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她的奶头被捏的翘了起来 将进酒镜子play

2021-09-03 17:15:49情感专区
叶天东他们早已接受宋万三的安排。 所以叶如歌和楚子轩他们抵达海岛的第二天,几十号人就浩浩荡荡前往黄金岛烧烤。 海边早有三艘战艇准备。 一艘载着叶天东他们,一

 叶天东他们早已接受宋万三的安排。

    所以叶如歌和楚子轩他们抵达海岛的第二天,几十号人就浩浩荡荡前往黄金岛烧烤。

    海边早有三艘战艇准备。

    一艘载着叶天东他们,一艘是各家贴身保镖,还有一艘就全是食物烟花。

    叶凡他们登上船后,船只轰鸣,直升机高飞,不紧不慢向黄金岛驶去。

    船队前行的航线早已提前安排好,海面和空中也进行了一定管制。

    所以近百海里的海面畅通无阻,连一艘渔船都看不到。

    特别是越接近黄金岛,戒备就越发森严,除了护卫舰和直升机外,还有潜水艇。

    这是避免林秋玲一战再度发生。

    一路至少三千将士忙碌。

    叶凡不得不感慨父亲的位高权重。

    “怎样?有没有王侯少主出巡的感觉?”

    在叶凡呼吸着海水气息时,楚子轩站在了叶凡身边:

    “可惜叶门主安全极其重要,沿途不能出现陌生面孔。”

    “不然两侧多些民众或美女窥探,那可就意气风发了。”

    他打趣一句,还给叶凡递上一瓶冰镇的竹叶青。

    “楚少说笑了。”

    叶凡笑着接过他的竹叶青:“风光越多,也意味着责任越重。”

    “就如我爹一样,吃个烧烤都前呼后拥,海陆空护卫,算得上风光无限。”

    “可谁又知道他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推敲叶堂大小事务?”

    “三十万子弟的叶堂,牵一发动全身,他这辈子都要竭尽全力控好这盘棋。”

    “哪怕是我当年的丢失,我母亲的失心疯,他都只能控制情绪大局为重。”

    “他连煎条鱼都当成叶堂局面来处理。”

    “其中耗费的精力体力远非常人能够想象。”

    “所以对我来说,做一个意气风发的王侯少主,还不如做一个金芝林的小医生。”

    叶凡推心置腹:“救救病人,吃吃火锅,有钱又逍遥,何等惬意?”

    在叶凡的心里,他始终惦记着金芝林的病人,灯火,还有亲朋。

    “哈哈哈,你的愿望跟我爷爷年轻时差不多。”

    听到叶凡这一番心里话,楚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他是三亩良田,一座老屋,一个妻子,一壶竹叶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可惜这个愿望到年老都没有全部实现。”

    “年轻的时候,没有老屋没有良田也没有竹叶青。”

    “功成名就之后,有田有屋有酒,却没有当初最爱的人。”

    他叹息一声:“这人生啊,回不去,这江湖,也是身不由己。”

    叶凡一笑:“别感慨太多,做好当下就是。”

    “你向往的日子看似简单,但其实跟我爷爷一样,遥不可及。”

    楚子轩看着大海对着嘴巴灌入了一口:

    “你医武双绝,哪怕你真想做一个小医生,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也不会让你安宁。”

    “而且你现在家大业大,你不进,那就会退,就会被人扑上来蚕食。”

    “你能眼睁睁看着华医门等产业落入他人手里?”

    “你能眼睁睁看着身边人因你受苦受累甚至丢掉性命?”

    “撇开这些,你是叶门主之子身份,就注定你这辈子不可能窝在金芝林。”

    “叶家和叶堂里面也是一个江湖。”

    “所以散掉你的心愿吧。”

    “别被那点遥不可及的念想,拖住你往上攀爬的脚步和雄心。”

    他一拍叶凡的肩膀给予一个人生指引。

    叶凡心里微微一动,像是触碰到了什么,抬头也喝入一口酒。

    楚子轩还扭头望着不远处的宋万三一笑:“咱们的格局可都要向宋先生学习。”

    叶凡也看着老人温和开口:“爷爷确实不简单。”

    这时,跟南宫幽幽打闹一番的虎妞,看到两人闲聊也凑了过来。

    “虎妞,问你一个问题。”


 

    楚子轩向妹妹发问:“走入一个万紫千红的花园,让你摘一朵花,你会摘哪一朵?”

    虎妞看白痴一样看着哥哥:“当然是开的最漂亮最好看的那一朵。”

    “如果是换成宋先生,你猜他会怎么回答?”

    楚子轩转头望向叶凡:“他会告诉你,他会摘下最丑最烂的那一朵。”

    虎妞一愣:“为什么?”

    楚子轩轻声一句:“因为宋先生绝不允许丑烂的花朵在这样的花园存在。”

    虎妞更加茫然:“为什么不允许?”

    叶凡苦笑一声:“因为他看到这么漂亮的花园时,心里就把它当成自己的花园。”

    “你把自己当花园过客,而爷爷把自己当花园主人。”

    他进一步对虎妞解释:“所以你摘最漂亮的一朵,而他摘最丑烂的一朵。”

    楚子轩一口喝尽瓶中竹叶青:“这就是宋先生的格局。”

    几乎同一时刻,陶铜刀火急火燎冲入陶啸天的办公室。

    他把十几份情报全部拍在陶啸天的面前。

    “陶会长,前方探子费劲力气从官方和战区搞到了一些情报。”

    “恒殿赵夫人确实来了海岛。”

    “楚门少主楚子轩也都出现。”

    “最不可思议的是,叶堂门主叶天东夫妇也来了。”

    “他们拒绝一切官方和权贵拜见,然后齐齐登船往黄金岛方向去了。”

    “而且今天到明天,黄金岛进入一级戒备状态,沿途安保力量增至三千人。”

    “这情报,可是一名陶氏子侄提供给我的。”

    “他在战区当兵,负责外围外围的交通管制。”

    “他明确叶堂门主出现,这种戒备级别,也只有叶天东这种大人物能够享有。”

    陶铜刀把几张外围拍摄下来的战舰和直升机照片摆在陶啸天面前。

    别小看这几张照片,那可是牺牲几十架无人机换来的。

    “彻底契合。”

    “通知下去,继续盯着,但不能招惹叶堂他们。”

    陶啸天一声令下:“另外,让财务查一查,一千两百亿到账没有。”

    “明白!”

    陶铜刀拿出手机打出去,询问一番后脸色巨变:“会长,钱还没到账!”

    “妈的,这贱人玩什么花样?”

    陶啸天愤怒一拍桌子:“关键时刻掉链子。”

    他拿出手机拨给唐若雪,电话另端很快传来一个机械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