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仙女棒坐着使用图片黄 bl高黄纯肉np

2021-09-06 16:08:11情感专区
关辛端了一碗鸡汤进来,差点儿被儿子给撞到,他笑骂了一句,将鸡汤端给周喜,“快喝,锅里有鸡腿,一会儿我给你拿。” 周喜接过,蹙眉:“你怎么又杀鸡了,不是不让你杀了

 关辛端了一碗鸡汤进来,差点儿被儿子给撞到,他笑骂了一句,将鸡汤端给周喜,“快喝,锅里有鸡腿,一会儿我给你拿。”

    周喜接过,蹙眉:“你怎么又杀鸡了,不是不让你杀了吗?”

    关辛笑道:“娘带来的鸡,我也买了十只养在院子里,加上我们之前养的,便是一天一只也足够你吃到出月子了。”

    他道:“怀这一胎你太辛苦了,大半年吃不下东西,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这倒是的,周喜这一胎一直吐,从两个月一直吐到九个多月,满宝给寄了方子回来也不管用,这边也找了不少大夫看,但就是不行。

    基本上就是吃了吐,吐了吃,中间一度严重到只要闻到一点荤腥就吐。

    最后还是老周头他们从京城回来,看这样子不行,将关小郎给接到了七里村,然后钱氏留在这里照顾小钱氏,一家三口全天吃素,连关辛中午在外面吃了肉饼都得先在军营里洗过澡换了衣服才回来,这才好受点儿。

    但肚子里有个孩子,一直这样吐,连个鸡蛋都吃不下,人还是快速的消瘦下来。

    不过周喜坚强,慢慢也就熬过来了。

    这一胎倒是生得顺利,可能是不吃肉的原因,孩子很小,脸色还有点儿黄。

    不过生下孩子后她的胃口就好了,肉也能吃,蛋也能吃了。

    不过大夫说了,也不能一下吃太多,以免不适应。

    关辛低头看了一眼渐渐有些白皙起来的女儿,松了一口气,这闺女长得有些像他,要是脸色也像他,那以后就难了。

    白了好,白了好呀。

    院子里有动静,关辛连忙起身出去,就见钱氏和钱家三个舅母提着个篮子一起进来,他儿子看见外祖母,一把冲过去直接抱住人,特别高兴的大喊道:“外祖母!”

    钱氏笑眯了眼,抱住他问:“你爹你娘呢?”

    “娘,”关辛连忙迎上去,笑着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然后看向三个舅母,喊了一通,“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

    他道:“您怎么又拿鸡蛋过来,家里多的都快要吃不下了。”

    钱氏笑道:“家里不是有地窖吗,吃不下就存在地窖里,底下凉,可以放久一些。”

    她道:“也不必总是买肉给她吃,多吃些鸡蛋,早上两个,中午两个,吃着煮鸡蛋倒比肉还好呢。”

    又道:“还有小郎,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要吃。”

    三位舅母笑着道,“对,可不能委屈了喜儿和孩子。”

    三个舅母都是第一次过来看孩子,也都带了一篮子鸡蛋和米过来,这算是当下的看望产妇挺高的礼节了。

    大舅母足足带了小一百个鸡蛋来呢。

    关辛收到这么多鸡蛋,是真的头疼了。


 

    不过这东西不能退,于是他放到了屋角。

    钱氏和三个嫂子进去看周喜,问道:“给你们帮工的大嫂子呢,怎么不在?”

    “她家里孩子不听话,说是中暑了,所以就回家两天,明儿再来。”

    “都这时节了还中暑?”

    “谁说不是呢,都入秋了,说是跟别的孩子跑到外头玩儿,忘了时间,从上午一直晒到下午,丁点水没喝不说,玩得都忘记了时间,幸亏大街上有人,人晕过去后给送到济世堂去了,不然要出大事儿。”

    大舅母道:“也是今年邪乎,虽说水没少多少,但太阳也太烈了,每日到了巳正,那天就跟个大火炉似的,烤得人脸皮都红了,从巳正到申时就一直这么烤着,前儿割麦子,多少人晕在了田里,实在是晒得很。”

    钱氏忧虑起来,“我们这儿还好,我看大头写信回来说,京城那边不仅太阳大,雨水还少,今年的收成远比不上去年的。”

    大舅母是知道周满现在有很多的田地的,听说那种田是她给皇帝老爷家干活儿,皇帝送的,请了好多人种地呢。

    所以她忧虑的问,“满宝的地……不会亏吧?”

