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你的男朋友是怎么进入的-进不去怎么办

2021-07-21 16:20:20情感专区
陈小莲不过是受到惊吓后,双腿发软以至于身体失去平衡,软倒在水中的瞬间被河水呛晕了而已,长期混迹在河水中的村民,大多都懂一些溺水后的急救措施,因此,为了避免再和陈小莲有肢体肌

陈小莲不过是受到惊吓后,双腿发软以至于身体失去平衡,软倒在水中的瞬间被河水呛晕了而已,长期混迹在河水中的村民,大多都懂一些溺水后的急救措施,因此,为了避免再和陈小莲有肢体肌肤上的接触,唐林并没有参与对陈小莲的救治。

 文学

三个女人,清一色的裹胸小背心,三角小裤头,或蹲、或站、或躺各种姿势不停的变幻,把环肥燕瘦迥异不同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唐林在一旁看的极为尽兴,若不是唐小林在河中被陈小莲重击,如此美艳的情形下,非当众出丑不可。

“小莲,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了,你万一要出了什么意外,我咋向你家男人交代啊,以后可不敢再半夜叫你们出来洗澡了。”

几分钟后,陈小莲缓缓睁开了双眼,只是气色极差,显然还没有从剧烈的惊吓中缓过神来,林瑶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松软的河沙上。

“我、我这是……”

陈小莲神情有些木讷,看看林瑶,又看了看高晓迪和唐林,大脑似乎出现了短暂性的失忆。

“小莲姐,你忘了么,刚刚你被水鬼拽住双腿,差点儿就淹死在河里了,幸亏小林子不顾自身安危,把你从水鬼手里抢了过来,要不然,就凭我和瑶姐俩人,你尸体都未必能捞到……”

高晓迪一通连珠炮,站在她身边的唐林,唯恐陈小莲听到水鬼俩字之后再受到什么刺激,不由得用手指捅了捅她的胳膊,示意她别继续说下去了,没成想,这熊娘们儿白眼一翻,冲唐林小声道,“嫂子这不是为你邀功么,咋,还不领情了?臭小子,等着以后得好处吧!”

“这虎了吧唧的熊娘们儿。”唐林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林,谢谢你救了我,嫂子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的。”陈小莲气息虚弱的道。

唐林刚想开口客气两句,高晓迪抢先一步,咯咯笑着对陈小莲道:“小莲姐,这可是救命之恩呐,你准备怎么报答小林子?既然小林子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依我看,小莲姐,你直接以身相许得了,你看小林子这龙精虎猛的,说不准能给你播颗好种,收获一个带橛的呢。”

这彪呼呼的熊娘们儿,说话简直能闷死人,听的唐林是满脑门的黑线,陈小莲苍白如纸的脸颊上也不由得浮上一抹红晕,若是换做平时的话,说不得早就笑骂着去撕高晓迪那张没上锁的俏嘴儿了。

“晓迪,什么当口儿,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眼见高晓迪话说的越来越不靠谱,林瑶脸色一沉,瞪了她一眼道,“赶紧把衣服穿上,送小莲回去,让她好好睡一觉。”

高晓迪吐了吐舌头,拿起一条紧身牛仔裤,裤子刚穿了一半,就见这熊娘们儿火烧了尾巴根似的,双手在挺翘的屁股蛋子上一阵猛拍,神色惊恐的叫道:“该死,该死的水鬼上俺身了,又抠了我一下……”

“晓迪,别胡闹……”林瑶呵斥道。

“瑶姐,我没闹,我说的是真的……哎呀,好疼、好痒,那水鬼的手指还在乱动……”

高晓迪跳着叫着,却不敢再用手去乱拍,泪珠儿断线珍珠般的滑落,这虎娘们儿突然用双手捂住脸颊,凄凄惨惨的哭道,“瑶姐,我没脸见人了,与其让水鬼给祸祸了身子,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说着,从河滩上捡起一块石头就往脑袋上砸。

“晓迪,你别做傻事!”林瑶惊呼。

唐林也没想到,高晓迪的性子竟然会这么烈,说死就死,看她那架势,这一石头下去,就算砸不死自己也能砸个脑残,这熊娘们儿脑子已经够逗逼的了,再锦上添花的话,整个美人沟估计都会不得安生。

“镇定点,哪儿有什么水鬼,别自己吓自己。”

唐林手疾眼快,一把夺过高晓迪手中的石块,手臂一环,趁机将她抱在怀里,柔声安慰道,“晓迪嫂子,相信我,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就算有,那也是鬼怕人。别忘了,你可是咱们美人沟大名鼎鼎的三骚之一,十里八村有数的泼辣婆娘,难道还会怕一个自己臆想出来的怪物?”

被唐林强壮有力的手臂抱在怀里,一股浓烈的安全感充斥心田,高晓迪渐渐安静了下来,满脸惊恐的道:“可是、可是下边传来的感觉很真实……”

“相信我,别乱动,我帮你看看,到底是啥东西在作怪。”

唐林一边安抚着高晓迪的情绪,一边缓缓的转到她身后,目光在她的臀瓣上一瞄,顿时忍俊不禁,失声笑道,“晓迪嫂子,你放心吧,根本就不是什么水鬼抠你,呵呵……”

“不是水鬼就好。”

高晓迪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被鬼缠身可是会死人的,可问题也随之而来,既然不是水鬼,那又是什么东西时不时的在她敏感的部位边缘,时不时的抠上那么一两下呢?

“小林子,你看到了啥?”林瑶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窑姐,你自己看吧。”

“窑姐,快帮我看看。”高晓迪忙不迭的转过身,将雪白的翘臀对准了林瑶的方向。

噗嗤!

林瑶一看,顿时笑出声来,责备道:“你个死妮子,一惊一乍的,差点儿害的小莲丢了命。”

高晓迪急了,跺脚道:“到底是咋回事儿嘛,你们快告诉我,真急死人了。”

“晓迪,你真是的,小裤衩下边破了个洞都不知道,这下好了,被水里的蚂蟥钻了空子,正贴在你的盐碱地上吸血玩呢。”林瑶止住笑,假正经的道,“还好破洞的位置偏了那么点点儿,这要再正上分毫,那蚂蟥还不成了犁耙直接钻进去,吸光你全身的血呀。”

“妈呀!”

高晓迪一声惨叫,三步并作两步跳到林瑶面前,撅着屁股道,“瑶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