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女子按摩推油三次高潮

2021-09-06 16:20:22情感专区
虽然钦天监可以夜观天象推测大概的天气变化,但还是有意外之时。 长豫嘟了嘟嘴,“想这么多做什么,第二天不下雨就去呗。” 明达也想出去打猎,问白二郎:“你

虽然钦天监可以夜观天象推测大概的天气变化,但还是有意外之时。

    长豫嘟了嘟嘴,“想这么多做什么,第二天不下雨就去呗。”

    明达也想出去打猎,问白二郎:“你去不去?”

    白二郎:“去!”

    满宝道:“我没时间,或许不能陪你们了,你们叫上殷或吧。”

    白善也道:“我也没时间。”

    他比满宝还忙呢,她在行宫里好歹是主官,时间比较弹性,想什么时候去看皇帝就什么时候去,魏知那里更是方便,晚上过去也没事儿,所以剩下的时间她自由安排。

    白善却不行,虽然送到行宫里的折子减少了,但干活儿的人减的更多,因此白善比之皇宫时更忙了。

    只不过因为皇帝生病加避暑,因此工作时间也比较弹性,基本上皇帝叫时他们才过去,剩下的时间则是在办公房里处理折子。

    所以他比周满还忙呢。

    魏玉身上也有差事,因此也不得闲。

    于是白二郎拍着胸脯道:“我带你们去。”

    皇帝还在吃药,因此不能多喝酒,大臣们也不敢多敬,因此喝过一杯后大家就看向魏知。

    有人目光一闪,便端了酒壶和酒杯去敬魏知,“魏大人,早前听说您身体不适,现在已经大好了吧?”

    魏知看着他们手中的酒壶,笑着颔首道:“好了不少。”

    魏玉一直留意着那边,见父亲被敬酒便有些焦躁起来,想了想,他还是端了酒杯离桌朝着那边去。

    长豫一开始没留意,还是满宝示意了一下她才看到。

    就见魏玉在给她公公挡酒,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脸都红了。

    长豫抿了抿嘴,有些不高兴起来,转头吩咐宫女道:“去,将我屋里收着的那两瓶葡萄酒取来,连琉璃杯一起。”

    “是。”宫女应声而去。

    长豫和满宝明达道:“你们可得叫你们的驸马和白大人帮我。”

    满宝大方的道:“你只管使唤他,一两杯葡萄酒他还是能喝的。”

    满宝回味了一下葡萄酒的滋味,立即道:“我也能喝。”

    于是宫女取来葡萄酒后,满宝便兴冲冲的端了一杯,然后几人一起围过去,叫住给魏玉灌酒的几位大人,大家一起喝酒呀。

    长豫公主让人给帝后送一瓶上去,然后笑道:“父皇,这是儿臣去年从西域来的商人手中购得的葡萄酒,我看几位大人似乎都很喜欢喝酒,不如尝一尝儿臣的葡萄酒如何?”

    满宝和白善几个给他们手中塞酒杯,笑道:“几位大人尝尝看。”

    长豫公主出面,皇帝又顺势应下,还与他们道:“知道你们爱酒,今夜不论国事,但也不要贪杯为好,你们就不要围着魏大人和朕的驸马了。”

    皇帝笑哈哈的道:“没看见朕的公主都心疼了吗?”

    几位大臣便笑着应下,举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退回自己的座位上。


 

    还是没试探出来,他们觉得魏知就是生病了,但这几日他一直如常上衙,除了最开始休息了两天外,这几日要做的事并没有少多少,身上也不见病态,似乎又没生病。

    所以那天周满那番惊人之言果然是误诊吗?

    众人心中起疑,但皇帝和魏知联合了太医院,要是有意隐瞒,他们也没办法。

    满宝端着琉璃杯,和魏知笑着颔首示意,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小心仔细的抿了一口酒,眼睛大亮。

    长豫凑过去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比上次我们喝的还要好?”

    满宝点头,“少了一股涩,比之前的更醇,也更甜了,好喝。”

    长豫道:“我可花了不少钱呢,也只得了三瓶,我和驸马也只喝了半瓶,如今两瓶都拿出来了。”

    她有点儿不甘愿,于是将杯中的酒慢慢饮尽,便又让人倒了一杯,她决定多喝点儿,这样才不亏。

    殷或也倒了半杯,小口小口的喝着,很是欣喜。

    周满说他可以喝果子酒,既如此,不如下次他也让人去买些葡萄酒好了。

    满宝就想起家里的葡萄,“我家里的葡萄今年应该也结果了吧,回头给二哥他们写一封信问问,要是结果了,我们今年也试着酿葡萄酒。”

    白善道:“只怕我们的葡萄远比不上西域的。”

    “那有什么要紧?”满宝道:“大不了是酸的,那也总比苦的好喝吧?”

    殷或忍不住道:“只怕他们宁愿喝苦的酒,也不会喝酸的酒。”

    他们在这里说得热闹,皇帝也想起来了,扭头问古忠,“朕记得雍州的庄子里种有葡萄?”

    古忠略一思索便笑道:“是,就在不远处的皇庄里,不过陛下,那一处皇庄现下是明达公主的了。”

    皇帝就哈哈大笑道:“那明儿就和明达讨一串葡萄吃。”

    明达没有管这一个皇庄,并不记得此事,还是皇帝提起才想起来,往年宫里吃的葡萄,一半是从京郊的皇庄出的,一半则是从雍州那个大皇庄出的,她立即笑道:“回头我让他们摘了给哥哥们送一些去,至于父皇要吃的,女儿亲自去给您摘。”

    皇帝就点了她的鼻子道:“朕知道,你必定是调皮了,想出去玩呢,却说是给我摘葡萄去的。”

    明达就摇着他的手笑道:“那父皇是应还是不应?’

    皇帝就笑着颔首,“应,应,应,你去吧,多叫上几个人,嗯,要不朕陪你一起去?”

    皇帝悄悄往外看了一眼,小声和她道:“你去和你母后说,就说你想让父皇陪你一起去。”

 满宝坐在院子的树下,手里捧着一本书,西饼手里拿着一把老大的蒲扇给她扇风。

    五月提着食盒从山下上来,放下后将里面拿出两个大竹筒道:“娘子,大娘子今早送了些东西来,知道您爱吃豆花,今儿也做了一些送过来,我一会儿拿到上面冷泉去冰着。”

    满宝点头,翻了一页书,问道:“信送出去了吗?”

    “送了,大娘子说庄子里有石磨,这会儿村子里有许多妇人没事做,家中也有不少豆子,不管是想吃豆腐还是豆花都可以做,一点儿也不难。”

    满宝点点头,将书倒扣在桌子上,从边上拿了一块瓜吃,问道:“你见着禁军那边派去谈生意的人了吗?”

    “见到了,就是个侍卫,不算是谈,他们倒大方,直接和大娘子他们定了一百斤的豆腐和两百斤的豆花,说是先尝尝味道,要是好再买,价钱都是照着市价给的,只不过要大娘子他们送到山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