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师,你的兔子好大好粉/少妇挑战两个黑鬼

2021-09-03 16:20:33情感专区
薛丁玲见盛笃行没有任何的动静,便动了动手,想要将身上的这个男人直接推开,在一起这么久了,薛丁玲的记忆之中,似乎身边的这个男人的确是没有喝过酒,不过当时自己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

薛丁玲见盛笃行没有任何的动静,便动了动手,想要将身上的这个男人直接推开,在一起这么久了,薛丁玲的记忆之中,似乎身边的这个男人的确是没有喝过酒,不过当时自己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参加自己妹妹的婚礼,不应该是喝过酒吗,难道真的是这么容易醉?

    不可能吧?堂堂盛家章子,怎么可能会被一杯酒,不,是一口酒,就直接放倒?

    薛丁玲戳了戳男人的胸膛,见到盛笃行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神情之中夹杂着些许的迷茫,这是什么意思?

    不会的!

    心中还在安慰着自己,这要是醉了,那自己今后可是有嘲笑他 的点了!

    “笃行?”

    小声地叫了一声。

    盛笃行的身子一颤,继续蹭了蹭薛丁玲的脖颈,就是不下去,神情带着些许的满足,露出的半边脸上还夹杂着一块坨红。

    “嗯?”

    盛笃行的声音更小,要不是因为凑在薛丁玲的耳边,她还真是怀疑,自己能不能够听到这一句回应。

    “你醉了吗?”

    “还是想睡觉了?”

    薛丁玲耐心地回应着,这是第一次见到盛笃行这般模样,她担心是不是因为今天的事情他有些难过,自己回来的时候还那样地和他开玩笑。

    “没有,……”

    就在薛丁玲再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盛笃行继续道:“是的!”

    什么玩意儿?

    薛丁玲眼中满是疑惑,使劲地回忆了一下刚刚两个人的对话,终于是弄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不禁露出些许的苦笑,这个男人,还真是有点可爱!

    不过此时的她也能够确定,盛笃行是真的喝醉了!

    伸手用力地对着盛笃行一推,就看着他从自己的身上,直挺挺地倒在 了沙发上。

    面容满是粉红,正是喝醉了的模样。

    视线再次疑惑地看向了桌面的那杯酒,这么容易醉还是说,这个酒的度数很高?

    薛丁玲缓缓地伸出手,将那杯酒直接端起,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嗯,就是酒味,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显然,这并不足以让人醉。

    等了良久,也不见自己有什么反应,薛丁玲终于是能够确定,盛笃行就是个一杯倒!

    这样想着,看向躺在沙发之上一动不动的男人的视线之中就夹杂着些许的笑意,真是惊喜啊!

    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盛笃行,你可算是让我抓住了把柄!

    不过,你现在这样还真是令人欢喜,真是可爱!


 

    “笃行,笃行,醒醒,我们去床上睡好不好?”

    薛丁玲蹲在男人的身边,伸出手,轻轻地拍打是着男人的脸颊,神情带着些许的欢愉,眼中的晶莹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闪亮。

    盛笃行颤抖着睫毛,他想要费力地睁开眼,但是最终也只能够模糊地看到一片阴影,但是通过长久相处的气息来看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妻子,是自己信任的人,是薛丁玲。

    他想要出声,他感觉自己有些发热,脑袋还有些模糊不清,似乎是陷入了火炉之中,让人难以挣脱而出,那种燥郁和闷热,让他想要找面前的 这个女人发泄。

    但是奈何,即便是如此,他也只能够尽量地维持着简便的清明,对于此,难以做出更多的回应。

    终于,艰难地伸出手,搭放在了女人的身上,依旧难以说出话语,只是神情中夹杂着些许的狰狞。

    薛丁玲看出了男人的想法,便伸出手,直接握住了他的手,将其搭放在自己的肩上,然后转身,低声道:“来,上来,我带你去床上睡觉!”

    “快来!”

    一边说着,一边将盛笃行用力地往自己的身上搭放着,终于,是感受到了难以维持的重力,艰难地迈着 步子 ,朝着卧室走去。

    这个时候的她竟然是有些后悔,刚刚怎么不直接在卧室喝酒呢?

