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同事的好紧水好多 全是肉的糙汉文现言推荐

2021-07-16 17:39:23情感专区
“接下来,依旧是非常有趣的一件拍品,来自镜头画面美奂绝伦的电影《断头谷》中女主角米娅·科施娜使用的一本魔法书籍道具,其中每一页都是由著名导演蒂姆·波
“接下来,依旧是非常有趣的一件拍品,来自镜头画面美奂绝伦的电影《断头谷》中女主角米娅·科施娜使用的一本魔法书籍道具,其中每一页都是由著名导演蒂姆·波顿手工绘制,如果你是影迷,这就是你的福音,哪怕你不是影迷,这也会成为你书架上最值得向来访客人展示的一件珍贵收藏,起拍价10000美元,默认加价1000美元。”

  “好,106号先生已经举牌了……37号,11000美元……218号,是位高挑漂亮的东方小姐……134号,什么,哦,134号这位先生直接喊价20000美元,看来他真得非常喜欢这件拍品,大家要让给他吗……7号,007先生不打算相让,21000美元……”

  莱辛顿大道兵工厂内。

  时间已经是深夜十点一刻左右,维密年度慈善派对正在进行最后一个官方环节,慈善拍卖。

  四个小时的派对,各种流程安排的井井有条,总计三个官方活动,品牌展示,算是一个迷你的维密走秀;嘉宾表演,中场舞会的暖场;慈善拍卖,最后散场前的高潮与收官。

  其中每次活动都会间隔一段时间,供宾客们社交或用餐。

  精心的安排让大家宾主尽欢,当派对进入后半段,很多人已经开始期待明年。

  围绕拍卖舞台人群的最外围,看到手持218号号牌的沈闺再次举牌,姜米低声凑过来提醒:“你别乱举了,万一砸到你手里看你怎么办?”

  “凑热闹嘛,我确定有人会接才举的,而且这个只有一万美元,真砸手里我也付得起,”因为喝了些酒白皙脸庞上透着淡淡红润的沈闺说着,又笑道:“你发现没有,这拍卖师的英语真是太溜了。”

  姜米几乎要翻白眼:“人家本来就说英语。”

  “我当然知道,我是说,在说英语的外国人里,他也太溜了,高挑漂亮的东方小姐,呵,给,拿着,你等下也举牌,他肯定会夸你更加高挑漂亮的东方小姐。”

  见沈闺把号牌塞给自己,姜米只能接着。

  其实吧,她也有些跃跃欲试。

  这场派对,哪怕带着认识一堆大咖的任务过来,如同其他宾客一样,她们也非常尽兴,甚至有点明白西方人为什么那么热衷派对。且不说社交功能,派对氛围中那种可以让一个人尽情展示自己的感觉,很容易上瘾。

  哪怕论咖位层级只是这场派对上的两只小虾米,姜米和沈闺还是感觉过去几个小时之后,她们似乎开始融入另外一个社会层面。再回首,对于以往的人际圈子,难免就要多出几分优越和俯视。

  总之,这是一个让男人女人都很容易生出野心的地方。

  拍卖台上,《断头谷》的道具魔法书籍最终被一位宾客以37000美元拿下,随即是好莱坞著名影视歌三栖明星兼奥斯卡影后兼《美国偶像》评审雪儿大姐头捐赠的一次共进午餐机会,起拍价同样是10000美元。

  本来被沈闺撺掇正跃跃欲试练一下胆子的姜米顿时泄气。

  没见识过。

  午餐还能拿来拍卖?

  雪儿她们可不认识,万一砸手上,1万美元也出得起,关键是不熟啊,一起吃午餐多尴尬。《美国偶像》倒是知道,美国这边很热门,而且,国内今年非常火的《超级女声》,也是买的这个版权。

  同样没经历过的沈闺也不敢再撺掇。

  还是等下拍实物好。

  这个太虚。

  不过,相比两个化为鹌鹑的姑娘,现场其他宾客倒是非常踊跃,价码一路很快飙到了5万美元意思。

  正惊叹咋舌间,沈闺突然感觉一只大手搂在自己腰上,身子顿时一僵,有些不知所措。

  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听从安小寒的吩咐,她们一直凑在一起,果然没有遭遇到搭讪纠缠之类。

  没想到,都快结束了,竟然会遇到咸猪手。

  僵僵地扭头看去,还鼓起勇气打算斥责对方一句,然后就看到了一张带着温煦笑容的熟悉脸庞。顿时软下身子,下意识还朝男人贴了贴,乖巧招呼:“西蒙,晚上好呀。”

  西蒙一左一右搂着两个身材纤细的姑娘,问道:“玩得开心吗?”

