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别咬那么紧H-全部都是肉的总攻

2021-09-06 11:10:24情感专区
糯糯感到担忧:“可是,她会帮我们吗?” 这个问题,让人很难回答。糯糯设身处地想了下,耸耸肩:“如果是我,身上背负了这么多血海深仇,可是仇人已经死绝了,连报仇的机

糯糯感到担忧:“可是,她会帮我们吗?”

    这个问题,让人很难回答。糯糯设身处地想了下,耸耸肩:“如果是我,身上背负了这么多血海深仇,可是仇人已经死绝了,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肯定会很郁闷。现在的皇帝是谁坐,他们龙脉稳不

    稳,与我也没有半点关系。我会找到我父母的骨灰,带着他们去一个远离南英的地方,安静地生活,过完此生。”

    赞誉下意识看向了暮寒,若有所思:“我觉得,她对暮寒有点不一样,或许,看在暮寒的份上,额,会帮我们。”“看在我好吃的份上?”暮寒下意识缩了下身子:“我倒是觉得,糯糯说的对,她知道自己身世的话,肯定会想要拜祭一下自己的父母,那么,她父母的遗体在哪里呢?骨灰

    又在哪里呢?”

    赞誉:“可能就地就埋了……”

    暮寒:“未必,毕竟储君是皇室中人,死了也该葬在皇陵。圣女就不好说了,他俩遗体肯定不会葬在一起就对了。”

    糯糯双手撑着下巴,很苦恼:“谁让你做梦不往后多做点的?这样就能看见她父母的遗体去哪儿了。”

    暮寒:“……”

    三小只商议了一番,觉得,关键点还是在地下墓葬的发掘上。

    可是暮川又明确跟他们说过,他不会轻易允许发掘墓葬群,至少未来几十年都不会。因为南英偌大的皇宫全都立在墓宫之上,现在的帝王之气镇压着地下的亡灵,一旦进行挖掘,牵一发而动全身,万一造成上面皇宫的倾覆、坍塌,既损害了墓葬,也损害

    了皇宫,那损失就是不可估量的。

    而且,墓葬如果确定是千年前的墓葬,就更是南英的瑰宝,价值不可估量,没有一定能力保护里面的文物的话,就不要轻易开启它。

    赞誉想起暮川坚决的态度,叹气:“大哥不会让我们开启的。”

    “我们也只能在壁画上做研究了。”糯糯又趴回去,看着地毯上的壁画拼图:“后面的故事都看完了呀,没故事了呀,唉。”

    医院。

    正在给徐心怡做术前检查的夏寻,以及当地协助的主任医师邓医生,都惊奇地发现——徐心怡的心脏杂音没有了!

    这两个人都吃了一惊。夏寻在来之前就已经把徐心怡的资料发给了邓医生,而皇室也很重视这个病例,不管是姜丝妤还是倪暮凡,都一再叮嘱邓医生全力配合,所以他们知道徐心怡的心脏跳动

    是有很多杂音的。

    夏寻有些茫然地看了眼邓医生:“邓医生,是不是机器坏了?”

    邓医生道:“稍等,隔壁还有一台同样的机器,我们去那边试试?”

    夏寻:“好的。”

    十分钟后。

    夏寻跟邓医生都茫然了,

    徐心怡明明脆弱不堪的心脏,在此刻却强健有力,而且真的一点杂音都没有。

    所有心脏方面的问题,像是被施了魔法,屏蔽了一大半。

    虽然它还有不少小问题,却是不需要做心脏手术就能医治的小问题。


 

    徐心怡一脸忐忑地看着他俩,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什么毛病,竟然让他们如此费心。

    而夏寻终于忍不住,看了眼徐心怡:“小心怡,你的心脏现在没什么大毛病了,你有没有接触过什么,或者这两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不然,实在是没办法解释。

    总不能真是老天爷显灵,可怜这个孩子吧?

    徐心怡捂着心口,惊讶道:“我心脏没什么问题了?”

    夏寻看出她的紧张,尽量和煦地微笑着,温柔地看着她:“是的呢,但是,我们不确定它还会不会变回来,所以我们必须找到它发生变化的原因。”

    徐心怡想了想,道:“我今天见了一个小哥哥,咬破了他的手指,吸了他的血。我之前在梦里见过他。”

    邓医生抚了抚眼镜,看向夏寻:“夏医生,我建议,先带她去看一下精神科。既然她心脏暂时没什么大问题,可以先等一等,看完精神科再说。”

    夏寻温声道:“别急,我再问问。”

    夏寻又看了眼徐心怡:“小心怡,你跟我具体说说,好吗?”

    徐心怡已经10岁了,她从小就生活在福利院,又被病魔折磨,所以特别会看人脸色。

    对她真心,对她假意。

    相信她的,不信她的。

    她嗅也能嗅出来了,所以她对邓医生的话有些愤愤,却还是感激地看向夏寻:“夏医生,你相信我的话,对吗?”

    夏寻温暖地注视着她:“是的,我相信你,只要你愿意跟我说,你说的,我都相信。”

    徐心怡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夏寻先领着徐心怡回病房了。

    夏寻跟陈坚聊了好一会儿。

    陈坚也感到惊奇:“这样,我给宫里打个电话,让他们把寒少送来。”

    夏寻有些窘迫:“虽然有些怪力乱神,但是……”

    “不不不,其实宫里也在查跟小心怡有关的一个线索,甚至追溯到了千年前,”陈坚笑:“也没有怪力乱神,能查清最好。”

    夏寻了然,他没有多问,也不会宣扬出去,只是礼貌地点头:“好的。”

    就在储妤宫众人都在吃晚餐的时候。

    倪嘉树接到了电话,而后,望着暮寒:“一会儿吃完了,让帆叔送你出宫,去一趟儿童医院。”

    暮寒随口一问:“去查案?”倪嘉树摇头,笑的有几分“看好戏”的味道:“听阿坚说,小心怡的心脏因为今天吸了你的血,痊愈了一大半,所以现在为了判断你的血是不是具备治疗她的能力,需要把你

    送过去,然后……”

    暮寒浑身都紧张起来:“然后什么?”

    糯糯噗嗤一笑:“然后,让她再咬一次、再吸一次你的血!”

    暮寒手里的勺子,啪嗒一下掉在碗里,汤汁都撒了出来:“不、不是吧?”

    赞誉若有所思:暮寒只是普通人类,血怎么可能治病?难道是暮寒的血在壁画上被刺破过?洛天娇兴奋地给他夹了个红烧狮子头:“乖孙,多吃点,补补血,一会儿奶奶陪你去!”

 暮寒的血,可能治好徐心怡的这件事情,真的很奇特。

    餐后,倪嘉树让陈坚在徐心怡的病房安装了一个微型摄像头,姜丝妤不便出门,一出去就要引起道路戒严,会将不必要的目光都吸引到医院里来。

    而暮寒也没有出门。

    而是由宫医院的医生,亲自过来,采集了四支试管暮寒的血,然后由江帆亲自开车护送去往医院。

    其中两支是要给徐心怡的,另外两只夏寻会交给检验科连夜做血液分析,研究暮寒的血。

    待陈坚那边准备就绪。

    画面的镜头刚好对准了小丫头的正脸。

    洛天娇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大飞送来的热奶茶,惊呼:“这丫头长得真不错呀!我们家里还没有这种类型的美女,好柔软甜美的长相啊!”

    姜丝妤无奈地笑:“妈,我怎么感觉你这是打算给暮寒跟这丫头组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