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口述我和子的性关系)全目录阅读

2021-09-03 16:21:29情感专区
“那我倒是要看看,今后的你是不是这样,我不可能会一直守在你们的身边,但是一旦让我知道丁玲有什么委屈,你没有能够保护好她,我即便是棒打鸳鸯,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

“那我倒是要看看,今后的你是不是这样,我不可能会一直守在你们的身边,但是一旦让我知道丁玲有什么委屈,你没有能够保护好她,我即便是棒打鸳鸯,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

    薛丁曈的声音之中带着无尽的坚定,对于薛丁玲这个妹妹,他是认真的,从小,母亲生下她之后,自己就已经被告知,要好好地对她,要保护好她,那个时候的母亲就像是预料到了自己不久之后会逝世的消息一般,不断地叮嘱着也不过是不到五岁的自己。

    但是对于自己来说,不到两年的叮嘱,已经化为了一种责任,尤其是见证了父亲的一系列事情之后,对于薛家更是一种厌恶,这个家族,原本是自己最为珍惜的地方,因为那里有着母亲生活过的痕迹,有着自己和薛丁玲一起玩耍的欢声笑语,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被薛怀仁和进到薛家来的汪琬母子所破坏,将属于母亲的气息全部都清除,逐渐地变得肮脏,不堪,所有的一切都充斥着污秽。

    而唯一能够让自己还能够想象得到来到桑城的就是,薛丁玲,自己的妹妹!

    这是自己能够在国外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他希望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能够保护好她。

    但是就在昨天晚上,自己竟是知道了一个让自己的心震动的消息,自己的妹妹结婚了。

    而结婚的对象就是这个盛家的长子,盛笃行,对于这个男人,自己过去只是在别人的口中听说过,盛家是桑城的大家,其父亲盛家桐是x国强有力的一个组织的老大,虽说和自己并不属于同一个部门,但是都是为了国家效力,这样的身份,让自己对于盛家并没有什么可指摘的,况且,就自己在桑城的记忆之中,盛家相对于龙家来说,没有那么多的丑闻。

    这是一种放心,但是也仅仅是对这个家族的放心,他所需要的,是对薛丁玲的真心,一种永远不变的真心。

    盛笃行自己并不了解,尤其是今天一下飞机之后的见面,就让自己产生了很是强烈的不满和敌意,不可否认,这种情绪更多的是因为薛丁玲被一个自己并不知晓的一个男人抢走的愤懑。

    但是对于自己来说,盛笃行还需要考察。

    好听的话语,谁不会说,但是最为重要的,是对薛丁玲能够一心一意,口说无凭,他决定还是得好好地规划一下,看看这个盛笃行是不是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说一般,是真的欢喜妹妹。

    对于薛丁曈的质疑,盛笃行并没有辩驳,他知道,这是身为哥哥对自己的妹妹的一种保护和责任。

    所以直至吃饭结束,他也没有再主动地和薛丁曈产生过冲突。

    将薛丁曈送去了酒店之后,便驱车带着薛丁玲回家。

    “你没事和我哥互呛,是什么意思?”

    薛丁玲的声音之中带着这些的不满,对于盛笃行的行为,自己的确是有些不满,从机场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处在爆发的边缘,明明都是为了自己好,为什么偏偏要这样争锋相对,不懂得退让。况且这可是相当于带着盛笃行第一次见自己的亲人,这样的表现,若是去了母亲的墓地,怕不是要被母亲给骂出来。

    不过其实此时的她已经不再生气,反而是觉得好笑,对于这样的原本应该是精英一般的人,见面之后的碰撞,竟然会是这样的好笑,如同孩子抢食一般的可爱,没有任何的章法,让自己在哭笑不得的边缘徘徊。

    “我以为,……”

    盛笃行说着,小心地觑了一眼薛丁玲,这才继续道:“我以为,他不会同意我和你在一起。”

    “呵呵呵,你若是害怕他不会同意,不应该更是谄媚,给他不停地恭维吗,怎么会对着干,还能够像个幼稚园的孩子一样斗嘴?”

    薛丁玲直接拆穿了盛笃行的维护中那个,神情之中满是不屑,对于男人这样的行为带着些许的不满。

    就那样的行为,若是自己不去解释,不去掺和,是不是就会一直互相掐架下去。

    那么自己让盛笃行和薛丁曈见面的意义又是什么。

    真是让人难以琢磨!


 

    “这,我这不是害怕会丢了面子吗?”

    盛笃行的声音有些小,看向薛丁玲的时候,带着更多的一种胆怯,似乎是害怕女人会因为这种事情来说教自己,会嫌弃自己。

    “丁玲,你会不会生我的气了吧?”