  沈闺点头。

  另外一边的姜米也嗯了一声,悄悄瞄了眼四周,既期待别人看到,又担心被看到。

  还心虚。

  不知道男人是不是知晓她在派对前红毯上差点被自己礼服绊倒的糗事。不过,这种小事,西蒙这样的大人物,肯定不知道吧?

  沈闺放松下来,很快又主动找话题:“西蒙,你现在才来吗?”

  “是啊,有其他事情要做。”

  沈闺没有问是什么事情,转而又道:“西蒙,你知道不醉的事情吗,她跑去上学了。”

  “知道啊。”

  这件事,陈晴当日常八卦在电子邮件里和他说过,回忆当初的短暂接触,西蒙倒是挺意外那姑娘的选择,连他都有点判断失误。

  沈闺又道:“不醉竟然去读什么社会学,这有什么用呀,还不如好好做模特。”

  “问题就在这里,好好想想?”

  沈闺歪着脑袋,思考片刻,还是摇头。

  西蒙笑道:“所以,不醉比你聪明。”

  沈闺不好意思地缩了下脖子,看向另一边姜米:“米姐,你想到了吗?”

  姜米稍微犹豫,说道:“应该是,其他的专业,理工科那类,不醉读不了吧?”

  西蒙点头。

  秦不醉连初中都没毕业,哪怕当年在校时成绩不错,底子放在那里,跑去学数理化,完全是自讨没趣。

  不过,西蒙倒是有些感慨,那妮子天生好命。

  因为按照西方社会的普遍规则,一等人读哲学历史,二等人读医生律师,三等人读数理化工。哪怕不算绝对,但确实是一种很明显的倾向。

  欧美金字塔顶层的子女,大学往往学的是哲学历史文化艺术,一方面是格调,另一方面,也是门槛低,容易毕业。

  更关键的是,他们不需要为自己的将来考虑。

  就像随便说一个小布什,耶鲁大学读的专业就是历史,毕竟以众所周知的小布什智商,让他读经济,肯定毕不了业。如果大学学位都没有,想混政界可不容易,只能去经商。小布什在老布什当总统前确实做过几年生意,一塌糊涂,最后被索罗斯接盘,套现离场。

  这是命。

  秦不醉跑去读的社会学,恰好就属于类似范畴,那姑娘肯定不知道西方社会的某些规则,却是很聪明地选择了自己能走的一条路。

  西蒙都有些期待这个名字古怪的女孩未来能走到哪。

  再说规则,金字塔最顶层往下,一般的精英阶层,热门专业是医生律师,这两项专业在欧美收入非常高,社会地位也不差,特别是律师,从业之后几乎可以灵活地转向任何领域。最后,没什么底蕴背景的普通中产阶级或更底层平民,往往选择理工。成本低,实用性强,容易找工作。

  西蒙和两个姑娘聊着,拍卖环节继续,而他到来的消息,也很快在人群中传开。

  大部分宾客都矜持地没有凑过来,却不乏例外。

  很快一个身穿白色皮草镶边风格礼服的姑娘就跑了过来,亲昵地扑到西蒙怀里,开始叽里咕噜,完全不理会身边的姜米和沈闺。

  这是柳德米拉·贝索诺斯科娃。

  丫头还是喜欢穿皮草。

  西蒙感受着满怀的毛茸茸触感,从刚刚的汉语换到俄语,等柳德米拉撒娇完,却是稍稍用力拍了下女孩小臀,开始问罪:“听说你把一位摄影师打了,鼻青脸肿的,还掉了一颗牙?”

  柳德米拉顿时露出委屈表情,恶人先告状:“西蒙,他想占我便宜呀,我可是你的女人。”

  “说谎,”西蒙又是一记:“那摄影师是同性恋,怎么可能对你感兴趣?”

  见被拆穿,柳德米拉也不脸红,撒娇地扭着身子:“西蒙,他骂我,好凶。”

  “你这么野蛮,以后连愿意给你拍照的人都没了,看你怎么办?”

