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研磨小核轻扯花珠紧致浊液 师傅两个一起我会坏掉的视频

2021-07-21 10:21:50情感专区
不过这俩人之间有一道坎儿,放不放的下还在黎茵身上。还没细想,赵书铭就指着她手中的袋子问:“你们买的…泳衣?”易丹诧异:“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ldqu

不过这俩人之间有一道坎儿,放不放的下还在黎茵身上。

还没细想,赵书铭就指着她手中的袋子问:“你们买的…泳衣?”

易丹诧异:“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文学

“和程铮一起?”

“你还知道程铮?!”

赵书铭沉默,把易丹的回复当做自己心里答案的默认,须臾间又抬头:“你们是要到哪去?”

易丹被问的莫名其妙:“下周去…海滩嘉年华玩,你也要一起吗?”

赵书铭往厕所方向瞅了瞅,见黎茵已经出来,突然抓住易丹的肩膀真诚看着她:“麻烦你把你们酒店信息到时候发给我,谢谢了”。话毕扭头就跑。

易丹还沉醉在云理雾里不知所踪,不一会儿黎茵便赶过来揽住她。

“怎么了?一脸呆状,见鬼了?”

“我…刚刚,赵书铭…”

“他?那也差不多,走吧,别管他,我们去吃火锅”。

易丹点头,回头依稀还能辨明赵书铭的身影,见闺蜜无意谈及他,压下心底的疑惑,顺着路到火锅店去了。

程家。

程铮在楼上整理东西,自与易丹约好分开,他就立刻把酒店和一些活动安排嘱咐好,现在进行最后确认。

他看着备忘录中详细的规划,想着一定会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可是瞬间人又皱起眉头。

要是女孩不喜欢怎么办?程铮点开聊天框,这样贸然是不是不太好,会吓着她?

他颓废的丢开手机,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好像从来没这么…焦虑过。

程铮感觉自己已经陷入魔怔,并且越来越深,再也出不来一样。

无奈之下他把窗台上的茉莉花拿出来,揪着花瓣嘴里碎碎念:“她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

正在打扫卫生的程母进屋,看到程铮残害着花连忙去打他的手:“哎哟我的祖宗你在干什么!”

程母把碎花瓣重新放置花盆,给了他一个白眼:“这花惹你了?”

程铮不说话,转过身又继续收拾衣服。

程母把拖把靠在衣柜一边,掐住腰走到男人跟前:“我看你这么无聊周末跟我出去吃个饭局,是你张阿姨家,听说他们闺女刚从国外回来,还单着呢”。

她这是还不死心,也是被自己儿子逼得没办法。

程铮一听就木着脸:“不去,我周末和朋友约好出去了”。

“什么朋友能比和亲妈吃饭还重要?”

程铮不知道想到什么,老脸突然一红,别过去咳了一声。

“咦?”老母亲突然发现了不对劲,她看着儿子耳朵根红彤彤,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是……和女孩?”

“……嗯”。

“啊呀!”程母欣慰地捂着胸口,老泪纵横,自家傻儿子和女孩一起出去,现在还害羞起来,终于有情况了啊!她现在简直就想上香感谢列祖列宗老天有眼,自己的孙子梦也是有着落了。

“行行行,和女孩出去好好玩,妈就不打扰了,记得带回来给爸妈看看什么样,啊”。

程铮更不想理她,虽然对程母的话…充满了期待,脸顿时红的和猴屁股一样,他起身拿起拖把直把人往外赶。

程母正在兴头上,没有埋怨自己被推搡出门,哼着歌就赶快和自家老头分享情况去了,一路上要多高兴有多高兴。

程铮听到脚步声下楼,躺下床捡起手机,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把消息发了出去。

海滩位于S市东边,是罕见的一片白沙地,每到夏季是游客最多的时候,人们站在海边,感受热风吹过身体,面前就是一望无际的翻涌水浪,远远地看过去,海天相接成一线,云与水交融在一起。

每年夏季的嘉年华便更加瞩目盛大,不仅有重量级嘉宾坐镇,临海的五星级酒店也会有促销的优惠价格,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各地游人前来赏玩。

不得不说这条连锁的景区营业的是格外火热。

易丹一行人在酒店放置完行李后便朝海边走去。走在路上她还在幻想本来的计划,好不容易来趟沙滩,她还想着能和黎茵好好休息,两人躺在白沙地上晒着太阳,看着滚滚的浪潮,手中捧起椰子汁,毫无烦恼享受沐浴与放纵,其实现在也可以照旧执行,就是中途出了一点点的…小意外。

程铮给自己订的单人房,易丹黎茵是双人,两个房间是正对着,没有靠在一起,其中还有另一个单间夹在他们之间,一开始也没有多想,当他们安顿完毕准备一同离开时,中间那扇门却突然打开了。

穿着沙滩裤短背心的赵书铭就这样出现在他们仨面前,而且一点不惊讶,看了眼黎茵后,就专注盯着程铮。

时间一瞬静止,四双眼睛大眼瞪小眼,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易丹以朋友的名义让他和他们一起,于是四人小队就集结去看海了。

黎茵一直到现在都还愤愤不平:“谁说这票难搞酒店难定来着?我怎么觉得是个人来都有位置?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造了什么孽才让我沦落到这个地步?”

