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主殿下好软 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

2021-09-06 11:06:16情感专区
车在储妤宫门口停下,陈坚小心翼翼地将这小丫头抱下来。 她真的太瘦了。 即便后期营养伙食都跟上来了,但是她身体长期亏损,再加上饱受病魔折磨,所以一直没能胖起来。 好

车在储妤宫门口停下,陈坚小心翼翼地将这小丫头抱下来。

    她真的太瘦了。

    即便后期营养伙食都跟上来了,但是她身体长期亏损,再加上饱受病魔折磨,所以一直没能胖起来。

    好在这次暮寒的血居然能救她,陈坚将她小心翼翼横抱下车的时候,还在想,如果李萌琦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夏寻自然是来过南英皇宫的。

    不过,这份记忆有些遥远了,那还是他很小很小的时候,被姜丝妤抱在怀里的时候来过的。

    望着眼前巍峨的宫殿,夏寻莞尔:“还能再见面,真好。”

    江帆笑着接他俩:“阿坚,把小丫头送寒少房里,糯糯小姐也在,他们四个一起住,主子们同意的。”

    陈坚:“好。”

    江帆又笑呵呵地望着夏寻,顺便领了两个卫兵接了他们带来的行李:“姑爷……”

    夏寻还是非常谦逊随和的,忙摆手笑道:“别别别,叫我夏寻就好了。”

    江帆乐了:“那也是姑爷!”

    夏寻:“那……行吧!”江帆小心翼翼将夏寻往大殿里引,还温声解释:“姑爷,您套房安排好了,之前二小姐的套房已经腾出来了,二小姐成人礼之后自立门户,就搬到揽樱阁去了,您暂且在她

    之前那个套房住下,等后天璇小姐也到了,你们夫妻俩就住在那儿就成。”

    夏寻:“好的,有劳安排了。”

    江帆:“应该的。就是现在太晚了,已经半夜12点多了,主子们都歇下了。您也早点休息,明天再好好聊聊。”

    夏寻:“好勒。”

    另一边。

    三小只一直没睡。

    小妍亲自过来看过,暮寒房里的大床是四米乘四米四的榻榻米,超级宽大,足够四个小家伙睡了。

    左边两个被褥是粉色,配了粉色的枕头。

    右边两个被褥是蓝色,配了蓝色的枕头。

    卧室的顶灯是旋转木马造型的,木马转啊转,还会发出七彩的梦幻光芒,将整个屋子都笼罩出一种童话般的感觉。

    陈坚抱着徐心怡,进来的时候乍一看,就觉得萌化人心。

    他笑问:“她睡哪个?”

    “中间吧,让她跟暮寒睡中间!”糯糯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依据:“暮寒的血可以治疗她的病,那就让她多跟暮寒亲近亲近,身体会越来越好。”

    陈坚:“好。”

    糯糯帮忙把被子拉开,陈坚轻轻将徐心怡放进温暖的被子里。


    榻榻米虽然在地上,却超级保暖厚实,也非常绵软。

    陈坚踩上来第一脚,就觉得羡慕,觉得这帮小孩子真会享受。

    把孩子放好,小脑袋调整到枕头上,陈坚给她盖好小被子:“好了,我也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睡,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通知大人。”

    三小只异口同声:“知道啦!”

    陈坚走后,赞誉打了个呵欠,困倦地拉开靠墙边的被子,自己钻进去:“咱们也睡吧,不然明天早上起不来了。”

    糯糯跟暮寒一左一右将徐心怡包围了起来。

    暮寒认真盯着她:“她不咬人的时候,还挺好看。”

    糯糯观察她的气色:“她皮肤像是透明的,应该是气血还没养好,她以前在福利院,应该吃了不少苦吧?”

    暮寒:“那咱们以后就多给她补补。”

    糯糯:“嗯,多给她补补。”

    暮寒闭上眼,唤着套房里的人工智能系统:“糯糯霸王花,关灯。”

    下一秒,卧室的灯灭了。

    第二天早上。

    糯糯毫无意外地滚到了榻榻米下面去,大字型趴在地毯上。

    暮寒一只脚踩在赞誉的肩膀上,两只手都捧着一个柔软的物体,身子是侧着的,却还是做出了专业的舞蹈演员才能做出的动作。

    赞誉乖巧地贴着墙,他睡在最里头,他没处躲。

    一阵敲门声传来。

    小叶子紧跟着道:“准备喽,再过十五分钟楼下要开早餐喽!”

    暮寒本能地睁开眼,就迎上了一对妖冶水灵的晶眸。

    他想明白过来,又发现自己双手都捧着徐心怡的脸,又被这样看了不知道多久,他窘迫地红了脸,舌头开始打结,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更诡异的是,他的双手不知道这样放了多久。

    想拿开,可手已经麻了,挪不动了。

    “早。”暮寒望着她,努力镇定:“你能帮我把我的手,从你的脸上拿开吗?”“啥?”糯糯从地毯上爬上来,看见这一幕后惊讶地张大嘴巴:“暮寒!你个混蛋王八蛋!你居然、你居然、非礼、非礼……”

  糯糯说到一半,一手捂着自己的脸,一手用力捶着榻榻米,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真是……家门不幸!”

    “喂!你够了!”暮寒无语地盯着糯糯:“我真的只是手麻了!”

    赞誉从暮寒后头坐起身,望着眼前这一幕。

    他倒是没糯糯想的那么复杂。

    他还是挺了解暮寒的,比如这对龙凤胎从小睡相就不好,醒来后会发现自己是各种姿势,都是无心的。

    他上前,轻轻将暮寒的手从徐心怡脸上挪开。

    暮寒松了口气:“谢谢。”

    他回头看了眼赞誉,近乎咬牙切齿:“管管你的未婚妻,让她不要一起床就胡言乱语。”

    赞誉睡眼朦胧,却还不忘维护糯糯:“不,她还没有起床。”

    暮寒:“……”

    是他太天真了,没赞誉的时候他最倒霉,有赞誉之后变成了二打一,他更倒霉。

    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不,她不是没起床!她是自己滚下床去了!”

    徐心怡忽然出声,稚气的声音带着满满的维护,第一次见赞誉,对方比她年纪大,但是她已经敢替暮寒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