  “我有你呀,”柳德米拉环住男人腰身,凑到他耳边呵着热气:“西蒙,我们一起离开好不好,我饿了,想吃东西,然后我们去你那里。”

  西蒙有些无奈。



  乌克兰那边,贝索诺斯科娃一家都沉稳可靠,末了出了这么个小妖精。

  家门不幸。

  又给了丫头一记五毛,西蒙道:“不许缠人,另外警告你,再敢打人,不管是谁,我都会让你姐姐把你抓回乌克兰,至少半年不能出门。”

  柳德米拉顿时可怜兮兮:“西蒙,难道他们欺负我,我也不能还手啊?”

  西蒙心说你不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不给丫头钻空子的机会,坚决摇头:“不能。”

  “呜……我好可怜。”

  “还有更可怜的,要不要我今晚再找八个姑娘一起陪你?”

  假哭的柳德米拉顿时停住,嗷呜着作势在西蒙脖子上啃了下。见维密的大股东莱斯利·卫克斯奈等人向这边走来,倒也没有不懂事地继续缠人,乖乖地放开西蒙,见姜米和沈闺没有给自己让位置的倾向,只能怏怏地暂时走开,领走倒是没忘礼貌地和卫克斯奈招呼了一下。

  莱斯利·卫克斯奈带着自己妻子,身边还有杰弗瑞·爱泼斯坦和吉丝莲·麦克斯韦这一对。

  姜米两个眼看某只小妖精离开,西蒙又要应酬,也很识趣地走向他处。。

  西蒙主动上前和卫克斯奈夫妇以及另外一对招呼。

  对于爱泼斯坦这对,最近几年西蒙一直让人悄悄关注,还间接地给对方安排一些小活,这位著名掮客知晓幕后是西蒙的安排,也完成的很好,算是与这颗暗棋接上了一条暗线。

  至于将来怎么用,用不用,将来再说。

  招呼之后,大家没有再站在这里,而是走向附近一处圆桌。倒也没什么正事,围绕最近的一些热门话题随意闲聊。

  拍卖环节从10点10分开始,持续半个小时。

  当西蒙转移阵地换在用餐区的圆桌旁,卫克斯奈和爱泼斯坦两双之后,又有其他宾客找准机会陆续过来招呼。而当拍卖结束,更多人开始聚过来。毕竟很多宾客想方设法拿到这次派对的邀请函,就是希望能和西蒙打个照面,聊上几句。

  这样的应酬中,转眼已经过了11点。

  派对安排是11点开始散场,当然并不强制,宾客完全可以待到12点,乃至凌晨之后。不过那时这边肯定就只剩下收拾残局的侍者团队。

  西蒙也耐心应酬。

  西蒙越来越追求对公众的隐身,但绝对不是针对所有人。

  否则,结果对他而言可能是灾难性的。

  就像曾经的霍华德·休斯,风光半生,然而,因为晚年的自我封闭,作为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富豪之一,却沦为身边团队的傀儡,连最后的死亡都不明不白。

  十点多钟抵达,待到十一点半,该应酬的也差不多都应酬过。

  地点也换在了大厅一角的一处沙发卡座。

  等黛米·摩尔和布鲁斯·威利斯一对从这边走开,西蒙看到手挽手亲昵地一起走来的杰瑞·霍尔女儿伊丽莎白和丫头的闺蜜伊万卡,笑着道:“你们怎么来了,这里可不适合未成年人。”

  伊丽莎白走近,和伊万卡一起在西蒙两边坐下,不满道:“我们又不是帕丽斯那种肯定长不高的霍比特人,身体上都已经成年啦。还有,老爸,你可真忙,我和伊妮等了好久才能和你打个招呼。”

  伊丽莎白称呼西蒙的其实依旧是‘Dad’,但丫头那腔调,总能给西蒙一种换做中文明显在喊自己‘老爸’甚至‘老头子’的感觉。不过,这丫头的第六感其实挺准,西蒙的生理年龄或许还不到30岁,但两世为人的心理年龄,确实不年轻。

  西蒙也无所谓,又道:“你妈妈呢?”

  “她知道自己今晚肯定没机会,已经提前离开啦,”丫头说着,又挤眉弄眼:“西蒙,你确定今晚的猎物了吗?”

  西蒙故意眼神玩味地打量一番身着一套淡粉色百褶裙的丫头。

  伊丽莎白也是配合地立刻捂住胸口,一脸惊恐:“老爸,你真是太邪恶了。”丫头说着自己就笑起来,抬手指了指另一边的伊万卡:“要不,爸爸,我把伊妮介绍给你。”

  这可是丫头私下里和伊万卡盘算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