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学长我可以坐你上面吗-老师摸的我下面湿漉漉的

2021-07-21 11:30:10情感专区
我妈妈已经卧病在床四个多月了,给她看病花掉了所有的钱,我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向邻居借钱却借到了高利贷,一天的利息就三四百块钱,我连利息都还不上,我都快被逼死了…&helli

我妈妈已经卧病在床四个多月了,给她看病花掉了所有的钱,我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向邻居借钱却借到了高利贷,一天的利息就三四百块钱,我连利息都还不上,我都快被逼死了……”孟点点蹲在角落里用两条细白的胳膊盘住了脸,呜呜大哭起来,哭声听上去令人心碎,却更让李强暴怒起来。

 文学

  “放屁,没钱就出来干这个?你是个女孩子,一点都不自重,更不自尊,你还要不要你这张脸了?”李强真恨不能上去踢她一脚,可孟点点在角落里哭得如此可怜,他抬起了腿,却又放了下来,重新坐回到床上,点燃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大口,脑子里有些乱。按理说,出来找乐子找到一个货真价实的清水妹,他应该高兴才是,可现在他却半点高兴不起来,反而愤怒得想要砸东西。

  “我,实在没有办法……”孟点点抬起了泪水涟涟的脸蛋儿,哭得梨花带雨,娇柔可怜得像暴雨中的一朵雏花儿。

  李强吸了几口烟,心绪渐渐平息了下来。“对不起,刚才跟你发脾气了,其实你没必要跟我解释这么多,我一个素不相识的外人,又有什么资格跟你发脾气?”李强摇头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刚才突然间的暴怒好像有些过份了,按理说,他只是来这里找乐子的臭男人一个而已,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这个可怜的女孩子指指点点发脾气的?况且,他还欠着人家四个月房租。

  想到这里,李强突然间心头一跳,如果,自己不欠孟点点房租的话,那她今天会不会被逼无奈地来这个污七八糟的地方呢?

  李强的心突然间锐痛了一下,像是被针刺到了,尽管他不想站在那种道德的高度来个自我批判,但他无法不这样想。可越是这样,他的心底便越痛——不三不四的小混混并不代表没有良心,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个娇柔可爱如朵雏花般的女孩子,这种良心上的谴责性刺痛会更深刻。

  孟点点重新埋下头去,也不说话,只是在那里抽抽嗒嗒地,轻轻地哭泣着,依稀能看见一颗颗豆粒儿大的泪珠儿掉在地上,溅起了细碎的尘埃。

  “算了算了,我这有点钱,都给你吧,当我付你房租了。”李强站了起来,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千块钱,想了想,又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了几张二十、十块的小面额纸钞,这是他现在全部的家当了,走过去递给了孟点点。

  孟点点犹豫了一下,想接却又不敢接。

  “拿着,这是我欠你的,你该得的钱。”李强抓过了她的手,强行将钱塞进了她的手心儿里。那小手又嫩又滑,摸上去让李强禁不住心中一荡。只不过小手冰凉冰凉的,上面还湿腻腻的,出了一下冷汗,看来刚才这女孩子也吓得不轻。

  塞完了钱,李强也什么兴趣都没有了,推门便走了出去。不知为什么,这一刻,他有些不敢面对孟点点,更不敢想像以后孟点点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不是救世主,我也管不了谁,管不了那么多。”李强呼出了一口长气,心底叹了一声,向着按摩院外面走了出去。

  “嗯?完事儿了?不会这么快吧?是不是小丫头是个清水妹,你紧张了?”后面传来了红姐的笑声。

  “少他吗扯犊子,让这样的女孩子干这行,你还是不是人啊?”李强停下了脚步,恶狠狠地转过身来直盯着红姐骂道。

  红姐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仔细地看了看李强,随后摇头苦笑了一下,“确实不是人!”她竟然出奇地没有发怒,而是直截了当地承认下来,这反倒让李强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像是一拳挥在了空气里,失重脱力的感觉很难受。

  “其实我也劝过她,可她不听,我也没办法,只能用这种方式帮她了。不过,你倒挺讲究的,没办了她?!”红姐叹息了一声,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问道。眼里不经意间闪过了一丝历经世事的沧桑与无奈来。

  “房东的女儿,太熟,下不去手。”李强半开玩笑地说道,挑了挑红姐的下巴,转身往外走。不过笑容里同样有一种苦涩的味道。

  “要不你再等会儿吧,有两个姐妹快完事儿了,让她们陪你,我请客,免单。”红姐在背后笑道。

  “免了,今天大爷没心情。”李强在背后摇了摇手,已经潇洒地出了门,骑上了电动车。

  “这小子,还真挺爷们的。”红姐摇头笑了笑。

  李强骑上了电动车就走,只不过刚走出了街角,电动车就一蹿一蹿的,最后干脆宣布罢工,没电了。

  “真晦气!”李强下了车踹了两脚,没办法,也只能推着走了。

  “李哥,李哥……”后面传来了喊声,李强一转头,却看见孟点点正从后面气喘嘘嘘地向他跑了过来,穿得太多,再加上跑得太急,白晰的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儿,连鼻尖儿上都是小汗粒儿,看上去更加可爱。

  “你不准备继续办事了?”李强半荤半素地调侃了一句,不过话说出来却有些后悔,这有些太伤人自尊了。

  果然,孟点点一听这话,两个大大的眼睛里瞬间又涌起了一层晶莹,死死地咬着嘴唇,只是站在他的身旁,也不说话,又开始抽泣起来。

  “别别别啊,开玩笑,开玩笑的,你也太好哭了,一句玩笑而已。我错了,我有罪,我向人民忏悔,我向毛主席保证,再也不开这种玩笑了。”李强有些头大,这女孩子一哭起来就让他心里头疼得要命,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克星。

  “给你。”孟点点用手背抹了下眼泪,又抽嗒了一下,递过来几张纸币。

  “给我钱?为啥?”李强有些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