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疯狂的肥岳交换-主奴h 调教 学校

2021-09-06 16:12:16情感专区
这一次太医院小赚了一笔,当然,这事儿目前除了皇帝和太医院的人外没人知道。 “幸亏太医院现在归在太医署名下,不然太常寺那边一查就知道端倪。” 太常寺的官

  这一次太医院小赚了一笔,当然,这事儿目前除了皇帝和太医院的人外没人知道。

    “幸亏太医院现在归在太医署名下,不然太常寺那边一查就知道端倪。”

    太常寺的官员知道了,满朝文武也就差不多知道了,到时候那些大臣肯定会说话的,即便这个钱不是很多。

    郑太医道:“我听人说这两日有人拿着药包往雍州去了。”

    满宝一惊,心虚道:“不是吧,就二十文钱的事儿,我们一包药也就赚个五六文,还没算人工费呢,他们这都要悄悄查?”

    郑太医道:“您想什么呢,他们问的是药方子,不是价钱。”

    满宝松了一口气,“药方子有什么好问的,何必如此麻烦,直接问我,我给他们开出来就是。”

    郑太医却笑着摇了摇头道:“只怕想问的是功效。”

    满宝就不说话了。

    郑太医道:“周大人,您开给魏大人的方子似乎和这方子不一样。”

    满宝问道:“您确定您想知道吗?”

    郑太医连忙摇手,“不不不,我不想知道。”

    郑太医不敢再问了,如今魏知的脉案是周满一人负责的,皇帝的脉案还需要他共同签字后才封存,魏知的却是周大人一人记录后直接入档封存。

    除了萧院正,无人有权限查阅。

    因此郑太医隐隐猜出魏大人的病不简单,不过魏知是真的没有表现出来啊。

    他一直如常处理国事,除了身上萦绕着一股药味儿,不过最近大臣们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差不多的药味儿。

    派去雍州找大夫的下人回来回话,这泡脚的药是祛湿安眠的,泡脚时不过烫,对人是有好处的,特别是当下这种时候。

    现在泡一泡脚,等到了秋冬,人的身体也要好一些。

    毫无破绽可寻。

    一直到入秋,天气即将凉爽下来,太子妃也快要生育了,皇帝决定回宫时,大家还是没能打探出魏知的身体状况。

    行宫上下开始收拾,钦天监选了一个吉日,大家准备回京。

    太子领着京城这边的文武百官在城门外迎接帝后。

    皇帝对太子这两月的监国效果很满意,在城门外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夸了夸太子,然后一家子笑盈盈的相携回宫去了。

    文武百官也跟着进宫,见过礼后方领了假期各回各家。

    官员们还能论调,周满和郑太医却是实打实的在行宫里工作了两月,所以萧院正给他们放了五天长假,让他们回家休息。

    满宝高兴的拎着药箱就要走,想起了什么又回头找萧院正,“萧院正,我申请的产假批下来了吗?”


 

    萧院正道:“吏部给打回来了,不过考虑到医女和女太医有孕的确不好继续当差,因此给批了八个月的假期,再多就没有了。”

    满宝问:“有薪水吗?”

    萧院正瞥了她一眼后道:“俸禄停掉,但职田不会收回,品级职位都保留,等复职后俸禄才重新发。”

    满宝道:“可我家三娘现在没职田呀。”

    萧院正淡淡的道:“周太医,她没有,你有啊。”

    满宝一愣。

    他恨铁不成钢的道:“周太医,你就没想过你也要生孩子的?”

    满宝眨眨眼道:“我还在养身体,正吃避子药呢,暂且不会有孩子的。”

    萧院正一怔,问道:“这是怎么说,你身体……”

    他上下打量周满,觉得她脸色红润,中气十足,不像是身体不好的人啊。

    “周太医,你可别仗着自己是太医就乱吃药啊。”

    满宝道:“我是那种人吗?”

    她道:“我没有吃药,只是食疗,找的是陶大夫开的方子,您放心好了,没什么大毛病,我就觉得自己还小,还在长身体呢,气血略有不足,因此在吃药膳调理。”

    萧院正一脸怀疑,“平日倒是没见你少了吃喝,但也没见你吃什么药膳啊。”

    满宝道:“早食和晚食吃了就行,午食不方便就不吃呗。”

    萧院正微微蹙眉,委婉的劝道:“若是因为还长身体,晚上一二年再要孩子也没什么,可要是吃避子药那大可不必,药总是有害处的。”

    满宝点头,“我知道,您放心吧,我心中有数的。”

    所以她直接从商城买的,一颗能管一年的那种,嗯,白善吃的,不是她。

    萧院正看着她甩手离开,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满宝去找刘三娘,和她算了一下预产期后道:“产前的两个月你便休息吧,这样产后还有五个到六个月的时间休息,也差不多够了,到时候家里请个奶娘喂养孩子。”

    刘三娘也是这么计划的,而且家里有两个孕妇,她已经和周立君商量好,到时候两个孩子放在一起养,也更容易照顾。

    满宝却撑着下巴忧虑起来,“也不知道大姐怎么样了。”

  周喜正在喂女儿喝奶,喂完以后轻轻地给她顺了顺,然后包好放到一旁,拍掉儿子要摸女儿的手。

    关小郎只能束手,站在床边巴巴的看着妹妹,虎头虎脑的问,“娘,为什么外祖父和外祖母都能摸妹妹,我就不能?”

    “因为你这小胖手太脏了,说,你是不是又玩泥巴去了?”

    关小郎立即把手背到身后,转身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