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公车被陌生人摸的好爽)全目录阅读

2021-09-03 17:27:25情感专区
难怪,难怪之前她完全查不到的事情,现在却突然都能查到。 而且,这个私家侦探才用了短短三天,就完全掌握住洪诚孝的行踪,甚至没有被洪诚孝发现,这未免也太容易了点。 这点拙劣

难怪,难怪之前她完全查不到的事情,现在却突然都能查到。

    而且,这个私家侦探才用了短短三天,就完全掌握住洪诚孝的行踪,甚至没有被洪诚孝发现,这未免也太容易了点。

    这点拙劣的漏洞,夏露竟然没有察觉,她还傻傻的觉得自己聪明,掌握住洪诚孝和谈丽的把柄。

    现在仔细一想,她才是最愚蠢的那个人,主动走进洪诚孝设计好的陷阱里,主动给洪诚孝送人头。

    夏露恨恨的在车窗上拍打玻璃,不知道是在对外面的人求救,还是在宣泄心中的愤怒。

    人在临死关头,勇气总会受到激发的。

    “老大,要进去弄死她吗?”胡二问身边的洪诚孝。

    “走吧。”洪诚孝欣赏了一会儿夏露的垂死挣扎之后,就转身离开,留着夏露一个人被困死在车里,车盘底下的汽油越漏越多。

    直到洪诚孝和胡二上了另一辆接应他们的车,远远驶去之后,后方传来爆炸的声音。

    夏露再次醒来,已经是躺在医院里。

    她通过医生的话,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月,期间一直在接受治疗。她没有从那次车后当中死去,命大的被人救了下来。

    她身上和脑补,受到不少伤害,但好在没有毁容。

    夏露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但是却迎来父母破产的噩耗。

    她目前住院的医药费,是一位神秘的好心人给她垫付的。父母不敢经常前来医院看望她,怕被债主找到,被堵得走不了。

    “我家,破产了?”夏露犹如做了一场噩梦,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来询问夏露口供的警察,露出了同情的表情,他们其中一个人,对夏露说道:“你们家的事情,我们不清楚。但我们见过你的父母,据他们说,是投资生意失败,多次投资失败,血本无归,才会导致破产。”

    “而那个时候,你已经在医院里昏迷了半个月,要不是有一位神秘的好心人,愿意花钱给你后续治疗,你可能已经……”

    已经被你父母放弃了。

    后面的话,警察没有说,免得刺激病人的病情。

    他们这次来,是想要问清楚发生车后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夏露是被动发生车祸,还是有人想要加害她。

    不知为何,夏露马上就联想到洪诚孝。

    她觉得自己家里破产的事情,和洪诚孝有关。

    他那时候说过,她家里马上就没钱了,这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

    “我……”夏露刚开口,就犹豫了。

    她首先不知道怎么把洪诚孝给供出来。她担心洪诚孝还在江城里,得知她苏醒过来,并没有变成植物人的消息,会再次加害她。

    其次,她没有证据。

    对了,洪诚孝杀死了谈丽,警察还没有找到谈丽吗?


 

    “你们知道谈丽吗?”夏露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

    “知道。”警察说。

    夏露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警察找到谈丽的尸体,她这时候就能把洪诚孝的事情,告诉警察了。

    然而,警察紧接着说:“谈丽的家族也破产了。谈丽以欺诈罪,和外商勾结,弄垮了她丈夫的家族,她卷走了所有钱,已经失踪。现在正在被警方通缉当中。”

    说罢,警察奇怪的问夏露:“你怎么知道谈丽?”

    夏露没有回答,而是一脸惊愕难以置信的样子。

    谈丽成了警方通缉的通缉犯?谈丽犯下加大的诈骗罪案子?

    怎么可能!

    谈丽明明已经死了啊,她亲眼看到谈丽被洪诚孝杀死的!

    只是,洪诚孝把谈丽的尸体埋藏在哪里,这点夏露不知道。

    她当时被洪诚孝锁在杂物间里,根本看不见外面的情况。

    如果这个时候,她把谈丽已经死亡的情况告诉警察,警察会相信她吗?

    会不会认为,谈丽的死亡时间和她出车祸的时间太过巧合,是在同一天,所以锁定她是杀害谈丽的嫌疑人之一。

    夏露昏迷了一个多月,对外界的事情已经全部脱轨。她没有想到,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家和她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她家破产了,谈丽的家族也破产了,这其中都和洪诚孝有极大的关系。

    洪诚孝当时为什么要杀死谈丽?

    他早就计划好,要让谈丽代替自己背上罪名,并且只有谈丽死了,他做的事情才不会被泄露出去。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甚至没有怀疑过他。

    现在夏露还活着,是一个可以证明洪诚孝杀过人的关键证人。

    但重点是,夏露不清楚现在目前的情况。她不知道洪诚孝害得她们两家破产之后,现在人在哪里,身份和地位发生什么巨大变化。

    洪诚孝在暗,夏露在明,他有很大办法可以玩死夏露。

    夏露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她不敢把洪诚孝的事泄露给警察,更不敢以自身挑战洪诚孝这个疯子。

    他太可怕了!

    “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好像,好像在一个聚会上见过谈丽,其它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的头好疼。”夏露猛地抱住自己的脑袋,痛苦囔囔。

   夏露昏迷了一个半月,脑部受到中度脑震荡,她有足够的理由颠倒自己的言语和行为。

    她首先没有完全表示和谈丽不认识,而是抱住自己的脑袋,说自己的记忆很混乱,所以刚才才会问警察关于谈丽的话题。

    她否认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就像一个脑子不好的病人,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警察面面相窥,似乎觉得夏露这样的精神状态,很难问话。

    就算问出来,夏露的话也不足以信任。

    之后,夏露一直抱头呻吟,精神状态很差,记忆前后颠倒,警察们无奈,只好把夏露的主治医生叫来。

    医生给情绪波动起伏的夏露,打了一针镇静剂,夏露躺在病床上,慢慢沉浸睡意里。

    警察决定过两天再来找夏露询问。

    两天后,警察依然无法在夏露的口供中,获得有用的信息。

    按照夏露的描述,连夏露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车祸。她只记得,当时自己在车上,是一边以缓慢的车速开车,一边在导航上找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