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推荐(春天之光老周赵青目录)在线阅读

2021-09-06 16:22:17情感专区
自然是钓不上的,这清澈的水哟,这喘急的水哟,这冰凉凉的水哟,也就石头缝里有可能有一些尖尖细细地小鱼,刚才白善他们就在抓那种小鱼玩儿。 一群年轻人排排坐在草地上看着随波飘

自然是钓不上的,这清澈的水哟,这喘急的水哟,这冰凉凉的水哟,也就石头缝里有可能有一些尖尖细细地小鱼,刚才白善他们就在抓那种小鱼玩儿。

    一群年轻人排排坐在草地上看着随波飘动的鱼饵,再齐齐扭头看向上面坐在小杌子上的皇帝和大人们,他们都全神贯注的手握鱼竿看着前方呢。

    长豫有些坐不住了,来回移了一下自己的鱼竿,小声问魏玉,“你说父皇跟前的那个大水窝会不会能钓上鱼?”

    魏玉只瞥了一眼便道:“至少比我们强。”

    他们的鱼线还在随波逐流呢。

    白善悄悄的拿着鱼竿起身,拉了拉满宝,俩人便悄悄的起身顺着水流往下走。

    殷或见状也拿着自己的鱼竿起身,也不在意它会不会挂到石头就下去。

    白二郎见了,立即拉上明达就要跟着去。

    明达却扯住他,嘘了一声后道:“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俩人也悄悄的走了。

    长豫眼泪汪汪的,既想跟着他们走,又有点儿忧虑的看向上面的皇帝,她有点儿不太敢。

    魏玉也不敢。

    两个老实人便孤零零的蹲在草地上许久,最后还是明达看不过去,悄悄的回来扯上姐姐,带着一起往下。

    皇帝眼角的余光看见,微微摇了摇头,和魏知道:“朕的长豫是个胆小的,怎么你家魏玉也这么胆小?”

    魏知微微一笑道:“这不正好吗,老实人配老实人,陛下眼光极好。”

    白善他们躲远了一点儿,没有大佬看着,他们自在了许多,知道大概率是钓不上鱼的,所以他们将鱼竿放在岸边,随手找了块石头压住便玩去了。

    长豫道:“你们胆子可真大,父皇和老大人们都还在呢。”

    明达道:“父皇不会介意的。”

    她学着白二郎捡了个石头丢下水,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打出水花来的?”

    白二郎就手把手的教她,“这样低一些……”

    满宝则提着裙子去边上扯了不少长草和枝叶过来,不一会儿就抱了一怀抱丢在白善面前,乐滋滋的看他,“你来编鱼篓吧。”

    他们三个都会编简易的鱼篓,只不过都没有白善编的结实,其实编的最好的是大吉。

    白二郎就道:“大吉要是在就好了。”

    白善没好气的道:“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一天无所事事吗?大吉在院子里有许多事要做呢。”

    白善仔细的编起来,殷或很好奇的坐在一旁看,“你还会这个?”

    满宝就骄傲的道:“我二哥教的,我也会,就是没他厉害。”

    魏玉忍不住问:“你们学这个做什么?”

    “抓鱼呀,”满宝道:“我们村有一条河,每年秋末和入冬那段时间河里的水很少,那时候就可以下河捞鱼了。”

    “不过这种鱼篓捞的鱼不多,我们家还有渔网,直接撑开从下往上走一段,能捞上来好多鱼。”

    白二郎道:“每年他们家打的鱼最多了,我就是叫上我家的下人一起下去也打的没有她家多。”

    满宝骄傲道:“那是自然,我哥哥们都是网鱼的好手。”

    长豫:“可这河里也没鱼呀,不是你们说的没鱼吗?”

    明达拉了她一下笑道:“一会儿就有了。”

    的确一会儿就有了。

    不多会儿,他们就看到一条老大的鱼顺着水流甩着鱼尾蹦蹦跳跳的往下滚来。

    长豫目瞪口呆,魏玉也呆住了,其他人却都是眼睛一亮,满宝双脚互相一踩就脱掉了鞋子,拎起裙子就要下水,被白善一把抓住,“你身体不好,别受凉了,我去。”

    这水可冷得很。

    白善脱掉鞋子和袜子,将衣袍往上一塞,拿着鱼篓就下水了,白二郎兴奋的跟上去。


 

    魏玉也跃跃欲试,悄悄往上看了一眼,见离得够远,中间又有树木遮挡,彼此看得不是很清楚,于是也脱掉鞋袜下河。

    这就是一条往下的小溪流,并不深,底下多是石头和沙子,连泥土都很少。

    所以踩进去并不脏。

    那条顺着水流下来的大鱼被卡在了一块大石头后,正在水花中蓄力想要跳出来。

    白善站在下面没动,打算等它下来时再抓,但白二郎等不了,于是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见它在大石头后的水窝里挣扎,便伸手一把抓住,滑溜溜的大鱼一下就进了他手里。

    他忍不住兴奋的大叫起来,“我抓到了——”

    正在上面引诱困在大水窝里的皇帝闻言起身往下看了一眼,溪流是弯曲而下的,他们之间被几棵树挡住了。

    但皇帝还是看到了站在河里的白二郎。

    白二郎猖狂的哈哈大笑,满宝看不过去,殷或就俯身捡了块石头给她。

    满宝接过,瞄准了他边上的水窝就砸过去,水花溅起,扑了他一脸,他忍不住闭上眼睛,手上的动作就不是那么标准了,于是鱼甩着尾巴就从他手里蹦了出去,直接落在了溪流里,摇着尾巴噗噜噜的就顺着水流往下……

    满宝指着它大叫道:“白善,抓它,抓它,快抓它……”

    它游动的痕迹并不受周满影响,于是一头撞进了魏玉的怀里,但魏玉平生第一次抓鱼,有些不太熟练,抓住以后又从手心里滑出去了,于是它就从他的双腿之间顺溜的溜走了,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甩了一个漂亮的尾巴顺着水流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长豫忍不住“啊啊……”的尖叫起来,叫道:“魏玉你怎么这么笨,都抓住了还能叫它跑了。”

    魏玉:“太滑了……”

    白善教他,“一抓住就往岸上甩,别担心,肯定还会有的。”

    “有了,下来了,下来了,还是两条!”

    “快快快抓住!”

    明达三位女性立即跑到水边兴奋的盯着他们,连殷或都站在了水边,恨不得亲自下去,只是长寿一直紧紧地拉住他的袖子不让他下去。

    殷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也不过心动而已。

    白二郎站在最上面,他最先抓住了一条,这次他不得意了,抓住以后直接握住,走了两步,在它快要滑掉的时候往岸边一丢……

    “哇,抓住了抓住了……”

    “白善也网到一条了,天呀,又下来一条了……”

    依旧一无所获的上游皇帝众人:……

皇帝和魏知等人就看着上面扑腾下来的鱼在面前的水窝里扑腾着扑腾着,有的直接甩着尾巴跟着水流继续往下,然后听到年轻人们的惊呼……

    有的则是惊惶的四处乱游,倒也触碰到他们的鱼线,但就是对鱼钩上的饵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