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为什么我越叫他越快*东北大坑原始激情

2021-09-06 10:21:48情感专区
小栀柔一开始不肯收,暮寒笑:“拿着吧,别跟咱姐客气!” 她这才听了暮寒的话,将手机收下。 这是南英网络的手机,也是别人送绵绵的,没有手机卡,一机一号,有点类似某国N

 小栀柔一开始不肯收,暮寒笑:“拿着吧,别跟咱姐客气!”

    她这才听了暮寒的话,将手机收下。

    这是南英网络的手机,也是别人送绵绵的,没有手机卡,一机一号,有点类似某国N年前研发的小灵通,且只能在南英境内使用。

    之前绵绵会跨境出差,用这种手机很鸡肋,但是小孩子用就很方便了。

    用完早餐,他们就教小栀柔怎么用手机。

    暮寒还一口气给小栀柔发了好多张照片过去,她点开,一张张全都是他的艺术照,专业摄影师拍的超帅的那种。

    暮寒挑眉,淡淡地提醒:“可以做屏保。”

    糯糯凑上前:“什么屏保?我看看,我看看。”

    暮寒转身就走:“我去下洗手间。”

    可没走几步,还是逃不过糯糯的旋风大嗓门:“暮寒!你到底要不要脸!全是你自己,你还好意思发给柔柔,让她拿着做屏保?”

    绵绵抱着抱枕,歪倒在沙发上,哈哈大笑。

    她工作整整五年了,一个女孩子在部队里打拼,原本还可以多享受几年无忧无虑的公主生活,可是她心知身在皇室,她应该为自己的家人与家族做些贡献。

    除了前不久的生日,她已经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开心过了。

    绵绵给暮川打电话,说了要找专家们一起下去探墓。暮川回复:“明天大年三十,坚叔都带着表姐夫去机场接人了,夏家、宋家全都要来,我岳母也要来,你有时间就带着他们回储妤宫帮忙招待去。专家学者也是人,他们也

    放年假了。有什么事情,等过完这个新年再说。”

    绵绵想起李昊哲昨天说,江帆今天要走,所以他昨天在王府里邀请了岳父岳母,一起给江帆送行,也算是提前过个年,团聚一下。

    绵绵好奇:“怎么没把李斌爷爷他们带过来?那个李少帆,挺好玩的。”

    以前,不管做什么,姜丝妤只要请了夏伯一家,必然会邀请李斌一家。

    某种意义上说,姜丝妤不仅仅把他们当元老,更当娘家人,好像还有个章明哲,姜丝妤也每隔一两年就会把他全家叫到爱妤岛或南英来度假。

    暮川没说李斌现在年纪大了,不懂事的事情,只道:“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包恩娜在医院,所以他们要在B市陪着一起过年吧。”

    通话结束。

    四小只全都眼巴巴地看着绵绵。

    绵绵耸耸肩:“大哥说,过完年再说。教授专家也要过年,夜放年假了。”

    四小只脸上的表情变得暗淡起来。

    就连小栀柔也红了眼眶,她不清楚父母的样子,却知道下面埋着的那些皇亲,都是她的先祖。

    她很想去看看,哪怕只是看看那条壁画长廊,也好啊。


 

    暮寒见她失落的样子,有些不忍地问绵绵:“二姐。”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二姐,叫我姐!大姐是大姐,我是姐!糯糯是姐姐!记住了没?”

    绵绵无奈地提醒。

    每次听见“二姐”,都有种别人在骂她的感觉。

    暮寒努力争取:“姐,我们下去看看行吗?那里我们去了很多次了,我们什么也不做,只是去看看,让柔柔去感受一下,我们就回来,半个小时都不用。”

    小栀柔抬起头,有些兴奋地问:“可以吗?”

    绵绵原本想拒绝的。

    可看见小栀柔这样,她又改口了:“好吧,等我取一下工具,陪你们下去。”

    绵绵说是取工具,其实是准备了几把强光手电,还有两把手枪、五只特攻小手表,以防万一。

    大家陆陆续续进入枯井。

    暮寒胆子一下子变大了,走在前头:“柔柔,跟着我。”

    糯糯总觉得暮寒怪怪的,好像变了一个人,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暮寒走到前面,将光对着墙壁上:“你看,那里就是我手指出血,然后你出现的位置。”

    小栀柔走上前,睁大眼睛瞧。

    红色晕染的一片柔软草地上,一个小婴儿躺在那里。

    她又看着不远处父母的遗体,即便只是画,她也泪流满面,忍不住伸出小手轻轻抚摸父母的像,指尖被壁画锋利的石子割破,血液溢出。

    她疼得缩了下手。

    可下一刻,长廊冗道尽头的石壁,却一点点往上,如打开了一面门。

    “靠!”糯糯两眼发光,忍不住爆了粗口:“好酷!”

    暮寒握住小栀柔的手指:“疼吧?这个壁画特别锋利,我之前也疼得厉害。”

    来时的路,忽然被凭空出现的一道石壁给封死了。绵绵听见身后石壁迅速落下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看,居然没路了:“完蛋!”

    灭天殿。

    灵道躬身汇报:“殿主,各方势力底气十足,纷纷响应林枫的挑战,一个比一个狂妄,尤其天帝宫,主动挑衅各方。”

    “除了暗空间暂时没动静,就剩下我们没有出头。”

    “狂?”

    陈逸嗤笑:“凭他们也配称得上狂,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罢了,还不是被林枫牵着鼻子走,下意识等待三天。”

    “真那么厉害,何必要等,完全可以随时发动诸天之战,说到底,是没有信心,不愿意当那个出头鸟而已。”

    “天帝也好,秋白也罢,以为踏入不朽就能翻盘,却根本不知道,不朽境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一群跳梁小丑。”

    “有道理。”

    灵道深以为然:“那我们怎么办?需要回应各方势力吗?”

    “没必要。”

    陈逸满脸狂傲,“我的对手只有林枫,其他人根本不配,只需三天后发起战争就好,我期待这天很久很久了。”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