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荡女欲妇有声小说|他的巨物撑开她的花缝

2021-07-20 16:03:31情感专区
韦茜彤赤裸着身体侧躺在床上,两只雪峰沉甸甸的往下坠着,小腹平坦,再往下芳草萋萋,里面隐藏着埋葬所有男人的桃源洞。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原来是收进了一条信息

韦茜彤赤裸着身体侧躺在床上,两只雪峰沉甸甸的往下坠着,小腹平坦,再往下芳草萋萋,里面隐藏着埋葬所有男人的桃源洞。

 文学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原来是收进了一条信息。

看到手机屏幕被点亮,我一下子想到刚才看到的《少&妇&白&洁》,连眼前这个女人的挑逗都忍受不了,还谈什么吃得下屈辱?

我一个虎扑把韦茜彤压在身下:“小骚货,今天我非把你干到求饶不要。”

韦茜彤“哧哧”的笑着:“那个田正桂什么破玩意儿?东西那么小,搞的我浑身难受,还好有你的大家伙。”

这句话任何男人听了都会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我也不例外,反正这小妖精早就急不可耐,我也没做前戏,直接进入了巷战、刹那间短兵交接,两军杀的难分难解。

韦茜彤把玉腿大大的张开,双手扶着我的腰,让我可以更加尽情的、肆虐的冲锋。

直到最后关头我想要抽身而退时,韦茜彤一把搂住我的腰:“射里面吧,反正我今天怎么样也要吃药。”

……

当我精疲力尽的翻身躺在床上时,韦茜彤却支撑着酸麻的身体爬起,张嘴给我清理起来。

这并不是口舌间的挑逗,就是用嘴进行很认真的清理,并且她很干脆的把东西全吃进了肚子里。

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可能是想把刚才的屈辱发泄到这个女人身上,刚才的一顿冲杀太过猛烈,子弹射尽后我没有了一丝的力气,任由韦茜彤帮我收拾着。

吃干净后,韦茜彤跳下床向卫生间走去,却不想一迈步就倒吸了口凉气,在原地站了半天。

我随口问道:“怎么了?”

韦茜彤白了我一眼:“还不是你?简直是头驴。”

如果是平时这么“夸”我,可能我还有点得意,但这个时候我实在提不起兴致,只觉得眼皮渐重,嘴里喃喃的说道:“那你慢点走。”

迷迷糊糊之中,感觉有人拿热毛巾给我擦着身体,从上到下,要害部位也没放过,还小心的翻开包皮仔细的拭净,当擦到脚指的时候,我终于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经天色大亮,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有点恍惚,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左右看了看,才忽然想起我已经结婚了,昨天晚上是我的新婚之夜。

新婚之夜?去他妈的新婚之夜,这个见鬼的新婚之夜已经被我卖了,昨天之前的那个吕弘山已经死了,从昨天晚上开始,一个堕落的、无耻的、卑鄙的吕弘山已经诞生。

看了一眼睡在我旁边的韦茜彤,她精致的脸庞如大理石雕刻的一般,眼睫毛浓密而长,就算放在明星堆里,她也是非常出彩的那一类人,此刻她蜷缩在我的身旁,一只胳膊放在我的身上。

看着身上如莲藕一般的玉臂,我却忽然感到一阵恶心,这双玉臂不知道搂过了多少形形色色的男人。

虽然我一点也不爱韦茜彤,但在法律上她确确实实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而且,她也是我从今天开始通往青云路的一件绝佳工具。

今天我还在婚假之内,不用去上班,本来可以继续睡的,但我闭了半天眼睛却再也没有半点睡意。

索性从床上爬起来,光着上身坐在床上,顺手从床头柜上拿过一支烟来点上。

韦茜彤被我吵醒:“你干嘛呢?”

虽然据她自己说她老家是西川省的,但她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根本没有一点川音。

我吸了口烟,闷声道:“想事情。”

韦茜彤从床上爬起来,像一条蛇一样搂住我的脖子:“别着急,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要一点点的办,哪有一步登天的?”

柔软硕大的酥胸蹭着我的后背,我却没有半点感觉,又吸了口烟:“话是这么说,听田正桂的意思,他今年有可能调到县里,我也要抓紧想想下一步怎么办了。”

韦茜彤整个人像挂在我的身上一样:“没事,就算没有他我也有别的办法。”

我咬牙道:“那岂不是便宜了他?”

韦茜彤从床上跳下来:“什么便宜不便宜的,只要他不倒,这个事就不算完,早晚有他还帐的一天。”

我看着只穿着内裤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的韦茜彤,心里不禁一股邪火往上蹿,怒声道:“你能不能先穿上衣服?”

韦茜彤回头看了我一眼:“哟,你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