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宝坐下来自己慢慢摇视频 好长好大好硬舒服死了紫黑色

2021-09-06 17:10:41情感专区
云亦烟惊讶的问道:“你们……也认识?” “霍总跟我哥哥是很好的朋友啦。”方陶然抢答道,“我们先走了,下次有空再聊哦。”

  云亦烟惊讶的问道:“你们……也认识?”

    “霍总跟我哥哥是很好的朋友啦。”方陶然抢答道,“我们先走了,下次有空再聊哦。”

    云亦烟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聂铭抿着唇,也不说话,微垂着眼,听他们聊得差不多了,抬脚就走。

    方陶然赶紧跟上。

    “这两个人……怎么会到一块。”霍景尧皱了皱眉,“什么情况?”

    云亦烟问道:“你先告诉我,你觉得方陶然这个人怎么样?”

    “我跟她没什么接触,只是和她哥哥熟悉,有生意上的来往,私下里也会偶尔聚一聚,算是老朋友了。”

    “至少,你对方家的底细,是清楚的吧。”

    霍景尧点头:“嗯。名门世家,在京城有产业,方陶然是闺秀千金。”

    “那,”云亦烟眨眨眼,“配聂铭是不是挺好?”

    “方陶然和聂铭?”

    “对啊。怎么了,你的语气为什么会这么惊讶。”

    霍景尧不太认可:“这两个人不太相配吧。”

    “不配?怎么不配了?我看挺好的啊,门当户对又情投意合的。”

    霍景尧一字一字的问道:“你确定,他们两个,情投意合?”

    云亦烟干咳了两声。

    “那个,目前只是方陶然单方面的喜欢,但谁能预料到,以后,聂铭就不会对方陶然动心?”

    “就算情投意合,这也不门当户对。”霍景尧说,“方陶然是方家的掌上明珠,而且还在上大学。聂铭……”

    他没有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聂铭都三十好几了,他跟方陶然相差了十多岁,这不是老牛吃嫩草么。

    “怎么,你是想说年纪吗?”云亦烟问。

    “嗯。”

    “都什么年代了,还在乎年纪?如果一对好好的璧人,却因为年龄而没能走到一起,那多遗憾啊。”云亦烟撇撇嘴,“何况,十来岁,我觉得完全挺好啊。”

    霍景尧依然还是在很理智的,给她分析:“可是,亦烟,你觉得,并不代表方家觉得。”

    “但方陶然觉得可以啊。”

    他一时语塞。

    “十来岁,很正常嘛。”云亦烟哼道,“而且,还不是聂铭主动去追人家小姑娘,是小姑娘看上了他。方陶然都没说什么,你在这里唱什么甩。”

    她伸手戳了戳霍景尧的心脏。

    霍景尧顺势包裹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

    “是。而且,对我来说,聂铭名草有主了,我不是放下了一个心头大患么。”

    就让聂铭和方陶然去纠缠,去追求吧。

    能不能追到,就看她的本事了。

    当然,如果霍景尧能够帮上什么忙的话……

    他是非常乐于助人的。



 

    “你的心头大患,可不止这一个哦。”云亦烟俏皮的眨眨眼,“霍先生,突然发现你的情敌很多哎。”

    “谁叫我老婆魅力大。”

    “你这心,能够安下来吗?”

    霍景尧淡然回答:“能。因为没有人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而且,我老婆有这么多男人觊觎着,不就正好说明了我眼光好。这也能够时时刻刻的鞭策我,让我加倍的对你好,别让你羡慕别的女人,又或者,对别的男人有多余的情感。”

    云亦烟笑着往他怀里靠去;“你真是越来越会说了。”

    “只是心里真正的感悟罢了。”

    男人的情话技能,原来根本就不用学。

    只要遇到了真爱的那个人,这个技能就自然而然的被激发出来了。

    这顿午餐,霍景尧和云亦烟是享受着二人时光。

    但,对聂铭来说,就有些如坐针毡了。

    包厢里。

    服务员不停的开始上菜,精致的米其林餐食,贴心的服务,都没能让聂铭的脸上,有半分的笑意。

    这让服务员都有些惶恐:“聂先生,请问您对今天的菜品还有服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没有。你出去吧。”

    “好的,那您慢慢享用。”

    方陶然坐在他对面,拿着刀叉,优雅的切着牛排。

    “只是为了感谢你送我回家,请你吃一顿饭而已,”她一边吃,一边细声细气的,“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在受罪一样。”

    聂铭没什么胃口,都没动桌上的菜肴。

    方陶然倒是吃得很开心。

    看她欢快的吃个不停,聂铭都要怀疑,这家菜品真有这么好吃么。

    他又不是第一次来这家吃。

    “不是很饿,”聂铭说,“你吃吧。”

    “那怎么行,这是我感谢你哎。”

    “我心领了。”

    方陶然看着他:“你不会担心……我在菜里下了什么药吧?”

    聂铭的嘴角抽了抽。

    但她却笑得很开心。

    “吃啦。”方陶然说,“你要是再不动的话,我就来给你夹菜,来喂你。”

    聂铭觉得她是真的会说得出做得到的人。

    所以,为了避免她说的那种情况发生,他拿起了刀叉。

  这一顿午食他们吃到了未时,满宝上午跑马,此时吃饱喝足便有些犯困,于是靠在栏杆上睡了起来。

    白善没忍住,将袍子束起进腰带里,光着脚去池子边找鱼。

    但冷泉里并没有鱼,倒是往下的小溪流中有。

    魏玉和殷或站在溪边看,忍不住道:“至善,你下午不去上衙?”

    白善用棍子戳了戳一些石头缝,惊出一些小鱼后道:“我今日下午不值守,那些公务且留着,稍晚一些再做也是可以的。”

    白二郎连连点头,“就是,我们是来避暑的,陛下下午都要在行宫里走一走散散心呢。”

    散心的皇帝正背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扭头和中书侍郎道:“朕好好的翰林,才去你们中书省多长时间就给教坏了。”

    中书侍郎:……谁教坏的谁,您把话说清楚。

    魏知道:“陛下,您该回去处理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