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今天我穿白丝去学校被同桌摸)全目录阅读

2021-09-06 10:22:42情感专区
暮寒:“我来。” 糯糯眼睛亮起来:“对对!暮寒来!他画建筑物特别好!” 他们几个姊妹,都有非常出色的绘画天分。 绵绵把触屏笔给了弟弟。糯糯给小栀

  暮寒:“我来。”

    糯糯眼睛亮起来:“对对!暮寒来!他画建筑物特别好!”

    他们几个姊妹,都有非常出色的绘画天分。

    绵绵把触屏笔给了弟弟。糯糯给小栀柔讲解:“我们家的孩子,都特别特别有美术天分!我跟你你说哦,我大哥擅长素描跟人物特写。我大姐擅长油画。我二姐擅长水墨画。暮寒呢,什么画都擅长

    ,尤其擅长画建筑物!”

    小栀柔听着,一脸羡慕:“好厉害哦!”

    糯糯:“那是!”

    小栀柔好奇:“那你呢?”

    “……”糯糯眨眨眼,想了又想,道:“我擅长看着他们画!我还擅长鉴赏画!”

    小栀柔一脸崇拜:“你也好厉害哦!”

    糯糯:“那是!”

    绵绵憋着笑,赞誉一脸宠溺,而暮寒则奋笔疾画。

    暮寒:“是这种感觉吗?”

    小栀柔:“嗯,不过色调要冷一点,额,四周墙壁会发出幽蓝色的光芒,墙上有莲花一样的大碗,碗会冒出白色的火光,把墓宫照亮。”

    暮寒微微沉吟,想起寺庙里见到过的观音座下莲花宝座,于是照着画了起来。

    两个小时后,糯糯趴在茶几上睡着了。

    赞誉也跟着打了个呵欠。绵绵拿过毛毯来,给糯糯披上,侧目一看,暮寒跟小栀柔居然紧紧挨着,两人的脑袋也紧紧挨着,暮寒一边画,小栀柔一边回忆,两人有商有量、好像今晚不把墓室画完

    就不罢休的样子。

    绵绵也没打扰他们。

    她只是担心自己抱不动糯糯,于是打算让孩子们就在这小厅的地毯上睡觉算了,反正也很暖和。

    魅影在小厅的上空盘旋了一周,又飞走了。

    小栋在储妤宫望着手机。

    手机画面里,有魅影的脚上拴着的摄像头拍到的画面,他去跟倪嘉树禀告:“他们四个还在揽樱阁,糯糯小姐睡着了,赞誉跟二小姐陪着她,寒少跟百里小姐在画画。”

    倪嘉树望着姜丝妤:“他们应该在研究地宫的事情。”

    知道孩子们安好,就可以了。

    他们不会强制要求孩子立即回储妤宫,而且,绵绵搬出去之后,一个人在揽樱阁也冷清,经常有弟妹们过去找她联络感情也挺好的。

    姜丝妤:“那我们休息吧,绵绵是大人了,会好好照顾弟弟妹妹们的。”

    揽樱阁。

    夜里十一点半。

    厨子送来了清淡的,却很美味的夜宵。


 

    除了糯糯睡得跟小猪一样,什么都不知道,绵绵他们四个人都吃的浑身舒畅。

    十二点半,主墓室的效果图全都画完了。

    绵绵给暮寒滴了眼药水,又给他用了眼部按摩仪,怕他盯着平板看太久会近视。

    他们把效果图放大,投放在小厅的一整面白色墙壁上,关了灯。巨大的青白玉石做成的大树,树根盘根错节地包裹着九只大大的棺椁,最中间的棺椁最为闪耀,光芒下是金色嵌着巨大的红宝石的,而大树的枝干,枝繁叶茂,每一条树

    枝都是大路,或相连,或是死路。

    神树高度约有五十米,一旦走错死路,极有可能摔下去变成肉泥。

    而圣女留给小栀柔的琉璃宝盒,到底在哪一根树枝上,在哪里藏着,他们并不知情。

    幽幽的蓝光的墙壁上,莲花座里全是油,油点燃后翻出白色的冷光,笼罩着整座主墓室。

    小栀柔并不能把主墓室的一切都记起来,但是她记得的部分,已经全都画出来,如今投射在墙壁上,这效果一下子就出来了。

    赞誉:“哇!”

