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看镜子我怎么c哭你-硕大在我体内下车

2021-09-03 17:10:48情感专区
“你们是不是还去拜访了齐老?真是不错,等过些时日,妈妈有个好朋友正好要在桑城举办画展,到时候你们挑选几幅,一起去送展,看看评价如何,等以后真的在这一行有了起色,就可以自己

“你们是不是还去拜访了齐老?真是不错,等过些时日,妈妈有个好朋友正好要在桑城举办画展,到时候你们挑选几幅,一起去送展,看看评价如何,等以后真的在这一行有了起色,就可以自己举办个人展!到时候我们家丁玲可就是真的是大画家了!”

    盛锦绣同样很是高兴,自己的那些糟心事她可不想是带给小辈,认真地看着薛丁玲,提议着。

    “当然可以,那就先谢谢姑姑了!”

    盛笃行直接应答了想下来,笑着看向薛丁玲,他知道,这对于女人来说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谢谢姑姑!”

    原本薛丁玲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盛笃行却是直接应答,让自己无法推脱,便只好感谢。当然心中是无尽的欢喜,参加画展,这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简直是不敢想象,但是就这样轻易地能够进去。

    “这件事我也只是给你们说说,具体的还是需要你自己拿出实力,不过我看过你参赛的作品,很好,我相信我那个朋友也会很喜欢!”

    盛锦绣眼中满是笑意,她对于这些小辈总是充满了耐心。

    对于薛丁玲,自己来到这里之后,也是听慕晚瑜提起过,心中忍不住地泛起些许的疼惜,这样好的女孩,可得保护好。

    “当然,姑姑放心吧,我会努力的!”

    薛丁玲满是坚定,对于这件好不容易能够得到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放弃。

    晚餐过后,盛笃行和薛丁玲并没有逗留,而是直接离开,回到了他们蜗居的屋子之中。

    而对于薛丁玲来说,这两天的惊喜过于庞大,先是自己的作品获得了名次,而且真正地来说,算是青年组的第一,今日的自己还得到了一个能够将作品参加画展的机会,她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像是浸泡在滚烫热血之中,难以平复,在回到家后,便直接来到了闲置依旧的画房,准备沉浸下来。

    见状,盛笃行也知趣地不去打扰,洗漱完成后也去了书房,将这些日子落下的工作完成。

    看着上面手下发来的关于薛思娜的判决结果,眉眼逐渐地变得幽深。

    按照自己调查的关于薛思娜的情况,这个女人在国外的时候,就不干净,因为是年少出国,本就对诱-惑没有什么强大的自制力,在和周边的人相互接触过程中,更是浪迹在各种欢乐场所,对于原本想要追求的梦想直接抛弃,甚至于在别人的诱-惑之下,更是沾染上了难以戒掉的东西,再想要回头将自己的绘画拾起的时候,早已是为时已晚,没有了任何的作用,之后更是颓靡,这一次也不过是一个巧合,参加了这次的初赛,在看到薛丁玲的名字之后,便回到国内,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她自己一手造成,最终也只能够责怪自己。

    想来这些年在监-狱的日子也并不是很好过,为了追求刺激,竟然还敢往国内运输那些东西,简直就是在作死,也亏得自己发现及时,不然还真是害怕,那个疯狂的女人会对薛丁玲不利。

    关掉了信息,视线落在了工作邮件之上,紧了紧握住鼠标的手,深深地叹了口气。



 

    薛丁玲端坐在画板之前,逐渐地将心情平复,面对着眼前的这张白纸,薛丁玲只觉得眼前恍惚,各种五彩斑斓的颜色都在自己的眼前晃悠,让人难以适应,迷离了双眼,让自己的心不断地掀起波澜。

    就在她准备执笔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看着是一串陌生的号码,眼神微眯。

    “你好。”

    最终还是接通,对于过去的她来说,这些号码可能就是自己的客户,很多都是通过网上社交平台知道的自己,需要自己帮忙画东西。

    “丁玲!”

    一道低哑的男声响起,在薛丁玲的耳边转了个圈,让她终于是意识到了,这是自己好久未曾联系的大哥。

    “大哥?”

    “怎么,这才多久没有联系,你就认不出来我了?”

    薛丁曈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调侃,即便是隔着手机,让薛丁玲也能够立刻在眼前浮现起自家的大哥现在的模样,一定是眯着眼,唇角勾起,那种和煦的感觉瞬间将对话之人笼罩。

    “大哥,你也知道是多久了啊!”

    “怎么一直都不联系我啊!而且还时不时地换手机号码!”

    “您这是故意地不想让我们知道吗?”

    薛丁玲在自己的大哥面前可是没有任何遮掩地撒娇着,语气带着些许的不满,但是心中却还是欢愉不已。

    原本这两天的快乐事情就很多,现在大哥给自己打电话来了,那更是开心。

    “在这边有些不方便,我这个工作需要辗转很多国家,所以这换手机号也是必要的!”

    薛丁曈的声音不紧不慢,心中对于自家的妹妹满是宠溺。

    薛丁玲哪会不知道这是哥哥在随意地糊弄自己,哪会有因为换个国家就立马换张手机号的操作,况且往往是给自己打过一次电话之后,就立马回拨,直接空号。

    有时候,自己都不得不去怀疑,自家的大哥是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生意,不然哪会这样勤快地换手机号。

    不过从小对于大哥的信任,让自己还是坚定地相信,大哥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

    “这次你会回来吗?”

    薛丁玲并不在乎这些事情,她只关心,已经近五年都未曾见过一面的大哥,这一次会不会回来。

    这么久了,她都快要忘记大哥的样貌了。

    “这次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要跟你说,明天我就会回来!”

    “要不要来机场接我啊?”

    薛丁曈语气欢快,那边的声音静谧不已,似乎还能够听到夏日的蝉鸣,伴随着男人的话语,直接传递到了薛丁玲的耳边,瞬间在她的脑中描绘出了一副画景。

  这个时候的薛丁玲才意识到,这一次自家大哥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显示的号码并不是夹杂着一连串的号码。

    “你在国内了?”

    薛丁玲语气激动,将手中的画笔放下,直接站起身,视线看着窗外的幽黑,眼中的光亮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更是耀眼。

    “这才反应过来,还真是难为你了!”

    薛丁曈的语气之中满是宠溺,手指轻敲着桌前的茶杯,眸中满是笑意,“明天下午三点左右,机场见!”

    “好的!哥哥!”

    薛丁玲立马应答,然后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连忙追问,“大哥,这次回来,你准备待多久?”

    “唔,要是可以的话,我会在这里待上几年吧!”

    “几年?”

    “大哥你不准备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