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孩子断奶了老公却断不掉-老师让我在桌下帮他含

2021-07-20 10:09:06情感专区
突然之间我发现在房间中间有帘子可以放下来,割开左右两张按摩床。 正想把帘子放下来,我和冯瑛在帘子的两边各自换衣服。 我还没放,冯瑛看着我笑了笑:“阿伟啊,换个衣服而

突然之间我发现在房间中间有帘子可以放下来,割开左右两张按摩床。

 

 

 文学

正想把帘子放下来,我和冯瑛在帘子的两边各自换衣服。

 

 

我还没放,冯瑛看着我笑了笑:“阿伟啊,换个衣服而已,不用拉帘子啦,姐都没害羞,你还害羞上了,不用这样麻烦,姐也不是没见过男人,你也不是没见过女人嘛。”

 

 

她还记得这个事,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想到那个画面,我感觉身上已经微微在颤抖了。

 

 

“可是……”

 

 

我都还没说完,冯瑛直接让我站在她的后背,帮她把后背裙子的拉链给拉下来,我一下子就傻了。

 

 

她叫了两遍我才反应过来:“愣着干什么,快点帮姐把拉链拉开,抓紧时间!”

 

 

有那么几次,她穿着和今天一样的连衣裙,我站在她后背,就曾经幻想着,从后面把她拉链拉开。

 

 

没有想到,现在意淫居然变成了现实!

 

 

单看她的后背,几乎和十八岁的少女无异,如果不看她略显风尘和成熟的脸,告诉我她是大学女生,我都会信。

 

 

我浑身都在颤抖,房间里的空气窒息了。

 

 

时间也停止了下来!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冯姐,你们换好衣服了吗?我们可以进来吗?”

 

 

冯瑛连忙停住了低吟声,咳嗽了一下,对着外面喊着:“稍等一下,快好了。”

 

 

接着她推开了我,眼神迷恋看着我说:“你怎么亢奋呢,姐怎么感觉你好像是个处男,从来没有碰到过女人呢?是不是你和苏玲从来没有做过?”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惊,冯瑛再次说出来真相,我故作镇定,连忙回答:“怎么可能,姐你真的爱说笑。”

 

 

很快冯瑛就让两个女技师进来了。

 

 

两个女技师都很年轻,估计十八九岁,样子都还挺清纯甜美的,其中一个给冯瑛做spa美容,另一个则给我做推拿。

 

 

我努力趴在床上,怎么都趴不好,女技师的手很滑,在我身上开始按了起来。

 

 

女技师名字叫小曼,连名字都是我喜欢的名字。

 

 

看我有意无意地看她,她一阵脸红,我小声问她:“你是几号呢?”

 

 

她张开樱桃小嘴告诉我:“我是31号。”

 

 

说完她就出去了,我发现我都喜欢上她了。

 

 

帘子另一边,冯瑛也做的差不多了,不一会儿,另一个女技师也出去了。

 

 

隔着帘子,我和冯瑛各自换衣服,总感觉很暧昧,怪怪的。

 

 

从那一天开始,我和冯瑛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关系,坐车的时候,她没有再坐在后面,而是坐在我驾驶座的身边,我把她载回去别墅住处的时候,离开前她还对我抛媚眼。

 

 

回到芙蓉园里,苏玲迫不及待又问我,冯瑛有没有什么异常和动静,我假装好奇问她:“老婆,你为什么对冯瑛的行程这么在意呢?”

 

 

她就回避重点,回答我:“不是关心你的工作吗?怕你不小心暴露了我们的关系。”

 

 

王国庆在我们结婚后的一个礼拜里,几乎天天都来找苏玲,这一段时间,听说他出差去了国外,所以他没来,变成了小静天天来了。

 

 

有天晚上我正在楼下看电影,苏玲和小静应该是激战了一场,刚刚结束,小静下来洗澡,她亲热对我说:“周哥,你还没休息呢。”

 

 

她身上穿着绣着卡通图案的睡衣,脸色绯红,看上去很娇弱,让我产生了一种想要怜爱她的冲动。

 

 

我目不转睛看着她的脸,小静害羞躲进了浴室里面洗澡去了。

 

 

正好苏玲后面下来,看到我对着浴室那边看,立刻又很凶对着我大吼:“喂,你看什么看啊,是不是想要偷看小静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