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沉沦的性奴校花郑依婷(我下面给你)最新章节列表

2021-09-03 16:05:01情感专区
“爸,陶叔这是在关心你的身体,找了医生来看没有?” 冷天雄虽然看着严肃,可实际上他可是个大孝子,面冷内热。 冷老太爷病殃殃开口,“已经叫了,对了,今

“爸,陶叔这是在关心你的身体,找了医生来看没有?”

        冷天雄虽然看着严肃,可实际上他可是个大孝子,面冷内热。

        冷老太爷病殃殃开口,“已经叫了,对了,今天一天都没有看到思思那丫头,还有阮柳,你去看看,什么情况。”

        冷老太爷说完就沉重合上了眼,休息去了。

        冷天雄也想看到妻子,就上楼去了。

        门关上那刻,病房里原本还病殃殃的冷老太爷瞬间就睁开了眼睛,精明无比,声音也一点儿不想生病的样子,“事情全部办妥了?”

        “嗯嗯,老爷放心好了,先生绝对查不到我们头上。”

        “先下阮柳这块心头肉终于除去了,老爷子我总算是能歇下一口气了。”

        看着老爷子叹气,陶管家也是叹了一口气,不过,不过不是因为阮柳死了,而是觉得很可惜。

        阮柳虽傻,可性子温柔不坏。

        错就错在她不该嫁入冷家。

        冷天雄越走近房间就越是绝对不对劲了,怎么一股这么弄的血腥味,他心里大念一声不好。

        推开门,发现门已经锁紧了。

        一定是被人反锁了。

        他赶紧拿来备用钥匙打开了门,发现阮柳已经倒在床底下了,七窍流血,眼睛死死盯着门那边。

        冷天雄只觉得这刻天都要塌下来了,他连跑带爬扶起阮柳的身躯,眼眶猩红无比,对着门口大吼,“快,叫医生过来,快点。”

        下面劳作的佣人被先生的嘶声呐喊吓了一跳,只有三楼老爷子的房间门开了,陶管家面色平淡,抓住一个过路的佣人问,“先生怎么了?”

        那佣人摇摇头我,“我也不知道,先生只是叫我们打电话让医生过来。”

        陶管家还没有开口说话,就看到冷天雄疯了一样抱着阮柳从楼上一路跑下来,狼狈摔了一跤又跑了。

        这样的冷天雄是佣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慌张手脚无措。

        陶管家把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冷老太爷。

        冷老太爷闭目慢幽幽道:“没事,让他自己去查,这些都不关我们的事。”

        陶管家看着老爷这么冷漠,想说什么话,又重新咽了回去,什么话都没有说了。

        冷斯年那边一直在等青冥。

        一直没有等到,隐隐间也觉得事情一些不对劲儿了。

        他赶紧让阿城去找青冥。

        阮清皱着眉头眉头开问,“先回一趟冷家。”

        她总觉得心里很不安,其次她真的想见见妈妈,找妈妈就是她这么多年的心愿,没想到妈妈尽然在冷家。

        冷斯年等不到阿城那边了,就带着阮清回冷家了。

        回到冷家,阮清迫不及待就想去看看妈妈,就听到冷家的佣人说在水池里发现了青冥的尸体,整个水池都被染红了,渗人的慌。

        三个人马上过去了。

        青冥已经被打捞了起来,冷斯年心尖一颤,他已经死了。

        又有一个佣人急匆匆跑了过来,“不好了,少主,夫人出事了。”


        阮清一把抓住了那佣人的衣领,激动万分问她,“我妈妈怎么了?”

        苏牧一把把阮清拉了回来。

        冷斯年马上询问,“夫人怎么了,快说。”

        那佣人被吓的说不出话来了,断断续续开口,“夫人出事了,先生已经送去医院了。”

        阮清身体软了下来。

        还好苏牧扶住了,她才没有掉下来。

        眼泪却是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冷斯年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刻不容缓,三个人去了医院。

        阿城留下冷家调查监控,看看到底谁是凶手。

        医院里,阮柳被送进了抢救室。

        冷天雄送过来的时候,人就已经断气了,但是那些医生护士一刻不敢怠慢,还是把人推了进去抢救。

        任谁也难以想象,眼前这个蹲在门口的男人是瑞城那个跺一跺脚都要震三下的男人。

        阮清抓住了冷天雄,逼问,“我妈妈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冷天雄看到那张脸,愣住了,“你是?”

        阮清没瞎功夫回答他这些,她只想知道妈妈怎么样了。

        还是冷斯年开口说的话,“爸,这就是阮阮,妈到底怎么了,怎么好端端就出事了,冷家的佣人呢?都没有看到吗?”

        冷天雄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知道阮柳出事那刻,他想都没有想就抱住阮柳来医院了。

        他目光落在阮清脸色,眼睛有些微消去红,声音有些沙哑,“你就是阮阮?”

        他想要靠近,阮清躲开了。

        眼神淡漠至极,看都没有看他一样。

        其他什么人,她一概不想认,她只想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样了。

        她很想进去,但是这里不是青城,对这里的一切更是不熟悉。

     “进去多久了?”

        冷天雄紧张小心翼翼开口,“差不多十多分钟了。”

        说完就一直上下打量着阮清了起来,好看,真的很好看,就跟她的妈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身边的那个,冷天雄认识,青城年纪轻轻就坐拥青城第一的苏家苏牧,完全不亚于冷家,甚至比冷家还有厉害。

        他开始有些感叹命运捉人了,明明就近在咫尺,他居然没有发现。

        灯熄灭了  ,医生推着阮柳出来了。

        那医生过了一会儿才道:“冷夫人是吃了百草枯,我们也无力回天,冷先生还请节哀。”

        一句话还没有落完,那医生脸色就挨了重重一拳,冷天雄嘶吼癫狂,“你说什么,再说一句。”

        还是冷斯年拦了下来,“够了,不要打了。”

        阮清来开那张白布,看着那熟悉的容颜,她收拾轻轻抚摸了上去,保养的很好,皮肤没有一点皱纹,嘴角都是带笑的,走得很安详。

        她心像是堵着一块石头,连呼吸都是痛的,眼泪一颗一颗掉了下来,她一声接一声喊着妈妈。

        空气里安安静静,只有那痛苦的声音。

        苏牧一直在阮清身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阿城那边知道阮柳死了,也是悲痛不已,就这一天,瑞城的两根顶天柱塌了下来。

        “我调查了监控,夫人一直没有出房间,此间只有阮思思进去了。”

        “然后她就失踪了,一直到现在杳无音讯。”

        冷天雄猩红着双目,逼问,“冷家的佣人呢?都干什么去了,全部都死了吗?”

        阿城战战兢兢开口,“我也问了,因为老爷子大寿在即,全部在花园采老爷子最喜欢的菊花,然后就没有人在大厅,更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阮清眼神冰冷如罗刹,“是阮思思杀的妈妈?”

        阿城点了点头,看着这个小小姐,气场完全是不输先生和少主,他心里感慨万千。

        怎么会就出现了这等狸猫换太子的事。

        阮清走了,瑞城又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一晚上的时间,瑞城大换血,所有黑道钱庄在一夜之间全部死伤无数,整个瑞城的天都变了  。

        不管他们怎么找,就是找不到阮思思。

        那边冷老太爷还在做最后的部署,就是先不杀阮思思,等时机到了才杀。

        第二天冷家上下挂起了白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