易丹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要是让她知道是自己给赵书铭发的酒店消息……会不会打死她?想都想的让她浑身发抖,可她哪能料到赵书铭也会来?

“好了好了,咱们忽视他就好,人都来了,总不能装作不认识吧?”

“为什么不能?”

“……”易丹打着哈哈,满脸堆笑安慰黎茵,“唉你说程铮和赵书铭是不是有什么过节?要不然两个人看见对方都冷着脸,可是不对啊,他们怎么会认识?”

“有可能搞基也说不定,真是皆大欢喜了”。

不说赵书铭的态度,程铮见易丹说他是朋友后,面色也暗了下去,眼里都能放出冷光冻死人了,他们走路上也一语不发,迈着大长腿较劲,互不相让。

要不是对赵书铭熟悉,没准易丹真当他移情别恋了。

他们很快就来到沙地,因为程铮约定的出发时间早,现在沙滩上还没什么人,到了晚上才是最爆棚的时候,而且此刻没有正午夏季毒辣的热度,暖暖的刚刚好,适宜游玩。

晚上会有当红流量小生开演唱会,表演的台子也在沙滩中央搭建完毕,巨大的显示屏上映着欢迎的标语,工作人员也在做着最后的调试,还没开始就已经有很多人围观了。

易丹也想去凑凑热闹,拉上黎茵跑到程铮跟前打了声招呼就直往那边过去,他和赵书铭默契的点了头表示待在原地等他们,两个人并肩站着,直到女孩们的身影混在人群中才收回了目光。

风声阵阵,带起裤角猎猎作响,程铮和赵书铭都是一身的深邃,加上高挑结实的身形与出众的样貌,引得不少人频频看向他们这里。

男人之间是无声的沉默,直到赵书铭沉沉开口:“我不会放弃黎茵的”。他转过身直视程铮,“反正已经追了4年,不在乎再来一个”。

程铮算是蒙了头,一脸疑惑:“我对黎小姐没有心思”。

这下轮到赵书铭诧异:“没有为什么带她来海边,还让她穿比基尼给你看?”

“什么比基尼,”老男人听得脸直热,“我只是邀请……”话说到一半又断了,像是想到什么脸瞥向一旁连忙咳嗽了几声。

“邀请…”赵书铭不解,细想一下后豁然顿悟:“是…易丹?”

程铮一听到这名脸色就涨的爆红,左顾右盼不敢看着他,好半响才“嗯”一声。

“真是不好意思,”赵书铭闻言低头向他道歉,“我以为你是在追求黎茵,因为你们之前不是在一起相过亲吗?”

程铮连连摆手:“没事,相亲跟黎茵小姐也没有见成面,嗯…我也把你认为是…易丹的…谁了”。

误会一揭开两人就冰释前嫌,男人们自然而然熟络聊起天,赵书铭告诉程铮自己在篮球队的麻烦事,程铮也简单讲了自己之前的从军经历。

一个毫不夸张的赞叹,另一个同样谦虚的接受了。

他们还在说着话,就听到易丹的声音传过来:“你们在商业互吹什么呢?”

女孩穿着无袖背心,套上热裤清爽的踩在沙地上,她拉着优雅吊带长裙在身的黎茵,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没有没有”。两人各自把头摆向一边慌张否认,窘迫的像做坏事害怕被抓包的小屁孩。

易丹狐疑,怎么一会的功夫他们的关系突飞猛进了,不会……真是那样吧?

赵书铭看着易丹身后望着碧海的黎茵,快速转移话题:“你们怎么突然回来了,演唱会那边不好玩吗?”

“什么呀,”易丹牵着黎茵的手晃了晃,满腹失望,“人太多了挤不进去,看样子晚上就更不能去看了”。

“不过,”女孩倏地话锋一转,笑眯眯地对程铮说:“程铮哥哥,你说过会陪我打排球的,我们现在过去玩呀?”

那声哥哥叫的又嗲又甜,无端让他想起那夜她喊自己叔叔的模样,男人眼眸微微深沉,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抖动:“嗯,好”。

易丹眉开眼笑,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排球网:“那我们现在就过去”。

她拉着黎茵又对着赵书铭说:“赵书铭和茵茵就给我们加油吧”。

赵书铭点点头,紧跟她们身后朝着打球的地方走去,期间他一直看着黎茵,不过穿着长裙的姑娘只是在眼神交汇的时候瞪了他一下,然后立刻扭头把他当做空气。

赵书铭自嘲的想,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至少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她面前,认认真真地看着她了。

排球沙地坐上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场地的中央也有一对像是情侣在网的两侧相互垫球练习,显然是在等其他的对手了。

小年轻看到易丹一行人过来时起身相迎:“你们好,欢迎来到情侣沙滩排球”。他伸手指了指倚网树立的高牌匾,“这上面是比赛的一些相关规则,不太熟悉可以在看一看,这只是休闲的小活动,所以请注意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哦”。

他的视线在四人中流转:“不知是那两位参加或是先来呢?”

易丹波澜不惊:“我”。在拍了拍一边的程铮,“还有我男朋友”。

“男朋友”三个字无疑给了程铮一剂猛料,他本欲上前的步子一空,差点摔了过去,男人泛红的脸抬起,不好意思地冲小年轻点点头:“不好意思”。

小年轻也懂,弯腰作揖:“那二位里面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