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热门(校花系列合集)最新章节列表

2021-09-03 16:08:45情感专区
沈夫人准备去找王太太打麻将,就听到女儿的嚷嚷声,马上下来了。 “怎么了,又怎么了?” 这一天天的,不是这个在闹就是那个,要不是顾及骆音在,沈夫人早就发飙

沈夫人准备去找王太太打麻将,就听到女儿的嚷嚷声,马上下来了。

        “怎么了,又怎么了?”

        这一天天的,不是这个在闹就是那个,要不是顾及骆音在,沈夫人早就发飙了。

        沈蔷薇告状,“妈,你快来评评理,大哥要把师姐赶走?”

        沈夫人眉心一跳,这小祖宗又要干什么?

        “怎么了,这是?”

        沈昭不想废话,“妈,你不觉得就是她来了之后,蔷薇才变成这样的吗?”

        “大哥,你在瞎说什么,我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和骆音师姐无关,我不准你这么说她。”

        沈蔷薇挡在了骆音跟前。

        沈夫人和她们本来就是同一战线,“沈昭,你又在抽什么疯,你就算不喜欢音音也不能这么污蔑她,你……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骆音优雅的脸上挂着浅笑,“没事,夫人,这几日和你们住了几天,我已经很开心了,虽然我很喜欢沈昭,但是他既然对我无意的话,那就算了吧。”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对着谁说的,反正听着让人感觉心里怪不舒服的。

        沈昭并没有因为她这么说,就给她好脸色,“早这样多好。”

        “吴嫂帮骆小姐收拾东西吧。”

        吴嫂也是很喜欢这个骆小姐,彬彬有礼,尽显大家闺秀风范,只是可惜了,妾有意,郎无情。

        骆音上楼就要去收拾东西,沈夫人说什么也不让,拦住她。

        “我不准音音走,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沈昭?”

        沈昭无动于衷。

        沈蔷薇知道说动不了大哥,就自作主张打了电话给爷爷。

        那边沈老爷子放大了声音,“汤艳艳来接电话。”

        汤艳艳是沈夫人的名字,沈夫人平日里也是最怕这个老爷子了。

        幽怨看了一眼女儿,笑着脸接过了电话,“喂,爸,你找我?”

        沈蔷薇得意看了眼骆音。

        骆音不动声色笑了一下,像一个胜利者一样。

        沈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我听说骆小姐住在沈家,小昭让她走,你们不让?”

        沈夫人笑着道:“嗯,确实有这件事,小昭也老大不小了,这是他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加盟父母,我们自然得重视。”

        沈夫人这明显就是在避开话题。

        电话那头沈老先生冷冷笑了一下,“哦,那丫头啊,我倒是有些印象,长得倒是水灵好看。”

        听到老爷子夸自己,骆音止不住脸红了,按捺住心里的开心,她没有显露出来。

        沈夫人大喜,“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小昭这孩子就是不开通,爸,你自己说说看,这么好的婚事,哪里找是不是?”

        “嗯,骆小姐确实很优秀,可是小昭不喜欢就算了,不要强求,强扭的瓜不甜……”

        沈夫人笑容僵硬在脸上,“爸,你好像误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

        沈老爷子完全不顾及沈夫人的意思,打断她,“你的意思重要吗?我孙子想怎么就怎么?你要是喜欢,你就帮那混小子纳第二房。”

        “爸,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沈夫人着急着解释。

        但是电话那头,沈老爷子明显就是不想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了,“好了,都不要说了,骆小姐毕竟不是沈家人,留在沈家也不好,要是不小心传出去了,多难听。”

        “别人会怎么想我们沈家人,这件事我站小昭这边。”

        一句话终结。

        沈老爷子挂断了电话,一屋子的人除了沈昭外,所有人脸色都不是很好。

        沈昭理都没有理会他们,直接走了。

        骆音看着他迫不及待离开的背影,拳头紧紧捏起,她就真的这么让人讨厌吗?

        沈夫人安抚过来拉住她的手,“音音没事的,你放心这件事有我在,没问题的,老爷子他脾气向来是这样阴晴不定,你要学会习惯。”

        骆音温婉大气笑了笑,“嗯,我知道,谢谢阿姨。”

        “你这孩子,谢什么,马上就是一家人了,阿姨高兴还来不及呢?”

        骆音收拾东西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刻不容缓,她打了一个电话给瑞城的妈妈,“妈,我喜欢上一个男人,我想把公司基地到这边发展,你和爸说声,如果可以我想你们能过来。”

        那边,骆夫人一口应下,很开心道:“哪家男孩子,长得怎么样,让他入赘怎么样?”

        骆音冷淡拒绝了,“他是青城沈家大少爷。”

        骆夫人,眼睛一下就亮了,“沈家,好啊,等过两天妈妈就过去看你们啊。”

        骆音重重舒了一口气,“嗯,这件事就拜托你们了。”

        “能帮我的宝贝女儿做事,是妈妈的荣幸,怎么能说拜托呢?”