    钱氏就笑道:“亏倒不至于,但只怕是不赚什么了,今年年景不好,大家都节俭些吧。”

    大舅母只能点头。

    二舅母道:“不过今年种的生姜和山药都不错,二郎前儿还和我们说呢,让我们把收下来的姜分成老姜和新姜,老姜晒好,回头他是要运到京城去的,新姜也要送到益州府,妹妹,你和妹夫这是又要去京城了?”

    钱氏笑道:“那也得等今年的收成入仓了才去,还有喜儿出了月子。”

    她道:“大头媳妇也快要生了,等我们去京城,正好照顾她。”

    “那还有大郎媳妇在呢,你急什么?”二舅母看了大舅母一眼,笑道:“我们家大妞素来体贴,她还能不照顾好儿媳妇?”

    大舅母也好些年没见到女儿了,连忙问道:“大妹,大郎他们在京城还听话,没给满宝他们惹麻烦吧?”

    周喜轻轻地拍着孩子,哄她入睡,闻言笑道:“大舅母,大哥和大嫂怎么会惹麻烦呢?您又不是不知道大嫂的为人,满宝可是她一手带大的,他们在京城只会越来越亲,哪儿有麻烦的说法?”

    话是这样说,但钱大舅母还是觉得家中的基业最重要,而现在周家的基业基本都是周二郎和周三郎在操持,反倒是周大郎这个长子一直在外头。

    也不对,也不算是在外头,他一直跟着老周头和钱氏呢,照顾父母也是长子的责任。

    钱大舅母叹息一声,“他们好就行,我就是怕他们没见识,在京城给满宝添麻烦。”

    钱氏笑道:“大嫂,大郎是我儿子,满宝是我闺女,你啊,想太多了。”

    二舅母笑道:“要是有空,我们也去京城见识见识就好了。”

    她叹气道:“说起来满宝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结果她成亲,我们连杯喜酒都没喝上。”

    钱氏一听便笑道:“这有什么难的,等回头满宝回乡,我让她和女婿给你敬三大碗。”

    二舅母一愣,“满宝要回来呀?”

    钱氏笑道:“总会回来的,我听满宝说起过他们当官的有个什么探亲假,需要攒一攒,攒的越久,申请时,家远的就能得到更多的天数。”

在白威的盛情挽留下,萧晨等人在白帝大酒店用了午餐。

    吃完饭后,各忙各的,而萧晨则陪着韩老爷子,准备在龙海逛逛。

    同行的,除了萧晨外,还有韩一菲一家三口。

    就连韩建国,韩老爷子都没带,让他该干嘛干嘛去。

    哪怕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萧晨都无法忘了当时韩建国的表情,简单来说,就几个字——我可能不是亲生的吧。

    萧晨有点后悔,当时怎么没用手机拍下来,不然一定可以做成表情包。

    “老爷子,您想怎么逛?您有想去的地方么?或者说去景点?还是随便逛逛?”

    负责开车的萧晨,问道。

    “不去景点,景点有什么好看的。”

    韩老爷子摇摇头。

    “随便逛逛吧。”

    “好。”

    萧晨点点头,放缓车速,随意开着。

    韩老爷子的目光,透过车窗,落在外面的古老建筑上。

    这临江一带,还保留着以前的建筑物。

    在其目光深处,闪过一丝回忆……眼前看的,与记忆中的,慢慢重叠在了一起。

    萧晨等人都没有说话,车内很安静。

    他们都知道,这里,一定会引起老爷子的回忆。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为好。

    “找个地方停车,我们沿着江边走走吧。”

    许久,韩老爷子收回目光,说道。

    “好。”

    萧晨点头,把车停下。

    “爷爷,您慢点。”

    韩一菲扶了一把,说道。

    “呵呵,不用扶……不过啊,要是没有萧晨,我现在别说走路了,就是这个人啊,都不一定在了。”

    韩老爷子笑道。

    “老爷子,您一定会长命……二百岁的。”

    萧晨认真道。

    “二百岁?哈哈哈,那不成老怪物了?”

