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好小…好紧好会吸 sm调教室逍遥捆绑兔女郎

2021-07-21 16:51:32情感专区
“有,我全身十二块四毛八,都可以给你!小花,我对你的感情天地可鉴,你跟我处对象吧!”   “滚!牛大猛,你有多远滚多远,以后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还有,以后别再来

“有,我全身十二块四毛八,都可以给你!小花,我对你的感情天地可鉴,你跟我处对象吧!”

 文学

     “滚!牛大猛,你有多远滚多远,以后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还有,以后别再来骚扰我,否则的话,我就告诉张哥,让他来收拾你。”

     王小花一脸鄙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甩了甩烫成波浪状的卷发,然后云淡风轻地走了,只留下愣在原地表情苦涩的牛大猛。

     作为南田村庄稼活最出色的后生,牛大猛并不是没人喜欢,起码村口好几个嫁人的村嫂,每次看到牛大猛的时候,都会似有意无意地露出羞涩的表情。

     他今天跟王小花告白失败,想到立刻会成为全村人的笑柄,一脸郁闷的踢着脚下杂草,就在这时,泼皮张追了过来。

     “小子,听说你跟王小花告白了?胆子挺肥的啊。”

     泼皮张是镇上的无业游民,常年来都游手好闲,不过他长得威猛,整个镇子都不愿意得罪这样的无赖,所以他每月都能收到各种名义保护费,而跟在他身后的马仔也越来越多。

     这家伙也喜欢王小花。

     牛大猛其实并不怕泼皮张,可看到他身后那十来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心里还是有点发怵的。

     “你们想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是教教你怎么做人,有些女人不是你这样的癞蛤蟆可以想的。”

     泼皮张盯着牛大猛,就像村口的毒蛇一样。

     牛大猛哪还不知道这家伙想揍他,立刻大叫了一声,甩开了腿,往村口跑去,泼皮张这些年在村里积威很深,村里也没人会来帮他,不如躲到田里去,等他们散了再回来。

     跑啊跑啊!

     很快就出了村子,看到身后的泼皮张越来越远,他心里微微有些得意,论跑步功夫,在村里还没有人能比得上他。

     村里的田就像是豆腐块,这是牛村长要求的,说是现在要加强绿色环保意识,可这样一整,大家的田都差不多,再加上大家种得都是高粱地,一大片的高粱芦苇遮住了视线,左右看了几眼,他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

     “唔……”

     高粱地里传来一阵压抑低沉的女人痛苦声。

     咦?有状况?

     难道是有人在这里打劫?

     牛大猛看了一眼四周,这才发现,这里确实很偏僻,如果在这里谋财害命的话,很难被发现。

     不过今天撞到了我牛大猛的手里,我可是见义勇为的大好青年啊!

     牛大猛悄悄潜了过去,接下来的一幕却闪瞎了他的眼。

     一个女人,横陈在高粱地里,跟个男人搂抱纠缠在一起。

     牛大猛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立刻便觉得口干舌燥,小腹燥热了起来。

     “啊!还要,牛哥,咯咯……你真威猛!”

     那女人尖叫着,时而哭,时而笑,在牛大猛的眼里就跟个疯婆子一样,不过当她看清楚了女人的脸,居然是村里江叔的老婆,江嫂。

     江叔在城里打工,小孩也去县里读书了,村里只有江嫂一个人管着她那一亩三分田,老实说,江嫂三十来岁,一张瓜子脸,却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平时打扮的花枝招展,总喜欢扭着她那小蛮腰,在村口给牛大猛抛媚眼,没想到她的身材竟然这么有料。

     “你老公厉害,还是我厉害?”

     “唔!你最厉害,快点!”

     听到两人不断地吐着荤段子,牛大猛忍不住吞了个唾沫,心里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这个人竟然不是江叔?那江嫂在偷情了,这奸夫又是谁?

     不行!

     江叔虽然在城里打工,但他对牛大猛确实不错,每次从城里回来,都会给大猛带一些零食,还会教他一些种庄稼的技巧。

     现在江嫂居然有奸夫,那无论如何都要揭发了!

     就在这时,骑在江嫂身上爽歪歪的男人转过脸来,一看,牛大猛差点吓了个半死,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牛村长。

     在村里,牛村长可是说一不二的强势人物,不仅管着村里的生计,就连村里那几十亩优质的水田都是他负责分配的。

     年前牛大猛给牛村长打过报告,想要批几亩水田,还被牛村长各种嘲讽,现在既然落在他的手里,那就不好意思了!

     牛大猛嘿嘿一笑,立刻掏出了手机,却发现手机并不是智能型,并没有拍照功能,想了想,他决定吓一吓牛村长。

     “咔……咔……”

     嘴里发出拍照时的声音,牛大猛迎了上去,“哈哈,村长大人,这下被我抓到证据了吧!”

     牛村长正到关键时刻,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吓得差点阳痿,转身一看,竟然是村里的牛大猛,又看了他手上拿着手机,立刻从江嫂的身上起来。

     牛大猛用余光扫了一眼,江嫂此刻一片狼藉,男人看了,荷尔蒙只怕会立刻上涌。

     “大猛!有什么事,一切都好说。”

     牛村长换了个脸色,干笑地看着牛大猛,表情微微有些尴尬地说道。

     江嫂这个时候也穿好了衣服,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往常的风骚劲完全消失了,反而有种楚楚可怜的动人滋味。

     “村长大人,想这件事不被人知道,你知道该怎么做?”

     牛大猛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一直以来,他很敬重江叔,但江嫂这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江叔说,在村里,这可是臭名远扬的坏事。

     牛村长点了点头,“以后……以后我都不找江嫂整这件事了!还请大猛兄弟放过我。”

     “嗯!”

     牛大猛也有息事宁人的想法,点了点头,“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要是再被我发现,我就去告诉江叔!”

     江叔在村里很有威望,牛村长听了,脸色数变,最后点了点头,像死了老爹一样说道:“那大猛兄弟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

     牛大猛想起他那批田的条子还没个下文,问道:“还有件事情,村长大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