        瑞城骆家是除了名的护短,宠溺,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在骆家一视同仁,宠宠宠,没有偏视。

        “对了,你和你弟弟联系没有,这混小子偷偷跑去青城找你玩了,你要是看到了让他回我一个电话,急死人了。”

        骆夫人,说到自己儿子的时候有,有些恨铁不成钢,这孩子玩心太重,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

        骆凡出来喝水就听到妈妈的声音,马上跑了过来,声音软糯糯开口,“妈,我已经在姐姐这里了,你就放心好了,不要担心我,我很好。”

        骆夫人一言不合就骂了过去,“你这混小子,也不打一声招呼,万一被人拐卖了怎么办,下次不许这样了。”

        骆凡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说了两句就把手机给骆音了。

        比起骆凡的不成熟,骆音身上有那种成大事的架势。

        “音音啊,有需要就找妈妈,妈还有点事就先挂了。”

        骆音嗯了声,马上挂断了。


 

        那头,挂断电话的骆夫人,立马打了一个电话给丈夫。

        听到这一消息的骆父也是高兴不已,本来有块地标和他们竞争的对手就是沈家时,当时就撤了竞争。

        还抛出了橄榄枝示好。

        还在紧张做着最后竞争的沈父,准备豁出去了,没想到,突然来了消息告诉他,对方撤退和他竞争了。

        那么这块地就是他的了……

        沈父呼吸一紧,这,这是真的吗?

        然而还没有完,又有人急匆匆跑了进来报信,“总裁,瑞城那边来电话了,让你过去一趟。”

        这一天是沈家最忙碌到一天。

        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差不多比肩青城排行第一的苏家。

        阮清看新闻报纸,吃着苏牧递过来的面包吐司,简直不要太舒服。

        “这沈家和骆家什么关系?”

        苏牧微抿唇角淡淡道:“利用关系?”

        阮清看着他,不是很懂他的意思,“利用?”

        “不错,因为骆音喜欢沈昭,对方爱屋及乌,帮着些也不奇怪,不过顾及沈老爷子会不同意。”

        对于骆音,阮清有点印象,整的不错,不过给她的感觉,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原来是这样?”

        看着她懵逼的小表情,苏牧忍不住笑她,“你不是很聪明吗?我以为我不说你也会知道。

        阮清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他,“懒得搭理你。”

        “对了,周承他们今天会回来  ,下午去接一下他们。”

        阮清想到什么,又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之前一直忘记和你说了,我认了一个弟弟  ,他以后要和我们一起生活。”

        苏牧表示没问题,“你决定就好了。”

        阮清笑了笑,嗯,这样的小日子还不错嘛?

        下午,冷斯年又来找了她。

        阮清去到约定的地方,冷斯年已经早早在哪里等着了。

        看这样子,显然是已经等了好一会儿。

        冷斯年看着她,情绪明显有些激动,“你来了?”

        这几日冷斯年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有事没事找她。

  阮清视线也是对视了过去,语气淡淡,“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冷斯年喝了一杯水才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今天找你过来确实有很重要的事。”

        “你先等一下,很快青冥就来了。”

        阮清没有说话了,点了一杯柠檬水喝了起来,静静等待着他接下来说的很重要的事。

        冷斯年眼睛一直盯着她,手不安交错放在桌子上,他的一举一动,阮清全部都在眼里。

        “你是一直在阮家长大的吗?”

        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阮清愣了两秒,淡淡道:“不是,我是后面才接到阮家的。”

        冷斯年紧张开问,“那你之前是在哪里生活,你现在还有印象吗?”

        “你打听这么多做什么?”

        这是自己的私事,她不想过多讲出来

        “你妈妈是不是叫阮柳?”

        一句话,阮清手里的茶杯掉了下来,碎成无数块,“你什么意思,你知道我妈妈在哪里?”

        看她的动作,冷斯年心里已经确定了八九分。

        “我确实知道她现在什么地方,我还知道你还有一个哥哥。”

        阮清呼吸沉重了起来,眼睛直逼他,“别告诉我,你是我哥哥?”

        冷斯年突然说话有些沉重,“如果我说是,你会接纳我吗?”

        阮清站不住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逼问他,“冷斯年,到底怎么回事,你最好和我一五一十说出来?”

        就着脾气都完全像极了。

        他这么就这么迟钝,一直没有往这方面想呢?

        还误把贼人当妹妹。

        冷斯年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玉佩,“这东西是不是你的?”

        阮清一把抓了过来,“我的玉佩怎么会在你哪里,冷斯年你到底是什么人,别和我耍花招,后果是你承受不了的。”

        冷斯年没有反抗,只是愧疚看着她,“我没有耍花招,你真的……极有可能是我妹妹。”

        冷斯年没有说肯定  ,是想给她一点时间让她适应。

        等下青冥过来了,所有谜团就会全部被揭开,到时候就真的真相大白了。

        “不可能,我没有哥哥,我只有一个妈妈。”

        阮清有些接受不了这件事。

        冷斯年上前准备安抚她,一只手用力捏住他的胳膊,他吃痛就松开了,对上那双深邃一眼望不见底的冷眸。

        “你再动她一下试试,让你竖着进横着出。”

        冷斯年解释,“苏牧,你听我说,阮阮她是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