    不过此刻的她近乎所有的气力都已经被背上的这一人所消耗,只能够尽力用往前拖曳着,此刻的盛笃行的脚应该是直接在地上,但是也并没有任何的办法,她只能够这样。

    终于,是将卧室的门直接用头抵开,粗喘着气,脸色涨红,她没有想到,今天的结局会是以这样的事情来结尾,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但是此刻的盛笃行却像是失去了什么一般,用力地挣扎着,他其实是感受到了脚步的疼痛,想要抬起,但是奈何,现在自己这样的姿势,几乎是难以想象,怎么能够找到一个可以搁置的地方,所以他不断地哼唧着,想要挣脱开薛丁玲 的束缚。

    “盛笃行!”

    薛丁玲实在是忍不住,原本自己就累得不行,现在这个男人竟然还这样地动作,一点都不配合,心中的 一股气瞬间爆发,大声吼了一句。

    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被震慑住了,瞬间,盛笃行便不再动作,老老实实地任由女人拖着走。

    用力地将盛笃行扔在了床上,而薛丁玲也同样地因为惯性,也被甩在了床上,压在了盛笃行的身上。

    只是稍稍地翻滚了一下,便和盛笃行分开,粗喘着气,也不动作。

    薛丁玲可是没有想到,将一个醉鬼从客厅拖到卧室竟然会是这么的艰难。

    也怪自己,过于认真,要是可以,直接给他扔在楼下沙发上睡一晚也不会有什么事,再不济,扔在一楼客房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样的行为对于现在的自己来看,似乎就是交了一场智商税,终于是喘匀了气,直接趴在床上,凑到了盛笃行的身边,看着男人老老实实地睡在上面的模样,眼中满是笑意。

    就当是自己蠢吧,但是我很开心!

    伸出手,缓缓地顺着男人的眉眼临摹着,薛丁玲眼中的欢愉越发地浓郁,那种深情,若是清醒时候的盛笃行看到了,一定是极为动心。

    还真是让人难以琢磨啊你盛笃行,和你在一起越久,就越是觉得你就像是一个宝藏,永远都翻不完,永远都会有各种新鲜的 事情来不断地招惹着我,吸引着我的注意,那种能够将我一下就抓住了眼球的行为和事情,似乎你就已经将我深深地吸引在了身边,再难挣脱。

“丁玲?”

    薛丁玲的手一顿,浑身紧绷,几乎是后背在瞬间就冒出了些许的细密汗水,视线紧盯着床上的男人,在观察着,男人是不是醒了。

    视线一分一秒地过去,就是压抑的呼吸都已经憋闷不住地费力呼吸着,盛笃行依旧是没有反应。

    薛丁玲终是松了口气,看着盛笃行的眸中既带着些许的无奈,更为浓郁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深爱,对于这个男人,自己还真是时不时地就会被吸引。

    即便是昏睡了过去,竟然还是会叫出自己的名字。

    对于自己的大哥的疑问和担忧,她想,她会相信盛笃行,相信他会对自己一直好下去。

    就在她准备离开床铺,去浴室洗漱一番的时候,就看到了盛笃行此时已经睁开了眼,紧盯着自己,那双黑眸之中没有面对着生意上的时候的那种狡诈,也没有面对陌生人的警惕和防备,只有纯净的一片 ,就像是如同纯净苍穹之中的污垢之水一般,没有丝毫的杂质,只是一眼,就让自己沦陷。

    “笃行,你怎么了?”

    薛丁玲吞咽了一下口水,小心地看着盛笃行问话,眸中带着些许的欢愉,她竟有些难以去触碰男人望向自己的时候 ,那种执念的神情,几乎是要将自己直接吸进去。

    “刚刚你摸我了!”

    盛笃行的声音淡淡的,但是却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在薛丁玲听来,却是有些不好意思,不知从哪里升腾起来的热量,将脸颊瞬间涨红,在床边之外的脚趾在不住地蜷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