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上课他喂我吃他的精子|逗比总裁这个男人是我的

2021-07-22 10:06:33情感专区
“张寒兄弟,不瞒你说,老子的那儿早被村长那个王八犊子打坏了,做不成男人了,空守着你嫂子也没法满足她,这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憋屈!你得帮哥哥出了这口气,去睡了他媳妇!天天给这王
“张寒兄弟,不瞒你说,老子的那儿早被村长那个王八犊子打坏了,做不成男人了,空守着你嫂子也没法满足她,这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憋屈!你得帮哥哥出了这口气,去睡了他媳妇!天天给这王八蛋戴绿帽子!”

 文学


三虎说的这件事张寒也听说过,据说村长张德旺跟三虎有仇,故意嫁祸他偷看村里女人洗澡,就带人把他的命根子给废了,原来这几年三虎一直怀恨在心。

不过张寒可不想掺和他跟村长的私人恩怨,便尴尬的说:“三虎哥,这事儿你找我可是找错人了,我到现在压根就没睡过女人,连怎么睡女人都不知道,哪有那个本事去把村长的媳妇给睡了?”

红着眼的三虎一拍桌子,焦急说道:“所以我才让你先睡你嫂子练练手啊!你先睡了你嫂子,让你嫂子教你怎么睡女人,等你熟练了之后再去睡村长媳妇!”

三虎说这话的当口,他媳妇翠儿正在门外偷听,一听这话,吓的慌忙又退了出去,手里端着菜盘子、靠在墙上,心脏咚咚一阵狂跳。

自从三虎被村长废了之后,这几年翠儿一直在家守活寡,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来说,这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守着一个无用的男人过了好几年,心里对男人的那份儿渴望,早就快把她给急疯了。

但是,三虎自从没了那方面能力之后,连心理都扭曲了不少,对自己看的更紧,别说找男人,平时就算是跟男人多说一句话也要被他又打又骂,这让翠儿心里更是压抑的厉害,这几年折腾下来,心里对三虎那份感情早就被他耗尽了。

张寒是这村里少见的年轻后生,长得不赖,性格又好,而且体格也壮实,翠儿平日里想男人的时候,总是会在脑子里不自觉的想起他,其实不光是她,村里不少小媳妇对张寒都颇有好感,有时候几个女人聚在一起聊些女人的话题,张寒总是被议论的对象。

最让翠儿心仪的,是张寒这小伙子人品端正,就像今天中午,他看见自家儿子二毛和村小学张老师家儿子小强在池塘里溺水,二话不说就跳进去把俩孩子救了上来,村里人都对他赞不绝口,翠儿心里对他也是格外感激。

三虎本来说请张寒来家里吃饭、感谢张寒对自家儿子的救命之恩,可让翠儿没想到的是,三虎竟然在酒桌上把自己“许”给了张寒!这让翠儿心里又惊又喜。

听那意思,三虎想让自己教张寒怎么睡女人,再让张寒去睡村长媳妇,自己可不管张寒能不能睡到村长那个泼辣的媳妇,关键是这下自己寂寞了这么久总算有人滋润了,而且这是三虎自己的主意,自己这要是跟张寒走到一起,不就是奉旨出轨吗……

张寒这时候也傻眼了。

好家伙,三虎这为了报仇可真是豁的出去,为了给村长戴绿帽子,竟然让自己睡他媳妇,真是闻所未闻!

不过话说回来,翠儿嫂子长得那真叫一个水灵,身材傲人,在村里绝对是数得着的,所以让三虎这么一说,张寒心里也难免有些痒痒。

一想到翠儿嫂子这么漂亮,却守了好几年空房,张寒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只是他心里也有些担忧,试探性的三虎:“三虎哥,这事儿嫂子肯定不能答应啊!”

三虎当即说道:“这有啥!你嫂子也两三年没做过女人了,要说不想那肯定是假的,这事儿只要我去劝她,她肯定会同意!”

说到这里,三虎话锋一转,死死盯着张寒,郑重的说:“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睡了你嫂子之后,立刻睡了张德旺的老婆!”