    绵绵:“好恢弘啊,我们地下,原来还有这么恢弘的建筑!”

    暮寒:“这是南英的瑰宝,如果不发掘出来让全世界看到的话,太可惜了!”

    绵绵:“可是发掘出来的话,首先要把我们的皇宫给拆了。你见过哪个考古队不是一层层揭开下面的?”

    赞誉有些激动地说着:“说明这个地方真的是福地啊,你们想,前南英知道把皇家陵墓修建在这里,必然是因为这里风水好,可以福泽后代,保佑后代龙子龙孙江山稳固!

    而现在的南英,知道把宫殿修建在这里,必然也是算出了这里是南英风水最好的地方,只是他们不知道地底下有墓葬群罢了!

    所以,这里的风水是全南英,或者全首都最好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君主立宪制的王朝,不都希望江山永固吗,两代皇室都在这里选址,这说明什么?”

    绵绵顺着赞誉的思维一想,豁然开朗:“说明龙脉就在这里!”

    暮寒也豁然开朗:“我们要不要睡一觉,然后等明天,下去一探究竟?我们多叫点人,下去瞧瞧,不一定就要挖掘什么,只是下去瞧瞧,总比这样猜测的好。”

    小栀柔一直没说话。

    绵绵看向她:“柔柔,你有什么想法吗?”小栀柔抬头,望着他们:“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复杂,不是说去地宫就一定要把上面的皇宫给拆掉的。皇陵肯定是在皇室成员去世之前就已经建立好的,几代古南英的皇族住在里面,说明皇陵可以陆陆续续开启很多次。所以,必然是有一条路,可以安全地进去,直达主墓室,再安全地撤离,方便古南英的后代继续把皇族送进来安葬。我们应该想办法,找到这条路。”

 绵绵望着小栀柔,惊喜地笑起来:“柔柔,你好聪明哦!”小栀柔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身体不好,所以电视看的特别多,我们福利院之前有小学部,是自己院内的老师教的,但是我时不时就要发病,吓坏了同学,老师就不让我去了。我闲暇时间除了在宿舍里看电视,就是在图书管理看书,但是我看的都是带音标的书,因为我认得的字不多。不过我喜欢读世界历史,也喜欢看文物修复的电视节

    目,我们院长以前就老看,我就跟着他一起看。”

    暮寒望着小栀柔,目光渐渐变软:“没关系,我可以教你认识更多的字。储妤宫就有很多的图书,都在四楼的图书馆,明天我带你去逛逛。”

    小栀柔笑起来:“好啊,谢谢暮寒哥哥。”

    夜色渐深。

    绵绵让赞誉跟暮寒去凤三的套房睡去了。

    他们晚上也在凤三的衣柜里扒拉了衣服换上,虽然有点大,但是睡衣嘛,无所谓了。

    而绵绵则陪着糯糯、小栀柔在客厅里睡了,客厅的地毯上铺了被褥,他们费力地把糯糯抬过去,只是走了一段的距离,就已经累的浑身是汗。

    绵绵小声:“糯糯现在多重了?”

    赞誉:“一米七了,120斤。”

    绵绵:“也还好,就是,唉,还是重。”

    赞誉笑:“她已经瘦了很多很多了。”

    道了晚安,大家各自休息。

    翌日。

    大家相互洗漱,然后美美地吃了一顿早餐。

    绵绵见小栀柔没有手机,而她这里有好几只全新未拆的,就翻了一个粉红色的,适合小姑娘的,送给了小栀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