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好看(教官不要你下面好大)全章节阅读

2021-09-03 16:19:36情感专区
“我没有。” 薛丁玲低垂下了眉眼,不敢去看男人的视线,她知道现在的盛笃行是喝醉了,只不过是半途醒来,但是不知为何,在面对现在这样的他的时候,自己还是忍不住地慌乱

“我没有。”

    薛丁玲低垂下了眉眼,不敢去看男人的视线,她知道现在的盛笃行是喝醉了,只不过是半途醒来,但是不知为何,在面对现在这样的他的时候,自己还是忍不住地慌乱。

    “你摸我了!”

    “我没有!”

    “你摸我了!”

    ……

    两个人就像是小学生斗嘴一般,互不相让,但是等薛丁玲意识到的时候,此刻的她已经是面色通红,几乎是已经和盛笃行紧紧地贴合在了一起。

    “行,我是摸你了!”

    薛丁玲终于是不再狡辩,承认了下来,但是视线却是看在盛笃行的身上,“你既然醒了,就赶紧去洗澡,然后再睡觉!”

    “……”

    看着因为自己的一句话,瞬间就闭上了眼的盛笃行,薛丁玲的心中不知为何,一种无语的感觉瞬间就显露了出来,真是没有想到你这个盛家的长子,竟然还会耍赖!

    “盛笃行, 你是认真的?”

    威胁的语气一出来,薛丁玲就感觉到身下的男人瞬间浑身紧绷,眸中不禁显露出了些许的笑意,对于这个男人,自己真是越接触,越是感到无尽 的欢愉。

    “我马上去!”

    盛笃行猛地睁开眼,认真地看着薛丁玲。

    “嗯!”

    很是满意自己的这种威慑力,但是显然,心中更多的是一种羞涩,对于男人这般宠溺着自己的欢愉和激动。

    “啊!”

    就在薛丁玲的心中感受到些许的轻松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一阵腾空的感觉袭来,不由得紧闭着双眼,只能够感受到自己此时正在被人抱着,并且正在移动。

    “盛笃行,你想要干什么?”

    薛丁玲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被盛笃行抱着,不由得紧张地询问。

    “刚刚你摸了我,我要还会来。”

    盛笃行看向了薛丁玲,并对着她眯着眼笑了起来。

    什么意思?

    看着周边,此时的他们已经来到了浴室,这里比外面狭小的环境,让薛丁玲不知为何有些憋闷,过去的自己可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当初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可是感觉这个浴室比自己之前居住的客厅还要大呢!

    心中来不及疑惑,就被盛笃行直接放在了浴缸之中,想要站起,但是不想,却被男人直接伸出按住。

    “今天是我的错,丁玲,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了!”

    盛笃行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坚定,看着薛丁玲的模样,眼中的亮光闪烁。


 

    “所以呢?”

    薛丁玲不明白将自己带到这里来的目的,难道就是想要让自己洗个澡?

    “让我来为你服务一次吧!”

    盛笃行不知道自己说出的话是有多么的刺激,但是对于唯一的听众,同时也是对象来说,薛丁玲只感觉自己的心中一阵酥麻闪烁,不断地渗透出各种难以平静的因子。

    她瞪大了眼看着面前的 这个男人,神情之中夹杂着些许的迷惑,“盛笃行,你这是认真的?”

    “当然!”

    对于盛笃行来说,这种事情并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况且,为自己喜欢的 人服务不是更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男人回答的这么正常迅速,倒是让薛丁玲显得自己有些扭捏了,她再次吞咽了一下口水。

    视线看向一旁的镜子,能够看出,自己脸上带着的红润,那种羞涩的自己,难以想象,自己竟会因为盛笃行这般的心跳加速,这样的沉迷。她想,幸好自己遇见了这个男人,不然直至现在的自己可能都还在守着那一间屋子,没有任何的进展。

    感受了来自薛丁玲炙热的气息,盛笃行缓缓地伸出手,将浴缸中的水龙头开启,温热 的水流缓缓地流淌着。

    “哎,衣服!”

    薛丁玲惊呼,想要站起身,但是却再次被盛笃行直接按下。

    眼中不禁带着些许的不满,似乎是在控诉着男人怎么不先让自己脱衣服,这样湿漉漉地粘在身上的感觉会很不舒服。

    “我来!”

    盛笃行的话语并没有很急切,依旧是淡淡的,神情之中夹杂着更多的炙热和压抑的欲-望。

    显然,两人都知道接下来的他们将会经历什么,但是并没有任何的反抗来冲破这一氛围。

    盛笃行缓缓地伸出手,开始解开薛丁玲的衣物,这样的动作,在薛丁玲的眼中,逐渐地被放大,逐渐地被放慢,那种被人支配掌控的战栗,让她的心中产生了些许的慌乱,但是很快,就沉溺进了盛笃行深情的目光之中。

    不知何时,薛丁玲身上的衣服都被凌乱地扔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之上,浑身赤-裸地躺在浴缸之中,看着盛笃行的眸中,带着近乎能够点燃任何物品的炙热。

    同样的,盛笃行的神情也是极为炙热,看向薛丁玲的视线,就像是被加到了高温烫伤级别的是视线,让薛丁玲不断地被点燃。

    两个人都没有急着来破坏这一时刻的温煦,而是互相对视着,眼中的深情,几乎是要融化成水,将人沉溺。

    终于,像是忍受不住了一般,两个人终是相拥在一起,互相吻着,发出的喟叹,让整个浴室之中的气氛再次涨到了最高点,不断的水流声响起,伴随着压抑的呻-吟-声,很快在屋子之中兴成了一首交响乐。

  时间过得很快,这些天,因为参加画展的缘故,薛丁玲几乎是一直都在往齐老那边跑,而薛丁曈原本是来找过薛丁玲,想要单独地询问一下关于盛笃行的问题,但是在看到院子之中,殷勤地给薛丁玲喂着食物的盛笃行,不知道为何,那一刻,他竟是有些难以说出口。

    便也就不了了之,不过几乎也会隔上一两天来看望一次。

    终于,在一个月后,薛丁玲参加画展的作品终于是得到了完善,一共三幅作品,都已经通过了那位画展老师的肯定,而在一周之后,便可以直接举行。

    而在今天,盛笃行带着薛丁玲,当然还有那三幅作品,直接来到了画展中心,提前进行展示。

    在这里,薛丁玲终于是见到了画展老师本人,没有想到和盛锦绣姑姑关系还真是不错的叔叔举办,被称作为魏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