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全是肉的高H文-第章警花品箫

2021-07-21 11:25:08情感专区
我的神经也越来越绷紧,而且屋内的温度在慢慢的变低。外面那个敲门的人好像不知疲倦一样,一直敲着我的门。 我很想出去看看到底是谁在外面敲我的门,但是我却想起了爷爷的话。爷

我的神经也越来越绷紧,而且屋内的温度在慢慢的变低。

外面那个敲门的人好像不知疲倦一样,一直敲着我的门。

 文学

我很想出去看看到底是谁在外面敲我的门,但是我却想起了爷爷的话。

爷爷对我说无论怎么样都不能出去,所以我只能强忍着好奇心,坐在屋子里面,耐心等着鸡鸣。

我焦躁不安的在屋子里面等着鸡鸣。

我头上的灯忽然闪烁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砰的一声炸开了,整个房间都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灯泡炸开之后,敲门声就更加的激烈了,房门开始“咣当咣当”剧烈摇晃了起来,就如同在外面一直敲门的东西,要破门进来了一样。

我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东西是什么,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定不让他进入我的房间,如果那东西寄来了,我可能就会有危险。

我就把我屋子的桌子,给推到了门后面。

还好我屋子的房门够结实,外面的东西推了老长一段时间,我的房门还是没有被推开。

外面的东西应该觉得我的房门他推不开,就又开始敲我的房门了。

“咚”“咚”

外面的东西每敲一下房门,我的心就会加快跳动,我备受煎熬,有几次我差点都忍不住把门给打开,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敲门,可我还是忍住了,我不能拿我的性命开玩笑。

我在焦躁不安中度过了几个小时,外面的东西也一直敲着我的房门,没有消停一下。

大约在五点钟的,我听到了一声鸡鸣。

鸡鸣刚响起,外面的敲门声就戛然而止了,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敲门声消失之后,我紧绷的神经,就放松了起来,不过我并没有立刻去开门。

因为我不知道外面那个东西到底走了没有,如果他只是不再敲门,还站在我的门口,我贸然开门,还是会遇到危险。

我又等了半个小时,没有出现任何的动静,才鼓足勇气把房门给打开了。

我刚打开房门一股冷风就吹了进来了,不过还好的是,门口空无一人,看来那个敲门的东西已经离开。

现在天已经朦朦亮了。

我就开始仔细检查起来了我的房门四周,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以此来判断刚才敲我门的东西是什么。

不过我仔细找了一会儿,就找到了一个线索,我的房门出现了一个血手印。

这手印还在不停的往下流着鲜血,散发出了淡淡的血腥味。

不用想,这个手印敲我房门的东西留下来的。

“咚”“咚”这时我家的院门又响起了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我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

“阴阳开门,我回来了。”就在我猜测是谁在敲我家院门的时候,我爷爷的声音响起。

我长长呼了一口气,原来敲门的是我爷爷,我就快速跑了过去,把门给打开了。

打开门,我就看到我爷爷,我爷爷脸上全都是疲惫之意。

爷爷一夜未归,肯定都是在忙活张虎家的事情。

“阴阳,昨晚家里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吗?”我爷爷踏进家门就问我。

我点了点头,就把敲门这件事情告诉爷爷了。

爷爷当听到我没上出现血手印的时候,就朝着我房门看了过去,爷爷看到血手印,手中的箱子直接摔在了地上,呢喃说道,果然还是被她给缠上了。

“爷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是谁?”我没头没脑的说,我隐隐的觉的,我爷爷好像知道些什么。

自从我隐约看到二柱子死相之后

“没事,对了你说昨天张虎来找过你,他跟你说什么了没有?”我爷爷把箱子捡起来,又问了我另一件事。

“他对我说了一个“跑”字,爷爷,昨天晚上来找我的,是不是张虎的鬼魂。”我回答道?

一提到昨晚张虎来找我,我的背后又出现了阵阵凉意,昨天晚上来找我到底是不是张虎的鬼魂。

“是不是张虎的鬼魂,我也不好判断,可能是张虎的鬼魂,也有可能是别人扮成张虎的模样来吓唬你。”我爷爷摸了下胡子说道。

我爷爷分析有道理,其实打心眼里,我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是要是有人说有人扮成张虎的样子本来吓我,也说不通,因为我想不到谁会这么无聊。

“那爷爷,二柱子的死和张虎的死,是不是和我们砸的那座坟有关?”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我也说不准,但是我认为他们的死和那座坟子没有关系,如果他们两人的死和你们砸的那座坟子有关,不可能光他们两个人出事,而你们只是没有一点事情。”

爷爷这个想法其实我也有,如果他们是真和那个座坟子没有关系,为什么两个健健康康的人会在同一天死亡,并且我爷爷还说了,二柱子的死亡不是正常死亡。

我想到这里我就问爷爷,张虎是不是也不是正常死亡。

我爷爷说了声是,张虎和二柱子的死,都不是正常死亡。

“阴阳,把我给你的布包给我。”我爷爷说道。

我就把布包给了爷爷,爷爷拿过布包,打开看了一眼,就露出了惊慌之色,快速的把布包揣进了怀中。

“阴阳我出去办点事,今天你不要出门。”爷爷郑重的对着我说道,然后就把红色箱子放在了院子。

我刚要问爷爷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还没有说出口,爷爷就匆匆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爷爷布包里面装的是什么,因为我没有打开看,我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看到布包里面的东西会这么慌张。

我想了一会,也想不明白,就把门给锁上了, 然后打来一盆清水想要把我门上面的血手印给清洗掉。

一个血手印在我房门上面,看着挺渗人的。

但是我却发现,门上血手印根本擦不掉,这血手印就如同是和我房门一体的。

我试了很多种办法都无法把血手印给清理掉,只好放弃了,等爷爷回来问他有没有办法能把这血手印给清理掉。

爷爷如果也没有办法的话,我只能换个房门了。

我可不想让自己的房门上面有一个血手印。

我爷爷这一出去就又是一天,到了傍晚的时候还是没有回来。

“咚”“咚”

就在我准备回屋睡觉的时候,我家院门响起了声音。

我以为是爷爷回来,就连忙跑去把门给打开了。

我把院门给打开之后,立刻惊叫一声,因为敲门的不是我爷爷,而是………

正文第五章女人脸

敲门的不是我爷爷,而是已经死去的张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