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年轻强壮的公么征服我

2021-09-06 17:12:48情感专区
慈善公益工作室。 聂铭和往常一样,来上班。 昨天晚上喝了点酒,又被方陶然那么一闹,他没怎么睡好,头昏脑涨的,眼下有些青黑。 瞧见他这个样子,云亦烟问道:“怎么了

   慈善公益工作室。

    聂铭和往常一样,来上班。

    昨天晚上喝了点酒,又被方陶然那么一闹,他没怎么睡好,头昏脑涨的,眼下有些青黑。

    瞧见他这个样子,云亦烟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事。”

    “偶尔也可以休息两天的。”云亦烟说,“没必要太拼太忙了。”

    聂铭摇摇头:“跟工作无关,没怎么睡好。”

    “我觉得你应酬有些多。要不,有些局,你让我去?”

    “你?”聂铭笑了起来,“那霍景尧要是知道了,怕是要闹出更大的麻烦。”

    云亦烟撇撇嘴:“我的工作,你扯到他干什么啊。”

    “没什么,不忙。”聂铭回答,“比起前几年,我隔三差五的就出差去偏远的地方,要好多了。”

    “那的确是在京城待着会好一些,那些地方条件太差了。”

    “就是因为太差了,所以需要我们出面去改变。”

    “是啦是啦,”云亦烟笑道,“我先回办公室。”

    门口忽然响起周惠的声音:“你好,欢迎……哎,方小姐?”

    云亦烟抬头看去。

    方小姐?昨天周惠来跟她说过的那位方陶然?

    “是我。”方陶然礼貌的冲周惠笑笑,“我又来了。”

    “最近没有组织志愿者的活动啊,也没有通知你,你怎么会过来。”

    方陶然回答:“我来找聂先生。”

    云亦烟的目光,又挪到聂铭身上。

    她一下子燃起了熊熊的八卦心思:“她找你?你们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她怎么指名道姓的找你。”云亦烟说,“我们这里,可只有你这一位聂先生。”

    聂铭也不知道,方陶然来找他做什么。

    如果还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些事的话……

    那么,他这是惹上桃花了。

    “昨天周惠说,方陶然想加入我们的志愿者队伍。但是由于她年纪太小,又很坚持想要过来,所以我留下她了。”云亦烟说,“但她全程没有说认识你啊。”

    “准确来说,我一共才见过她两次,而且都是在昨天。”

    “昨天她来应聘志愿者的时候,你见到了?”

    “嗯。”聂铭点点头,“我顺便给你买回咖啡的时候,她正好在前台。”


 

    云亦烟追问:“第二次见面呢?”

    “昨天晚上,饭局上。”

    “哟,这是缘分啊。”云亦烟说,“一天之内遇见两次,这是多么概率小的事情啊!”

    “我一天还遇见你无数次。”

    云亦烟回答:“这不一样。我们认识多少年了,太熟悉了,但你和她不一样啊。”

    两个人说话间,方陶然已经朝这边走来了。

    聂铭下意识的就想要躲回自己的办公室。

    云亦烟却神助攻,直接拉住他:“哎哎哎,人都朝你走过来了,你怎么还躲起来了?”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昨天才出现的小姑娘,和聂铭之间,到底是有什么渊源。

    “聂先生,”方陶然快步的走了过来,脚步轻快,“又见面啦。”

    聂铭被云亦烟拉住,走不了,只能无奈的点了一下头:“你好,方小姐。”

    云亦烟的眼睛,在两个人身上,来回打转:“打个招呼都这么官方啊。”

    方陶然笑了笑:“聂先生是君子,我和他才认识不久,客气也是正常的。”

    “你好,我是云亦烟。”

    “你好,方陶然。”

    两个人握了握手。

    “进来坐坐吧,别站着了。”云亦烟招呼道,“周惠,倒两杯茶进来。”

    “好的云总。”

    聂铭本来是想进云亦烟办公室的,但是云亦烟却往他办公室走去。

    方陶然也十分有眼力见,往聂铭办公室走去。

    好了,看来今天……这一时半会儿,方陶然是不会走的了。

    云亦烟瞧着这小姑娘,水灵又白嫩,干干净净的,看着也像是个富家千金,好像,对聂铭有那么点点意思。

    没关系,只要有苗头的话,云亦烟肯定会是助攻的那个人。

  所以……

    坐了一会儿,云亦烟就起身:“我还有些事情没处理,你们先聊吧,我去忙了。”

    “好的,云总。”方陶然说,“打扰你了。”

    “叫我亦烟就好了,不用这么客气。”

    “好啊,亦烟姐。”方陶然甜甜的一笑,“你先去忙吧。”

    云亦烟冲两个人挥了挥手,走了出去。

    她还特别贴心的,帮两个人关上了门。

    这门一关,自然,两个人在里面说什么做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聂铭扶额。

    云亦烟还故意关门……他巴不得把门完全的打开着,这样的话,他行的正坐的直,不怕流言蜚语。

    可是门一关了,那发生了什么,就是有嘴说不清了。

    聂铭想,他怎么没在办公室里安一个监控?

    “周惠,周惠。”云亦烟走出去之后,立刻小跑到前台,“这个方陶然,昨天来我们这里的时候,跟聂铭有说什么吗?”

    “没啊,云总。聂总就是和方陶然对视了一眼,还是隔着好几米的距离,话都没说上一句。”

    “这样啊……”

    她摸了摸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周惠瞧了一眼那扇紧闭的门,说道:“不过……聂总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方陶然却问了我几句聂总的事情。”

    “是吗?”云亦烟一下子就来了劲儿,“问什么了?”

    “聂总是不是单身,是不是未婚。”

    “看来有戏啊……”

    女人都是八卦的。

    周惠也来了精神:“云总,这位方陶然小姐,难道是聂总的……”

    “说不准。云亦烟回答,“不过,有些事情嘛,万一就成了呢。”

    “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