 
2
第2章
村长张德旺的老婆名叫马兰,要论姿色,那也是村里能排进前三的,不过她性格泼辣的很,仗着男人是村长,格外的嚣张跋扈,村里男人见了他都要绕道走,哪个敢打她的主意。

张寒也很是没底,他虽然对翠儿嫂子颇有好感,也对三虎的提议格外动心,但是要睡了马兰,这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

张寒没底气的说:“三虎哥,马兰性子泼辣,谁看她一眼都要被她追着骂到家门口,我就是有睡她的心,也没睡她的胆啊!”

三虎立刻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我观察他们两口子很长时间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帮我这个忙?”

张寒连连摇头。

三虎接着道:“就是因为我发现,马兰那个臭娘们平时看谁都不用正眼瞧人,唯独看你小子的时候,她眼睛里外都透着一股子不同寻常的意味,你没睡过女人你不懂,马兰那娘们对你肯定有意思!”

张寒自嘲的笑道:“我算个球,人家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

三虎说:“你是这村里年轻后生里长得最好的,身体也好,马兰比张德旺小了十几岁,张德旺那老驴日的哪能满足得了她?我看咱村也就你有那个本钱喂饱马兰了!”

张寒说:“三虎哥,我惹不起张德旺啊,你看看你,只是跟他有点过节,就被他打坏了身子,我要真把他媳妇睡了,他还不宰了我啊!”

三虎一脸恨恨的说:“兄弟,你放心,你只管睡了马兰,驴日的张德旺有我来对付,我保准他后半辈子只能躺着过!到时候别他没能耐宰了你,就算你当他的面睡马兰,他也只能干看着!”

张寒愣了愣,要说这张德旺确实不是东西,在村子里欺男霸女,干了不少恶事,就连张寒也没少让张德旺欺负,全村人都对他恨之入骨,而且村里人也没什么法律意识,张德旺打坏了三虎的身子,三虎也只能受着,要是他真能找机会反抗张德旺,把他干个半身不遂,不光是给他自己报了仇,也是为村里老少爷们做好事了。

而且,张寒看出三虎脸上的那股子戾气,连自己老婆都拱手送给自己了,可见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这让张寒心里也生出一股子血性,如果自己配合三虎,自己睡了村长的媳妇、他再把村长干成残废,那自己不光是得了翠儿嫂子以及马兰那个娘们,还帮村里的老少爷们出了口气,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张寒端起酒杯,一杯烧酒下肚之后,对三虎说道:“三虎哥,既然你愿意替咱村铲除张德旺那个毒瘤,我张寒也不能怂了!这事儿我干了!”

三虎也仰头将杯中酒喝尽,激动道:“张寒兄弟,自从我两个哥哥死后我也没其他兄弟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

随后,三虎红着眼对张寒说:“这几年我活的憋屈,这仇要是再不报,我自杀的心都有了,所以我一定要让张德旺付出代价!好兄弟你记着,我将来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可得帮我照顾好我那个婆娘和二毛,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丧失男性的雄风多年,让三虎心理极其压抑,眼下只盼着能够通过报仇得到释放,所以报仇一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张寒对他的状态很是理解,郑重点头,说:“三虎哥,你放心,真道那个时候,我一定努力让嫂子和二毛过上好日子。”

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翠儿实在是按捺不住,一边端着菜走进来,一边装糊涂的问:“你们哥俩这是在说啥呀?什么让我们娘俩过上好日子?”

张寒与三虎二人面面相觑,尤其是张寒,脸蛋涨红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跟他说:你老公让我睡了你,以后照顾好你们娘俩吧?

这时候,三虎忽然站起身,破天荒的主动把翠儿手里的菜给接了过来,又扶她在身边坐下,道:“媳妇,跟你商量个事。”

翠儿心头狂跳,却故作诧异的问道:“什么事啊?”

三虎长叹一声,话没出口眼泪却先流了下来,动情地说:“媳妇,我要找那驴日的张德旺报仇,他让我这辈子再也做不成男人,我就让他一辈子躺在床上做不成男人!”

翠儿急忙捂住他的嘴,说:“三虎,你疯了,张德旺哪是咱能惹得起的!”

三虎怒道:“惹不起也要惹,这个仇再不报,我就恨不得去后山找棵树吊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