宣布彻底痊愈,还在发布会上求了婚,老友们欢聚一堂,孩子们相处融洽。

    这是最简单却也是最难得的幸福。

    结束这一切,回到家里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了。

    云亦烟躺在床上,还在回味着打麻将的乐趣。

    霍景尧洗完澡出来,见她半靠在床上,拿着手机在不停的打字,挑了挑眉:“还不睡?看起来,精神很好,毫无睡意啊。”

    “我在群里跟她们几个得瑟呢。”云亦烟一边回复消息,一边说,“让她们瞧不起我,觉得我好欺负。看吧,今天晚上,我没有输,相反,还小赢了一些。”

    “你们几个还在聊,”霍景尧无奈摇头,“真是中了麻将的毒了。”

    “我以前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打牌,一天天的坐在那里,分明很无聊啊。今天我自己切身体会了,才发现……是真的好好玩,我可以玩一天!”

    霍景尧在床边坐下:“好了,时间不早了,该好好休息。忙活了一天,也没见你有一点疲倦的样子。”

    “今天是近几年来,最最最开心的日子。”云亦烟回答,“怎么会累哦。我好久都没有觉得,生活这么丰富多彩,日子这么圆满了。”

    霍景尧拍拍她的头;“以后会一直这么美满的。”

    “当然!”

    云亦烟放下手机,扑进霍景尧的怀里,使劲的蹭了蹭,嗅着他身上刚沐浴后的味道。

    霍景尧顺势抱住她。

    两个人静静相拥。

    “感觉……像是梦一样。这一切都美得像是梦。”云亦烟说,“之前所有担心的,害怕的,全部都没有了。我的生活里,只剩下爱和幸福。我整个人好像飘飘然一样,处在仙境。”

    “我会一直都让你处在这个仙境里的。”

    云亦烟仰头,望进他深邃的眸子:“可我总有些不真实感。”

    “不真实?”霍景尧笑,“怎么样才是真实?现在在我的怀里,不真实吗?我的体温,我的声音,熟悉的主卧,这不真实?”

    “讨厌……你明明懂我描述的那种感觉。”

    霍景尧的双臂收紧了一些:“懂。但我没有开玩笑,亦烟,我真的会竭尽全力,守护好我们俩的小幸福。”

 “我相信你。并且,一直一直都相信你。”

    他在她的发心上,落下一吻。

    “对了,”云亦烟突然想到什么,“承知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他说……”云亦烟吞吞吐吐的,“说我会不会给他生一个弟弟妹妹。还说什么,要不要再生一个,是我的选择和决定,不用顾忌他。因为他知道,我们对他的爱,会永远存在,不会减少。”

    霍景尧微微皱眉:“他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谁在他面前说什么了?”

    “应该吧,不过,承知也不小了,是个大男孩了,他会思考也是正常的。”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云亦烟咬着唇,“我们不会再要孩子,只有他一个。”

    说完,她看向霍景尧的表情。

    他倒是面色如常:“你正面的回答了他,就可以了。”

    “你不觉得我……擅自做主?”云亦烟问,“万一,你还是想要孩子的呢。”

    “不了。”霍景尧轻轻的叹了口气,“怀孕生孩子太辛苦了,一次就够了。承知健健康康又乖巧懂事,有他足矣。”

    听他这么回答,云亦烟也放下心来了。

    “我不想再要孩子的原因是,我觉得一个够了,真的够了。算是对长辈有交代,又是我们爱情的结晶。”

    “你太累了,亦烟。”霍景尧的声音里,满是怜惜,“这几年来,因为我的病情,你付出了多少,又是如何奔波劳累的,我都知道,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