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尝一下你的哪里视频 口述在教室里下面被添

2021-09-03 16:01:56情感专区
就连抱病的冷老太爷也下床了,点了三炷香为阮柳点上,也算是把两人这些年的恩怨都一笔勾销了。 冷老太爷脸色依旧是苍白,蹒跚着脚步过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逝者安息,

就连抱病的冷老太爷也下床了,点了三炷香为阮柳点上,也算是把两人这些年的恩怨都一笔勾销了。

        冷老太爷脸色依旧是苍白,蹒跚着脚步过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逝者安息,你也放下吧。”

        冷天雄猩红的眼睛看了过去,“安息,怎么安息,没有抓到阮思思,我怎么也不能安息。”

        冷老太爷还没有听出来儿子的话外之意,看着儿子这样意气用事,冷老太爷还是微微有些不爽。

        好在人已经死了,要是没有死,这还了得,他还想多活几年,就因为这样一个女人,他忍了多少年了。

        突然一群人冲进了冷家。

        不由分说,一群人全部把冷家那些手无寸铁的佣人全部放到。

        一个美艳的女人还有一个高深莫测的男人从退开的中间走了出来。

        就连冷天雄父子俩都沉默默许了。

        阮清对着灵堂上的温婉女人点上香拜了拜,然后走过去,抱起灵相。

        冷天雄坐不住了赶紧过去阻拦,“阮阮,不要。”

        阮清一道冷眼看了过去,“滚开,谁要是敢拦我,杀无赦。”

        苏牧一前,时刻保护着阮清的安危。

        冷斯年也上前,紧张开口,“阮阮,你这是干什么?快把妈妈的灵位放下。”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你就是阮清?”

        所有视线循声望了过去。

        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不敢直视那道犀利逼人的眼神。

        只有阮清敢直面迎了上去,“我是。”

        冷老太爷这是第一次见这个孙女,不得不说真的让他有些意外惊喜,比起阮思思那个横看竖看都假的孙女,这个孙女,一看就让老太爷心生好感。

        这才是他们冷家该有的血性,好好培养一下,定会有大作为。

        冷老太爷端着腔子开口,“我是你爷爷。”

        阮清一个正眼都没有看他,直接抱着妈妈的灵位走了。

        冷老太爷勃然大怒  ,“站住,这里是冷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阮清冷冷一笑,眼里泛着嗜血的邪光  ,“你要是不想血溅三尺,就给我闭嘴。”

        “你……”

        冷老太爷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今天是阮柳的葬礼,冷天雄也不想搞的很难堪,上前开口,“阮阮,你先冷静下来,我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但是……”

        阮清气到了极点,怒吼一声,“滚开,谁要你搭腔了,今天谁要是敢拦我一下,全部都给我死。”

        话语一落,兵兵乓乓的声音响起。

        阮清抱着母亲的灵位眼眶湿润笑了一声,更咽了好久,才说出话来,“妈,我带你回家了。”

        因为有苏牧在,所以他们根本近不了阮清的身,就这样,阮柳被带回了阮家。

        安置在阮家的灵堂上。


 

        阮清他们走后,冷天雄急火攻心一口血吐了出来,一个好好的健硕的人就这样倒了下来。

        冷家又陷入了一片混乱。

        冷老太爷也有些手脚无措,怎么一天天就这样了,他把阮柳杀了,倒是是对还是错。

        看来阮思思那边不能留了,杀了。

        以免夜长梦多。

        打了一个电话,那边也传来了噩耗,阮思思跑了。

        这些冷老太爷也是登时昏了下去。

        一天里,冷家的主心骨接二连三倒去,就只剩下冷斯年一个人在撑着。

        只短短半小时不到的时候,冷家股票暴跌,直接下跌了二十多个点,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半小时后迅速召开了股东大会。

        这样下去,不到一天,冷家就该宣告破产了。

        可见苏家有多厉害。

        郊区。

        阮思思把黄伯杀了,抛尸野外,她现在到一个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她不想停留,只能是一直跑一直跑。

        跑到手脚酸软无力了,她依旧不敢停下来。

        饿了就吃树叶,渴了就喝泥水。

        她脸上乱糟糟的,蓬头垢面,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她原来的样貌。

        当她知道老爷子要杀她那刻的时候,她是惊讶的,当时她已经是将死之人了,可老天开眼啊,让她杀了黄伯。

        她才有机会逃出来。

        黄天不负有心人  她找了好久总算是找了一处落脚地,是一间小茅屋,很邋遢垃圾厨具到处都是,还有一股霉味,她坐下来直接抓起桌上的硬邦邦的剩饭吃了起来。

        这是她吃的最香的一顿,吃饱了,她又喝了一大碗她才准备离去。

        门口突然响起了两道声音,是两道粗犷的男声。

        阮思思想跑,但是她腿又缩了回去,要是跑了,那些人去告密了怎么办,她只会死的更惨。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杀了。

        这样她才能安全活下来。

        她看了看墙角的尖锐的耙子,握紧在了手心,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越来越紧张。

        马上了,太阳的余光找在地上映射出两道脚步,她捏紧了,对准打了下去。

        这要是打中了,不死也要残。

        可是她落空,被一个男人看穿了,一脚踹开了她手里的耙子,耙子落地,阮思思因为惯性后退了好几步,重重跌倒在地上。

        那两个男人开始打量起了眼前这个叫花子一样的女人,“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

        阮思思见打不过,只好是服软,跪了下来,求情,“求求你们,救救我  ,我是隔壁村的女人,我男人总是打我,我实在是没办法,才跑了出来。”

    “还记得《那些年》吗?”何言风的话音刚刚落下,阿依慕就微微侧了一下脑袋,而后蓦地想起了什么。

        听了阿依慕的话,何言风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开口喃喃自语地说道:“吕文瀚,我想起来了,就是我最开始为《那些年》挑中的声音,最后因为对方狮子大开口,不满足于我们开出的销售分成,而被我排除在外的那位。”

        想起这件事情,刘玉玲的心情便是有些复杂,“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那些年》还轮不到楚萧去演唱。”

        当然,刘玉玲之所以说这话,实际上,和楚萧没有任何仇隙。

        主要还是因为苏思青。

        谁让他和苏思青关系不浅。

        而因为学生时代的一些矛盾,导致直到现在,刘玉玲对她的印象都不是很好。

        嘀咕一句之后,小富婆又接着补充道:“倒是成全了楚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