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湿透)全文阅读

2021-09-03 16:11:31情感专区
一句话让两三道视线看了过来。 段阳一点儿也没有露出破绽,笑了笑道:“备孕不可以抽烟。” “你要结婚了?” 胡涛难以置信看着他

   一句话让两三道视线看了过来。

        段阳一点儿也没有露出破绽,笑了笑道:“备孕不可以抽烟。”

        “你要结婚了?”

        胡涛难以置信看着他问。

        段阳想到自己和温涵,脸上溢出一抹笑,“嗯,差不多了,我们俩现在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是和温涵吗?”

        “除了她,你觉得还会有谁?”

        胡涛之前追求过温涵,但是因为身上那流里流气的样子,人就给拒绝了。

        他做了不少坏事。

        胡涛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睁开眼道:“我之前做了蛮多对不起她的事,你帮我向他道声歉。”

        段阳抿唇淡淡道:“这是你自己的事,你应该自己亲自和她说,还有多久能出来。”

        胡涛看了看旁边的狱警,问他,“我还有多久可以出狱。”

        “三年零五个月。”

        “听到了吧,三年啊,你可不能向我一样做这种傻事,坐牢就一辈子毁了。”

        “这你可就多心了,我是绝对不会做那种事的,我还有外婆还有老婆要养。”

        “你现在戒掉没有?”

        胡涛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在段阳说第二遍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  ,他撩开自己的衣袖,“你说呢?”

        上面满是伤痕,新伤旧伤。

        乍一眼看上去,触目惊心。

        段阳眉头皱了起来,“监狱里面有刑罚吗?”

        “没有,这是瘾发作了,自己伤的,这玩意一旦上瘾了,就跟要命似的,不过你被担心我现在已经再戒了。”

        聊了许久,段阳才从禁毒所出来。

        突然之间烟瘾又犯了,他控制不住拿出了一根点上,待一根抽完了,他还有些意犹未尽,将烟头丢进了,小河了,他才离去。

        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戒掉,绝对不能让温涵知道,要是她知道了,一定会和自己分开的。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到了一个小巷子里头。

        阴森森的,段阳有些心里发慌了起来。

        只是一瞬间,就从角落里出来十来个拿着钢管的男人,朝他步步靠近。

        一个男人从中间走出来,那男人段阳看着有几分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响起,“好小子,可算是让我布到你了,现在看你往哪儿跑。”

        这声音一出,段阳瞬间就想了起来,这不是那个怂包吗?

        看来这怂包还是有两下子,找了这么多人过来。



 

        一个男人抡起拳头不由分说就朝段阳一拳打了过来,“就是你小子敢欺负我家少爷。”

        “打听过我名号没有,敢动我家少爷,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狗东西。”

        段阳还没有缓过来,背后又是狠狠踹了一脚。

        他好不容易快要站起来的身体就被一脚踩死了下去。

        骆凡嘚瑟无比,双手环胸,小人得志模样,“你不是很能耐吗?有种现在过来打我呀。”

        “傻叉玩意,全部给我上。”

        一群人黑压压围了过来。

        段阳咬紧了牙关,双手抱着头不敢吭声半句,任由着血从头上流下来。

        要是换做往常,他一定打过去了。

        但是现在不同往时,他要是发出动静了,不小心惊动了警察,到时候就会被发现,到那时候就死定了。

        忍忍就过去了。

        他感觉眼前越来越黑了,身上那力道也是越来越小了  ,那群人也是有些怕了,要是惹出人命了,就不好收场了。

        骆凡气消差不多了,突然他坏念头又来了,让那些人把转一边,他解开裤子拉链。

        直接尿了段阳一脸,段阳登时就站起来,但是他身上使不出一丝力气,他眼睛怒火冲天,手指抓破了地板。

        这个仇,他记下了。

        他们全部都要给他等着。

        周围又是一声声嘲笑声不断。

        骆凡吐了口水,才离去。

        段阳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一点点从地上爬起来,他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这些人真是好样的。

        几个好心的路人看到了忍不住过来扶他,想要报警,都给段阳给吼走了。

        他走了好久好久,到直到出租屋那身影出去了,他才拧开锁进去。

        进去还没有来得及坐下,门又被打开了。

        是温涵忘记那作业本了。

        她看到段阳的惨样都震惊说不出话来了,“段阳,你……”

        本来被打就是很糗了,现在还被温涵看到了,他的自尊心一下子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当即抓着桌子上的茶杯就砸了过去,“滚出去。    ”

        温涵一个闪身躲开了  ,“段阳,你怎么了,是谁弄的,你先冷静下来好不好,我们慢慢说。”

        但是现在段阳,完全失去了理智。

        更不要说这种不理想的事了。

        段阳现在的样子狼狈至极,他不想让她看到,他这副狼狈丑陋的模样,为什么她也要这样来逼她。

        心里的小恶魔在操控着他,渐渐得段阳眼神变了,他像是换了一颗心脏似的,陌生害怕让人感到恐惧。

        “滚出去,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你,给劳资滚。”

 温涵没有离开,反之她看着现在的段阳心疼死了,为什么短短一会儿,就弄城了这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过去,试图安抚他体内暴躁的因子,段阳一掌推开了她,猝不及防,温涵后腰死死撞上了尖锐的墙角。

        她痛的直不起腰来,但是这还没有玩,段阳像是发疯的野兽一样,更加过分变本加厉了起来。

        拿着手上可以拿到的东西朝她砸去。

        温涵被砸到额头,鲜血顺着她的额角流下,触目惊心。

        但是她依旧没有放弃。

        “段阳,你听我说好不好,不要这样了,你这样我真的很害怕。”

        许是感受到了她的害怕,段阳意识渐渐回来了几分,他抱头痛苦万分,为什么,头会这么痛,就像是炸开了一眼。

        看着温涵被自己折腾遍体凌伤,他再也受不了这个刺激,跑发了疯的跑了出去。

        温涵想出去追,但是奈何段阳跑的太快,自己又站不起来,就没有追上前了。

        突然之间,门再次被打开。

        她欣喜若狂以为是段阳,看到的是房东还有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