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跪趴撅撅起白白的大光屁股-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2021-09-06 10:06:19情感专区
阴箬血压飙升,差点没忍住一拐杖抽死林枫,用力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幽幽说道:“只要唤醒大人,本尊随你差遣。” 顿一顿,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你说到做不到,别怪本尊心

 阴箬血压飙升,差点没忍住一拐杖抽死林枫,用力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幽幽说道:“只要唤醒大人,本尊随你差遣。”

    顿一顿,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你说到做不到,别怪本尊心狠手辣,让你尝受阴界最残酷的惩罚,生不如死。”

    “吓唬谁呢。”

    林枫一脸无所谓,不耐烦的摆摆手,“阴玄子,你能不能唤醒主宰大人?”

    “没把握。”

    阴玄子摇摇头,实话实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行了,本来没指望你。”林枫说道:“你在旁边辅助,施展聚魂术,没让你停千万不能停,不惜一切代价。”

    “遵命。”

    阴玄子下意识回答,也不问为什么,竭尽全力施展聚魂术,顿时,房间阴风阵阵,柔和的灵魂力弥漫开来。

    阴箬老太婆眉头一皱,主宰大人只是灵魂受创,又不是丢失灵魂,聚魂术有用?不过,没说什么,静观其变。

    没看到主宰容颜,林枫岂能甘心,大步来到床边,伸手去抓面巾。

    “放肆。”

    阴箬吓一跳,厉喝道:“主宰威严不容亵渎,阴瞳,你在找死!”

    “你才放肆。”

    林枫大吼:“不懂治疗就闭嘴,你行你来,来来来,你来。”

    我……

    阴箬哑火。

    林枫冷笑:“主宰大人佩戴的面纱是一件至宝,阻隔神识,不拿下来,你让我怎么查看情况?”

    “我之前还好奇,八名医师医术水平还是有的,怎么一点效果没有呢,原来是不敢亵渎主宰大人,没有摘下面纱。”

    “情况没搞清楚,他们能唤醒主宰大人就见鬼了。”

    “确实如此。”

    阴玄子附和一句,其实他不知道唤醒主宰和佩戴面纱有什么关系,但是他好奇啊,不见主宰真容,死不瞑目。

    “可是…“

    阴箬一脸纠结,不过想想有一定道理:“阴瞳,你想好了,因为特殊原因,怕你见了主宰大人真容承受不住。”

    哈?

    林枫一愣,心中咯噔一下,难道主宰是背影杀手?身材好,容貌丑到爆?

    不过话又说回来,哪怕在丑,还能把人丑死?还能比老太婆丑?

    他一脸虔诚,大义凛然:“请尊者大人放心,只要主宰大人醒来,我愿意承受任何后果,哪怕是死亡,无怨无悔。”

    阴箬点点头,没什么好说的,亲自摘掉主宰脸上的面纱,主宰的容貌终于呈现出来。

    美…

    太美了…



 

    即便是陷入昏迷,也盖不住那璀璨夺目冠盖古今的惊世玉颜。

    魅惑众生!

    看上一眼,令人着魔,感觉整个灵魂都要陷进去,永远沉沦。

    啊!

    阴玄子眼睛看直了,脑海只有一个想法,主宰大人的美无法用语言形容,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位女性阴灵都要美。

    然后,他双目无神,似乎丢了魂一样,犹如一座冰冷雕像,一动不动。

    轰!

    随后,魂晶破碎,轰然倒地,没了气息。

    哎。

    阴箬摇摇头,一脸无奈,主子的魅惑众生的能力与生俱来,霸道无双,不朽之下看上一眼,灵魂根本无法承受。

    “不可能!!!”

    “怎么可能?”

    林枫失声,脑海如同亿万惊雷同时炸响,神魂俱颤,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他眼中充血,面目狰狞可怖,感觉自己的心脏快炸了。

    那张魅惑众生的脸……

    永生难忘!

    一个尘封已久的名字浮现脑海——寒雅婷,妖女寒雅婷啊。

    吼!

    他仰天咆哮,浑身颤抖。

    巧合。

    一定是巧合。

    他清楚记得,自己亲手斩杀寒雅婷,魂飞魄散,绝对不可能复生,因为,轮回珠在他和陈逸手中,怎么可能复生?

    咦?

    阴箬讶然,有些意外。

    阴瞳不过神境巅峰,却能承受住主宰大人的魅惑,让她刮目相看。

    在她印象中,不朽之下,没有生灵目睹主宰容颜还能活下来,从来没有,无数岁月以来阴瞳绝对是第一个。

    呼…

    林枫剧烈喘息,脑海一片混乱,猛然看到和寒雅婷一模一样的脸,对他来说冲击实在太大,完全接受不了。

    “阴瞳,你没事吧?”阴箬老太婆认可了阴瞳,语气罕见柔和下来。

    林枫似乎没听到,良久之后才回过神,迫不及待询问:“阴箬尊者,你告诉我,主宰大人有没有去过阳界?”

    “胡说八道什么呢。”阴箬皱眉,不悦道:“主宰怎么可能去过阳界,真能过去,何必大费周章打通两界通道。”

    难道真是巧合?

    林枫不太确定,目光再次落在主宰身上,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厉芒,管她什么情况,这份大礼必须送出去,不要也得要。

谈丽大受冲击,脸色顿时煞白。

    夏露见状,不禁勾起唇。

    虽然她不太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显然谈丽已经开始动摇她和洪诚孝的关系,他们之间出现了裂痕,马上就要决裂。

    夏露再接再厉道:“说实话,我不介意你牺牲一切和洪诚孝在一起,反正对我来说,我并不损失什么。”

    “等到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洪诚孝肯定离你而去,到时候,他自然就会回到我身边。可怜的人只是你,你不但失去他,还即将失去自己的荣华富贵。”

    “不过,我对别人剩下来的男人不感兴趣,我打算之后,玩弄洪诚孝一番,然后就被他抛弃。”

    “对了,他好不容易在挤入上流圈子,我只要把他被不同的女人包养过的事情,曝光出去,他马上就会被人排斥,失去一切。”

    “我真想看看,到时候他会有落魄,多凄惨。”

    “到时候,你也许可以和他做一对落魄鸳鸯呢。”

    夏露讽刺刻薄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