    盛笃行不放心地问了一句,神情之中满是紧张,他想要看向身旁的女人,但是此时的他正在开车,道路上车流不断,不敢将薛丁玲的生命开玩笑。

    薛丁玲倒是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在四周看了看,视线最终落在了身后的座椅上,同时身子开始动作,盛笃行还以为女人是要找什么东西,车速放慢,利用余光观察着,最终忍不住地询问,“丁玲,你这是干什么呢?”

    “看不出来?”

    薛丁玲语气淡淡的,并没有回头看盛笃行,只是顺势直接跨坐在了后座之上,将背直接靠在了身后,然后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才继续道:“和你隔开一定的距离,我怕忍不住地想要打你!”

    “我不怕的!”

    盛笃行连忙解释,他原本还以为是自己是真的做出了什么事,让薛丁玲这样的嫌弃自己,亦或是说,薛丁玲是什么东西拉在了后座,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种事。

    “呵!”

    薛丁玲冷笑了一声,神情之中带着些许的不屑和嫌弃,“你真是够傻够呆的,我怕你看我看得出了车祸,总行了吧!”

    “现在我坐在后面,你难道还能够回头看我?”

    薛丁玲的语气之中的带着些许的笑意,让盛笃行很轻易地就捕捉到,终是将胸口一直提着的心缓缓地放下,但是还是没有忍住,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有些气鼓鼓的薛丁玲,嘴角微勾,眸中满是笑意,“是的!”

    很是认真地同意着薛丁玲的话,但是这个时候的薛丁玲也同样地注意到了男人的动作,瞬间就泄了气。

    终是回到了家中,对于今日发生的事情,盛笃行在之后的路程之中好好地反省了一下,对于今天自己的作为,的确是有些不满,即便是因为关心薛丁玲,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来和她最为亲密的大哥对着干,甚至还没有丝毫想让的迹象。

    他想,的确,今天若不是薛丁玲阻止,自己直到两个人分别的时候,都不会有什么和谐相处的画面出现,心中忍不住地有些后悔,那股郁闷堵在胸口,急需要疏通。

    “丁玲,我错了!”

    盛笃行借着酒劲将头窝在薛丁玲的肩颈处,时不时地蹭一下,眼中的神情迷离。

    薛丁玲有些怀疑地看了眼放置在桌上的那杯喝了不到半杯的红酒,这么容易就醉了?之前自己怎么没有察觉到?

    就在她还在怀疑盛笃行是不是在装模作样的时候,就感受到自己的脖颈处一下又一下的温热的气体刺激着,连带着自己的心都有些慌乱了起来,神情不由地紧绷。

    伸出手,轻轻地拍打着盛笃行的脸颊,“笃行,笃行,你这是醉了?”

    语气温柔,带着些许的颤抖。

    盛笃行只觉得神思恍惚,薛丁玲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虚空之中传来,似乎是在说着,自己醉了。

    他可没有醉!怎么会醉呢!

    他可是千杯不倒!

    但是张了张口,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嘴巴,难以发出任何的声响。

原本他以为自己能够坚持,对于酒类,自己一般都是喝的特制的酒品,基本上都是没有度数的酒,在初中的时候,盛笃行就发现了自己滴酒便能够倒下的事实,那个时候,自己因为这件事还被自己的母亲笑话的好久,这种事情,对于当时的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显然,在母亲的嘲笑下,自己总是会产生怀疑,认为酒量是可以锻炼,就偷偷摸摸地趁着父亲不在家,将他珍藏的酒直接拿出,每天晚上都会抿上一小口,当然,在喝完之后的自己,就再也没有了意识,那种失去了记忆的代价,就是直到自己断断续续地喝完了一瓶之后,终于被母亲发现,被狠狠地惩罚了一段时间,自此之后的他,终于是明白,就自己现在的这个体质,基本上是和酒类无缘。

    所有工作场合的酒类,基本上都是由水代替,亦或是用特制的如同酒类模样的产品代替,即便是被发现,别人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自己是盛家的人。

    但是今天的他有些郁闷,便再次打开了自己放置特制酒类的柜子,拿出了一瓶,准备以此来假装喝醉,寻求薛丁玲的原谅,但是没有想到,这是谁给自己放进去了一瓶真的,只是在抿了一口之后,也难以察觉,直至自己的眼前越发地恍惚,身上燥热不已,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这杯酒给坑了。

    至于罪魁祸首,当然是慕晚瑜了。

    身为母亲,当然是需要给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创造良好的二人世界,家中还喝什么假酒,直接来真的,让他们二人好好地享受一番,不是更好!

    对此,慕晚瑜是认真的,也是专业的!

    当然,这个时候的盛笃行是不会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