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女人自熨)全章节阅读

2021-09-03 16:16:32情感专区
温涵不明白他说的意思。 “段阳到底怎么了?” 这样的段阳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段阳不知道怎么和她讲,现在要是和她讲了,她是不是会疯掉,她那

 温涵不明白他说的意思。

        “段阳到底怎么了?”

        这样的段阳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段阳不知道怎么和她讲,现在要是和她讲了,她是不是会疯掉,她那么喜欢小孩子的一个人,突然告诉她,以后会很难怀孕……

        只是抱着她,“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温涵只是笑着,把自己的身体挪出来。

        “段阳,你今天怎么了,说话好奇怪。”

        段阳很好收起了眼底的思绪,“没事,就是觉得对你太多愧疚了。”

        “我打了电话给你爸妈,他们等下应该会过来。”

        温涵眼神闪了一下,抿唇道:“你等下就离开吧,我怕我怕我爸妈又会和你说什么过分的话。”

        段阳安抚她坐下,“好了,你就好好安心休息吧,你爸妈那边我来处理。”

        不久时,温父温母来了。

        劈头盖脸就朝段阳一顿骂,“我把女儿交给你,你就是对这么对我女儿的,还敢动手打我女儿。”

        “今儿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温父是个急性子,说不了两句就动手。

        段阳没有还手,咬牙接了下来。

        “是我没有照顾好涵涵……”

        看着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温涵急的不行    ,“爸,不要打了,我没事,真的没事,段阳他只是误伤。”

        温父根本没听她的,下手一下比一下重。

        温母直接开口,“段阳,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和我女儿在一起,没出息只会打女人的男人,我们要不起。”

        “我女儿最好是没有什么大碍,要是有什么大碍,你就死定了。”

        温母走了过来,扯着大嗓门打断他们,“老温和他说什么废话,这件事没得商量的余地,赔钱,然后直接滚蛋。”

        好一招过河拆桥。

        段阳自知理亏,但是要他离开温涵绝对不可能。

        温涵父母这样,就是因为他没有帮温豪,所以才想着出了这件事,正好一脚把他踹开了。

        他的一在隐忍,让温涵怒火更加高涨一个点。

        “够了,你们不要再逼他了,这事是我的问题,不关段阳的事,你们要是在逼他的话,你们以后要是再想让我做任何事,都不可能了。”

        这是温涵说得最认真的一次。

        看得出她现在很绝望,有这样一对父母,时时刻刻无不想着吸她的血喝。

        温母哭天喊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呀呀,大家快来看啊,不要良心的小白眼狼,跟着外面的野男人,都不要父母了,快来看嘞……”

        温母的大嗓门吸引了不少视,过路的人纷纷止不住多看了两眼。


 

        但是没有一个上前阻止的。

        看着温涵那眼神多了几分鄙夷。

        温涵不想解释,因为解释太多了,他们不听也没有办法。

        她已经决定好了,等温豪的那边的事解决了,她就是和脱离温家的掌控,自己和段阳两个人好好过日子。

        沈家。

        沈韫挂着伤回到了沈家。

        沈夫人看到了,皱眉问了两句,“你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沈韫愣了一下,然后恭敬有礼回道:“不小心磕到的,谢谢夫人关心。”

        在沈家,沈韫一直称呼夫人,只有沈陶冶再的时候,才会叫妈。

        沈夫人摆了摆手,有些疲倦道:“好了,以后也别叫我什么夫人了,你就和蔷薇他们叫我妈就好了。”

        沈韫表情依旧是淡淡,“嗯,妈。”

        沈蔷薇从楼上走了下来,还带着一个女人,从这里往上面看,应该是刚刚从沈韫房间出来的。

        看到这里,不由得沈韫脸色一沉。

        那女人看到沈韫,眼里像是看着玩物的眼神,很是炙热,“你就是沈韫?”

