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屈辱强奷)全章节阅读

2021-09-06 16:13:19情感专区
魏知微微一笑道:“他们还能吃了我不成?放心,别说他们不知我的病情,就是知道了,也不敢对我做什么的,不过是些言语试探,惧怕什么呢?” 见魏玉眉头紧锁,不太开心的样子,

   魏知微微一笑道:“他们还能吃了我不成?放心,别说他们不知我的病情,就是知道了,也不敢对我做什么的,不过是些言语试探,惧怕什么呢?”

    见魏玉眉头紧锁,不太开心的样子,他就笑道:“这世上的人,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官场之中更不缺这样的人,所以有什么可忧愁的呢?”

    魏玉低头道:“是儿子无能,不能为父亲分忧……”

    魏知摇了摇手道:“这不与你相干,别说你,便是你大哥,甚至是陛下都很难在这事儿上帮我,须得我自己走过去。”

    魏玉抿了抿嘴,不由问道:“父亲,周大人可有说您的病情……”

    “是想问我还能活多久吧?”魏知微微一笑道:“放心,一二年内还是能活的。”

    他没有问周满他还能活多久,但他问过老谭太医。

    魏知和老谭太医关系还不错,那天当着陛下的面问过诊后,老谭太医曾找过他私下又看了一遍。

    用老谭太医的话说,“再如此不知节制的劳累下去,猝死也不过是须臾之间;若是能克制自身,小心保养,或许一二年后会出现病症,介时可看情况治疗,但放下国事,或许能再熬一二年也未可知。”

    一句话,从现在开始小心保养,活上三四年还是可以的。

    三四年,盐税的改革应该出结果了吧?

    江南一地私盐泛滥,官盐被偷盗为私盐,偏百姓就是购买私盐也未必优惠多少,最后便宜的还是那些将官盐转为私盐之人。

    魏知伸手揉了揉额头,还有各地侵占土地的问题,如今均田制下的分田已经不怎么稳定了,很多地方分给成丁的土地都不够数,口分田也就算了,连永业田都被克扣了下去,长此以往,当无地可分时,均田制和当下的赋税制度怎么办?

    到现在,魏知都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唉,恨不能再活二十年啊。

    “你去吧。”魏知不是很想魏玉过早的参与这些事,他人小位卑,也参与不进来。

    不如过好当下,等以后他走到了他这个位置,有了可以参事的资格,自然就懂得了。

    魏玉低垂着脑袋离开了,想了想,他转去隔壁的隔壁的隔壁找周满。

    白善也结束了差事回来了,俩人正坐在院子的树下吃豆花,桌上还放着油炸的小肉条,那是西饼用搭出来的小厨房做的,肉是拿钱和御膳房买的,还买了一点儿麦粉,裹了麦粉后入油炸,甚是美味。

    这一手还是小钱氏教她的呢。

    魏玉:“都快吃晚食了……”你们竟然还吃这种那么填肚子的东西。

    满宝和白善一起抬头看向头顶明晃晃的大太阳。

    好吧,现在日头长,这会儿才是下午的开始。

    白善请魏玉坐下,和他们一起吃。

    魏玉婉拒了,坐在一旁问他们,“你们明日去皇庄吗?”

    满宝和白善一起摇头,“倒是想去,奈何没空啊。”


 

    魏玉却是松了一口气,起身和周满行了一礼后道:“周大人,我父亲就多拜托您了。”

    满宝:“……你早上去,傍晚便回,又不是久别,哪儿用得着如此?”

    这两人都是知情人,魏玉说话放松了许多,他叹气道:“没办法,这几日想打探父亲病情的人很多。”

    满宝挥手道:“没事儿,他们就是现在活跃,等过上半个月,一个月,两个月,半年,魏大人一点事没有,他们就相信我误诊的话了。”

    魏玉很怀疑。

    白善笑道:“人的怀疑也是有期限的,除非他们能请到医术有老谭大人那样厉害的人来仔细的给魏大人望闻问切,否则是确定不了魏大人病情的,魏兄宽心。”

    周满说的不错,魏知除了最开始的两天休息过外,其余时候与往日并无二致。

    处理国事依旧犀利,对着皇帝依旧该夸夸,该骂骂,倒是皇帝脾气好了许多,很多时候竟然能忍住不回击,虽然被骂狠了,偶尔也会回击,但跟以前相比可差太远了。

    也正是皇帝的态度让众臣觉得魏知的身体没那么简单,皇帝很可能是因为魏知的身体不好才多处相让,听话了许多。

    众所周知,皇帝心软得很,却又有些任性好玩,魏知要不是身体有恙,皇帝能这么忍他?

    但他们私底下盯着魏知,等着他病倒,却发现一点动静也没有。

    之前他每天中午还有家仆来送一碗汤剂,后来连汤剂都没有了,听说是因为暑热之症好了。

    倒是有人悄悄的看到过他在吃药丸。

    但这也是听说,并没有人真切的看到过。

    倒是没多久,他身上带了一股药味儿,众人精神一振,还不等大家高兴,魏知就和他们推荐了周满新配比出来的助眠泡脚药包。

    满宝为了调配出合适魏知的药包,眼睛都快要熬出黑眼圈了,而他还给她另外找活儿干,于是去给皇帝请平安脉被大家问起药包时,她就没好气的道:“太医院预算有限,魏大人的药是陛下下令送的,各位大人要是想要,回头把钱送来,我让段医助给大家包好了送去。”

    几位大人不高兴了,问皇帝,“是臣等对陛下和大晋的贡献不够,还是品级不及魏大人?”

    皇帝心疼自己的私库,含糊其辞道:“众卿家自然都是好的,太医院也是有困难,要不让周卿将方子给你们?”

    满宝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只不过这个方子最适合的是魏知,回头给他们,那得酌减一些东西,于是点头道:“行啊,回头想要的大人派人去医所取方子就行。”

    大臣们心想,我们是那等小气之人吗?

    拿了方子还得去雍州才能抓药,于是道:“罢了,既然太医院不宽裕,那我等拿着钱买就是了。”

    满宝这才高兴起来。

 满宝回到太医院,坐着思考了一下,摊开一张白纸来改方子。

    郑太医从外面晃进来,见周满在写东西,便凑上去问,“周大人忙什么呢?”

    这段时间大家可能适应了行宫的生活,加上天气适宜,因此生病的人少了。

    满宝道:“在改方子。”

    将刚才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她道:“一会儿我给列个药单,您看是您去采买药材,还是我去?”

    郑太医立即道:“我去,我去。”

    进了行宫这么久,他还没出门过呢。

    郑太医拿着药单喜滋滋的去雍州采买药材,他们太医院有用惯的药商,虽是在雍州,却也能找到人,而且周满配比的方子所需的药材种类并不多。

    都是常见的药,很容易就配齐。

    药拿回来,医所的人就称好包好,等着人上门来取。

    一包药二十文钱,一包可以泡一次,直接熬煮开就能泡脚。

    大臣们几十文钱还是拿得出来的,每一家都直接买十包以上,自己能用,妻儿也能用。

    他们也试试这药包有什么奇效。

    奇效是不可能的,但或许是泡脚的缘故,上床前就觉得比较困倦,然后就睡过去了。

    郑太医却觉得周满这方子开得好,哈哈大笑道:“三伏天泡药脚,倒是祛湿的好法子,回头我也泡一泡。”

    满宝道:“二十文一包,您不如自己出去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