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撑开男人的尿孔

2021-09-06 17:14:25情感专区
“谬赞了。” 酒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方陶然笑得十分开心。 聂铭虽然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他一直都保持着进退有度的礼

  “谬赞了。”

    酒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方陶然笑得十分开心。

    聂铭虽然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他一直都保持着进退有度的礼节。

    因为,在聂铭的心里,像方陶然这么干净的女生……真的是只可远观。

    真要说起来,他认为那位富家少爷,看着像是个纨绔少爷,怕是配不上这位方小姐。

    只是,别人的事情,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找了个借口,去了一趟洗手间,等再回来的时候,方陶然和富家少爷已经不见踪影了。

    聂铭笑笑。

    他注意这些做什么,不用想也知道,两个人肯定一起离开,创造私下单独见面的机会了。

    饭局结束的时候,聂铭有些微醉,不过,意识还算清醒。

    他走出酒店,站在自己的车前,正要打电话叫代驾的时候,肩膀却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嗨,”方陶然的声音响起,“好巧啊,又在这里遇见了。”

    聂铭诧异的转身看向她:“是你?”

    “对啊,还是我,很意外吗?”

    “你不是……”聂铭很快就想到了什么,“你没让那位相亲对象,送你回家?”

    方陶然说道:“你也看出来了,我来加入这个饭局,就是相亲的啊。”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我和他说好了。”方陶然回答,“我不喜欢他,正好,他也不想找我这种。我们两个一拍即合,走出酒店就各奔东西了。”

    聂铭挑眉:“他为什么不想找你这种?”

    “说是压力大,会被监督,也不敢乱来。毕竟我娘家的势力摆在那里,他不想被捆绑住。好吧,他是个玩咖,我也不喜欢这种一事无成又年纪轻轻的男生。”

    听到她这番话,聂铭有些想笑。

    她自己才刚二十岁的年纪,倒是还嫌弃对方年轻,年纪过小了。

    二十岁,方陶然才刚到法定结婚年纪啊。

    “那你喜欢什么?”聂铭忍不住笑道,故意问,“喜欢成熟稳重的大叔?”

    他本来是随口说说的,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毕竟,在聂铭眼里,方陶然就是小姑娘。

    他的年纪,都可以当她叔叔了。

    谁知道……

    “聪明,答对了!”方陶然说,“我就是喜欢大叔!哇,你好厉害啊,这都能够看出来!”

    聂铭:“……”

    这小姑娘,跟他玩呢。


 

    聂铭有些醉意,虽然还是清醒的,但也不如平时那么的稳重无趣,一板一眼。

    酒精的作用,多多少少还是有的。

    如果,换做平时,他可能会疏离而又客气的跟方陶然道别了。

    但是现在,他还站在这里,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也全然忘记了,自己还要叫代驾过来。

    “好好的小姑娘,喜欢大叔做什么。”聂铭说,“不适合你。你会遇到门当户对,年纪相仿的好男人的。”

    “谁说好男人,就一定是要年纪相仿啊。”

    他笑了笑:“你知道,大叔型的男人,一把年纪了,还没结婚,是因为什么吗?”

    方陶然迅速的回答:“我知道!因为他,还没有遇见真正的爱情,他还在等那个人的到来。他没有因为世俗而妥协,他还在坚持。”

    聂铭好久都没有听到这么天真烂漫的回答了。

    他屈指,不自觉的敲了敲方陶然的脑门:“你是看童话故事长大的吧?”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身为袋鼠,我觉得,我有必要好好的来跟你科普一下,当年过三十乃至四十的男人,还没有结婚的现实原因,是因为什么。”

    “你说你说。”方陶然好奇的凑到他的面前,“我想听听。”

    看着她满是求知欲的眼神,聂铭也正儿八经的给她分析起来了。

    “第一种,游戏人间型。今天跟你相亲的那位富家少爷,以后就很有可能会是这种人。爱玩,还没玩够,家底丰厚,有足够的资本去挥霍,压根就不想安稳的生活,不想稳定下来。”

    “第二种,人品问题型。这种男人,各方各面瞧着,都像是那么回事,没有特别低分的一面,也没有特别高分的一面,他自己也想结婚。但每一段恋情,都无疾而终。说明,他这个人某一方面是有问题的,可能是人品,可能是性格或者是家庭。”

    “第三种,心里有人型。他有白月光,其他女人根本瞧不上。”

    “第四种,不想结婚型,很好理解吧。”

    方陶然认认真真的听着。

    “说完了?”她问。

    聂铭反问:“你还想听什么?”

    “我好奇的是,你是哪一种?”

    聂铭没有想到,会被这个小姑娘,给反将一军。

    他愣了愣。

    “聂先生,回答我的问题呀,”方陶然催促道,“你是哪种?”

    聂铭没有回答,到这个年纪了,哪里是让一个小姑娘就套住的。

    他说:“你觉得我是哪种?”

    得,问题又抛给方陶然了。

    方陶然想了想:“不想结婚型或者心里有人型。”

    “你觉得是,那就是吧。”

    “可是我怎么知道,我有没有猜对。”

    聂铭回答:“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无关。”

“告诉我也没有关系吧……”方陶然说,“你不想结婚?为什么不想结婚?你是不婚主义者吗?还是,你心里有白月光?”

    “你猜。”

    “切……”

    聂铭看着她:“你一个小时前,就从饭局上离开了,怎么现在还在酒店门口。方小姐,你不会是刻意在等我吧?”

    其实,他早就猜到了,只是不想说。

    这个小姑娘,好像对他很好奇,很想靠近。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聂铭打算让小姑娘知难而退。

    这么好的女孩子,不该是对他有什么心思的。

    她的人生有大把美好。

    聂铭以为自己拆穿了方陶然,她会有些不好意思,或者是恼羞成怒。

    但是……

    “对啊。”方陶然点了点头,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我就是在等你。”

    聂铭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小姑娘对他……不会真有了那方面的心思吧。

    真是罪过。

    他的年纪,真的都可以当方陶然的叔叔了。

    面对着,这么年轻水嫩的小姑娘,聂铭可真的下不去手。

    他眯了眯眼:“等我做什么?”

    “就是等你啊,想和你说说话。”方陶然回答,“今天在公司看见你的时候,都没有打招呼。没有想到,晚上的时候,我们竟然还能够再次遇见!”

    这又提醒了聂铭,方陶然加入了慈善志愿者的队伍。

    他一下子有些头疼。

    “本来,这个饭局,我是非常非常不想来的,差点就真的没来了。还好,我爸坚持让我来!不然的话,就真的错过你了哎。”

    “错过就错过,”聂铭说,“我又不是什么值得等待的人。”

    “你是啊,你一直都是。为什么要对自己没信心呢。”

    聂铭按了按眉心。

    他预感到事情不妙。

    他现在这样的状态,身份,年纪,可不是能够去招惹方陶然的标准。

    “我先回家了。”聂铭及时的制止了话题,“你也早点回家。”

    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你为什么躲着我啊,哎哎哎,”方陶然快步的跑了过去,挡在了聂铭的面前,“我想和你说说话而已,你不乐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