    韩老爷子大笑。

    “不,老爷子,这个世界上,真有二百多岁的人。”

    萧晨摇摇头,说道。

    “哦?老神仙?”

    韩老爷子目光一闪,问道。

    “唔……老算命的多少岁,我也不知道。”

    萧晨摇摇头。

    “不过除了他之外,也有……像老萧他们,都一百多岁了,而赤风的师父,赤云老祖,绝对二百多岁了。”

    “赤风?就那个年轻的先天高手?”

    韩老爷子先是惊讶,随即想了想,问道。

    “对,就他师父。”

    萧晨点头。

    “所以啊,您也可以的。”

    “呵呵,不一样啊。”

    韩老爷子笑着摆摆手。

    “层面不同,没有可比性啊。”

    “老爷子,一切有我呢。”

    萧晨笑笑。

    “也是,有你在,阎王爷不敢收的。”

    韩老爷子看着萧晨,笑着点头。

    “走吧,我们随便溜达溜达。”

    “好。”

    萧晨几人点头,陪着韩老爷子,在江边溜达着。

    江边,有不少游客在。

    虽然他们觉得,萧晨一行人气质不凡,不像是普通人,但也仅仅如此。

    没有人认出韩老爷子,不会想到这是一代战神。

    毕竟这些年,韩老爷子不怎么露面了,而电视、电影上的人物,都是演员装扮的,跟本人还是有些许区别。

    “一菲,你说要是他们知道了老爷子的真实身份,会是什么反应?”

    萧晨四下看看,笑着小声道。

    “不知道。”

    韩一菲摇摇头。

    “应该是不敢相信吧。”

    “嗯。”

    萧晨点头。

    “一菲,最近警局忙么?”

    “还好,怎么了?”

    韩一菲问道。

    “案子一直有,但不算忙。”

    “我过几天准备去那伽,你要是不忙,可以一起去看看。”

    萧晨握住了韩一菲的手,说道。

    “就当出去玩一趟了。”

    “等我安排一下看看,要是可以的话,就一起去。”

    韩一菲点头。

    “嗯。”

    萧晨笑笑,心中却有些愧疚,他对于韩一菲的陪伴,还是少了些。

    “可惜啊……”

    薛云凤看着萧晨和女儿,轻轻摇头。

    可惜,萧晨有那么多红颜知己。

    虽然和女儿感情很好,但太多了,总是会有些忽略。

    不过女儿愿意,她也不好说什么。

    另外,她对萧晨这个女婿,也是非常满意的。

    在她眼里,除了花心了些,哪都好。

    一行人在江边溜达了半小时左右,他们就回到了车上。

    等又去了几个地方后,萧晨就有点为难了,下一站去哪?

    以前没有的,让老爷子看看,如今的变化有多大。

    以前有的,让老爷子看看,多几分回忆。

    而现在有的没有的,基本上都看过了,难不成要去一些旧居和纪念馆?

    主要他都没去过,还真找不上。

    就在他准备查查位置时,韩老爷子忽然说了一句:“去陵园看看吧。”

    “嗯?”

    萧晨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老爷子说的是烈士陵园。

    “父亲……”

    韩有为微皱眉头,想要说什么。

    “既然来了,总得去看看他们……”

    韩老爷子缓声道。

    “是。”

    韩有为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听着韩老爷子的话,萧晨心中一动,明白了些什么。

    “老爷子,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萧晨问道。

    “不用,就去看看老朋友。”

    韩老爷子摇摇头。

    “好。”

    萧晨点头,果然是这样。

    半小时后,车子到了烈士陵园,几人下车。

    “爷爷,我去买几束花吧。”

    韩一菲说道。

    “好。”

    韩老爷子想了想,点点头。

    “我跟你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