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噗呲噗呲捣出白沫蜜汁(呻吟高潮)全文阅读

2021-09-06 17:15:12情感专区
她离开之前,去到隔壁聂铭的办公室,敲了敲门:“还不走啊?又加班?” “没有,晚上还有一个饭局。” “真是辛苦你了。”云亦烟说,“天天

   她离开之前,去到隔壁聂铭的办公室,敲了敲门:“还不走啊?又加班?”

    “没有,晚上还有一个饭局。”

    “真是辛苦你了。”云亦烟说,“天天见这个大佬,又见那个富豪的。而且天天应酬参加饭局,要是胖了,有啤酒肚,这可怎么办啊。”

    “吃胖了,那得算工伤。”聂铭也和她开起了玩笑,“不知道,云总会不会给我工伤补助。”

    “可以考虑。不过,瞧着你现在体型很正常嘛,也没有啤酒肚,更没有发福。”

    说着,云亦烟还多打量了几眼,他的身材。

    聂铭笑了起来:“这就是中年男人的自律。到了我这个年纪,要是,还不保持着健康的体型,是会被人说成油腻大叔的。”

    “那你离油腻大叔的距离,可太远了。”

    因为从事慈善行业,没有太多商界的勾心斗角,聂铭的心态,一直都保持得挺好的。

    他往那一站,说是刚过三十,人家也信啊。

    越是优秀成功的男人,就对自己越是自律。

    聂铭回答:“就是太怕自己变成油腻男了。时间不早了,你还不走的话,等下就是堵车高峰期了。”

    “我等霍景尧呢。”云亦烟说,“他会来接我。”

    “感情真好。”

    “你也抓紧,找一个啊。”云亦烟试探性的说,“大千世界,那么多人,总能遇见一个吧。”

    “随缘。”

    见聂铭这样的态度,她也适时的没有多说,挥了挥手:“那我先走了。”

    “拜。”

    “对了,”云亦烟转身的时候,忽然又想起来什么,“承知很想你,改天来家里坐坐,一起吃顿便饭。”

    聂铭挑眉:“这是又想让我下厨?”

    “哈哈哈哈,你可以单独给承知做菜。”云亦烟说,“我和霍景尧,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来吃你做的饭。”

    “你啊……这张嘴,是越来越会说了。”

    她吐了吐舌头,离开了。

    聂铭把电脑里的文档保存好,就离开了工作室,前往饭店。

    今天晚上这个饭局,是有几位领导,还有几位老朋友组的,他去参加,也当是拓展一下人脉。

    这个时间是下班高峰期,路上有些堵。

    聂铭迟到了十多分钟,才赶到包厢。

    他推门进去,一边扣好西装外套的扣子,一边说道:“不好意思,从公司过来有点堵,耽误了时间,让各位久等了。”

    “没事没事,我们也刚到。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聂总……”

    饭局上的客套,总是一如既往。

    明明不熟悉,但,都说着客气的话,仿佛慕名已久。


 

    聂铭挨个握手,直到,他看见了方陶然。

    方陶然坐在那里,发现他看到自己之后,露齿一笑。

    聂铭有些诧异。

    这不是今天来应聘志愿者的小姑娘么,怎么会出现在这种饭局上。

    “聂总啊,来,我介绍一下,”方总说道,“这是我的女儿,陶然,你叫她然然就行。”

    聂铭收起心底的诧异,朝她伸出手去;“你好,方小姐。”

    方陶然站了起来,落落大方的握上他的手:“你好,聂先生,我很高兴认识你。”

    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露肩长裙,长发披散在身后,再加上包厢里灯光的映衬,她又年轻水嫩,整个人像是仙女一样,给人一种清纯可人,不可侵犯的感觉。

    而聂铭还是今天那身西装。

    像他这样的人,长年累月就是西装,衬衫,标准的商务人士装扮。

    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细腻,滑嫩,手还很小,这是聂铭的第一感受。

    但是他及时的收回了手,微微一笑,继续跟其他人打招呼,最后才落了座。

    聂铭的座位,恰好是在方陶然的正对面。

    几杯酒下来,菜陆陆续续的上,聂铭算是弄清楚,为什么方陶然会在这个饭局上了。

    原来,方总把自家女儿带来,是想介绍给桌上另外一个人认识。

    那位也是富家少爷,是海归,才从国外回来不久,长得也是端端正正。

    总的来说,两个人,算是门当户对。

    只是,方陶然才二十岁,方家就急着她的婚姻了?

    这未免也太着急了。

    不过这到底是别人的家事,聂铭看在心里,但什么都没说。

    他是来应酬的。

    只是,聂铭能够感觉到,方陶然的目光,总是时不时的就朝着他这边看来。

    她看他做什么?

    被方陶然看得多了,聂铭也干脆回看了过去,直直的撞上她的目光。

    但没想到的是,方陶然被聂铭抓包了,竟然也不窘迫,反而还朝他笑笑,举了举杯。

    这让聂铭……很是意外。

  这个饭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聂铭算是看出来了,方陶然对那位富家少爷根本无感。

    富家少爷呢,也没什么谈婚论嫁的心思。

    两个人都是被家里逼着来参加这场名为饭局,实际上是来互相认识的相亲局。

    “我想敬聂先生一杯,”方陶然忽然站了起来,“我在学校的时候,经常就会关注慈善公益方面的事情,对聂先生也是有所耳闻。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了,觉得聂先生这样的人,真是芝兰玉树,别有一番成熟沉稳的男人担当。”

    聂铭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招。

    但,他也接下了。

    “方小姐客气了。”

    方陶然起身,越过大半张桌子,走到了他的身边。

    聂铭也起身,正对着她。

    他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