        沈夫人笑呵着过来介绍,“韫儿,这是陈小姐。”

        “陈小姐,这是我的三儿子小韫。”

        一双白细的手大胆摸了摸沈韫的手,眼角有些小细纹,一笑就更加明显了,“我很喜欢你,沈韫。”

        沈韫听到这露骨的话,脸色瞬间变了。

        把手缩了回来。

        这使得沈夫人和那陈小姐的面色微微有些变了。

        还是沈蔷薇开口打的圆场,“沈韫,陈小姐喜欢你是你的福气,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到了结婚的年纪,你看看合适吗?要是合适的话就同意了,人家陈小姐家大业大,你绝对吃不了亏。”

        这敢情是想把自己买了。

        在这个家本来就让他难以喘气,他只想平安度过此生,他们竟然还要这么来逼他。

        第一次,沈韫拒绝了,“不用了,谢谢夫人的好意,沈韫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沈韫本来是直接拒绝的,但是怕他们继续打其他主意,索性就直接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

        这句话一出,那陈小姐点燃了一根烟,抽了起来,眼里带着轻蔑,“沈先生,你娶了我,你不仅能拿到市面上正在竞争的那块地皮,就连陈家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都会归你名下所有。”

 “这么好的机会,你确定要放弃吗?”

        沈韫还是那句话,“不用了,谢谢。”

        沈夫人脸色黑沉了下来,“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也不要这么果断拒绝人家女孩子,好了,你竟然不想的话就算了。”

        沈蔷薇眼神有些怒火看着沈韫,“沈韫,你怎么回事,这么好的机会,千载难逢,你居然……你简直要气死我。”

        沈韫唇角露出的淡淡的冷笑,“二姐,别说我了,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沈蔷薇在家里,向来都是娇娇姐的存在,从来都是沈韫受着,什么时候轮到沈韫这个私生子来嘲笑自己了。

        当即就一巴掌打了过去,“沈韫,你说什么呢?有种再说一遍。”

        沈韫受下了那一巴掌,没有吭声。

        沈夫人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好了,蔷薇你也是,这么大了,还打弟弟,你这个性子啊,也该改改了。”

        虽然字里句李都看着像是在维护沈韫一样,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不过是说说而已。

        哪位陈小姐开口替沈韫不平了起来,“怎么说,沈韫也是我陈丽丽看上的男人,沈蔷薇你也太过分了。”

        她过来伸手就要去挽沈韫,但是被沈韫躲开了。

        沈蔷薇嗤笑一声,“陈丽丽,你看你处处为他说话,但是他有没有领你情呢?”

        沈韫红了眼眶,被他们这样羞辱。

        但是寄人篱下,他只能是咬紧牙关,自己咽下所有气。

        楼下很吵,骆音被吵醒了。

        “怎么回事,是谁再吵?”

        沈蔷薇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没事,就是我妈为沈韫找到了一门好亲事,沈韫不领情。”

        骆音淡淡看了看这两位当事人,沈韫还有哪位奔三的陈小姐。

        目光又看了看一脸淡漠的沈夫人,看来这位沈夫人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想到沈韫和沈昭关系好像还不错,合着骆音对沈韫态度好了不少,“你要是不喜欢拒绝就是了,如果拒绝不了的话,可以和我说,我帮你。”

        “谢谢骆小姐,我已经没事了。”

        像是这样强买强卖的人,骆音自身也是很讨厌的。

        沈蔷薇见骆音为沈韫出面,有些不服气了起来,“师姐,你帮着他做什么,你都不知道他刚才看我的眼神,恨不得杀了我。”

        “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我们沈家白养他这么大了。”

        “妈,你说是不是。”

        沈夫人的态度依旧是耐人寻味,“好了,既然他不想的话,就算了吧  。”

        “陈小姐麻烦你走过来一趟了。”

        那位陈小姐却不然,她还没有死心,笑眯眯道:“这倒是没有,不过我应该还会来。”

        沈韫直接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