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交车上被迫打开双腿调教~有没有试过一前一后两个人

2021-09-03 17:26:41情感专区
然后,后面不知何时有一辆汽车尾随,突然就撞了上来。 夏露的记忆就断在这一次剧烈的撞击余波之下,后面发生的事情,她表示完全不清楚。 这里面,有一半是真话,有一半是夏露编造

然后,后面不知何时有一辆汽车尾随,突然就撞了上来。

    夏露的记忆就断在这一次剧烈的撞击余波之下,后面发生的事情,她表示完全不清楚。

    这里面,有一半是真话,有一半是夏露编造的。

    她并没有蠢得在警察面前,完全说假话,那样不够真实,不足以让侦查能力极强的警察相信她的话。

    所以,她在一半真话的前提上,又混杂了一半虚假信息。

    比如说,她在车祸的第一波撞击下,并没有立刻失去意识。

    她还保留相对清醒的状态,然后才有第二波撞击。

    之后,她仍旧没有彻底晕死过去,她在硝烟弥漫中,看见洪诚孝,看见之前她雇佣的私家侦探。

    看见他们对她见死不救,直至远去,完成最后的补刀。

    可能连洪诚孝也没有想到,夏露竟然如此命大,这样的车祸和爆炸之下,她竟然只是在医院里昏迷了一个半月。

    甚至,有神秘的好心人,出钱给夏露治疗。

    不然,就算夏露真的大难不死,以她家境迅速衰败的情况下,估计也付不起她昂贵的医药费。

    “你当时导航是想要去哪里?”警察抓住重点问夏露。

    夏露早就想好答案,“去附近新开的一家网红奶茶店,我想在里面拍照。我对那一区的路段不清楚,当时……我好像是迷路了。”

    夏露这话,也是说得半真半假。

    那一区附近,确实新开了一家网红奶茶店,在小红书上面人气很火。

    她的闺蜜们,早就和她提过,并且约定好过两天就一起过去喝奶茶拍照。

    只是还没来得及过去,夏露则先去找了谈丽,在谈丽家里发生了一出惊心动魄的真人版逃生。

    最后,她确实逃过一劫了,但一觉醒来,她居然已经家道中落,她甚至还没见到自己父母,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警察记录下来夏露的口供。

    又问,“之后呢,你仔细想想,在当时附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经意目睹了,所以才引来杀人灭口。”

    何止是目睹?

    她全程看着洪诚孝杀人。

    只是夏露不敢说。

    她首先不知道现在洪城孝在哪里,万一他早就混进医院里,偷偷观察,考虑要不要给她补刀,她这时把他杀人的事情供出去,她岂不是死定了?

    其次,她不清楚父母在哪里,万一他们落在洪诚孝手里,她这时候一旦说错话,会连累到父母。

    她仅凭自己一个人,是生存不下去的。

    她没有经商能力,本事也不够大,靠她重振家里生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夏露只能寄托于自己父母,希望他们还有后招,能让她重新过上富二代的生活。

    “我……我不记得了,但是我当时在开车,还要顾及看导航,应该不可能目睹什么事情的啊。”夏露含含糊糊说道。

    她没有完全否认什么也没看见,这样显得太假了,警察会怀疑她怎么记得如此清楚,她刚才不是还记忆很混乱的样子吗?

    夏露用迂回的手段,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含糊的说出自己的感觉,她的感觉就是什么也没有目睹到!

    警察们在夏露这里问不出有用的线索,也没有证据指向夏露卷入什么事件当中。

    顶多只有一点奇怪。

    那就是夏露在他们面前,第一句问的话,竟然是谈丽。

    夏露和谈丽明明不熟悉,至少没有熟悉到,能让谈丽的问题,排到夏露的父母前面,这一点很耐人寻味。

    夏露虽然以自己的记忆混乱,言语颠覆的理由解释过去,但警察还是着重怀疑她是否在撒谎。

    在车祸之前,夏露是否和谈丽有过接触。

    据警方了解,夏露发生车祸的路段,附近就有一处谈丽的房产,虽然谈丽不经常去这处房产,但他们问过小区保安,知道夏露发生车祸当天,谈丽就在这处房产里。

    夏露很有可能和谈丽接触过,然后闹了矛盾,从谈丽家中开车离开。

    只是,警察想不明白,夏露和谈丽有什么必然的关系?

    谈丽谋划已久,以诈骗罪名,卷走大量的金钱,这件案子发生的时候,夏露已经出了车祸,陷入昏迷。

    按理说,夏露没有能力参与这件案子才对。

    谈丽卷走的钱,也和夏露无关。

    有意思的是,几乎是同一时间,夏露父母经营的公司,陷入资金链断裂,出现严重的周转问题,之后不久就宣布破产。

    夏露父母破产的事,是否和谈丽有关?

    夏露当时,是不是谈丽的同伙之一,约好要分谈丽家族的钱,之后却闹翻撕破脸,所以谈丽才一不做二不休的先谋杀夏露,再策划夏露父母破产?

    有这个可能。

    不过证据不充足。

    警察决定深入调查谈丽和夏露的关系,之后让夏露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夏露在医院里,已经醒过来三天,她的父母还不敢来医院看望她。

    夏露目前的身体状态很虚弱,短时间内无法出院。她只好借用主治医生的手机,打电话给她的父母。

    结果,手机停机了。

 夏露父母为了躲避债主们,已经换掉手机。

    新的手机号码,主治医生只知道其中一个,夏露拨打过去,早就在一个星期停机,不使用了。

    另外新办的手机号码,主治医生就不得而知了。

    还好,有神秘的好心人付清了夏露的医药费,否则,按照夏露三天两头就欠话费的情况之下,医院很难继续治疗夏露。

    夏露大概没想到自己家竟然会沦落到,有一天连话费也交不上的凄惨情况。

    她惴惴不安的待在医院里,就像被丢弃的孤儿,对前途一片茫然,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