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道具调教女主全肉百合小说(古代高H公妇)全文阅读

2021-07-16 17:33:19情感专区
 A女郎怀抱着一些文件从自己所住的公寓来到贝壳别墅,接近大门时,恰好看到一大一小手拉手从别墅内出来,这是从澳洲过来和维斯特洛一家过感恩节的维罗妮卡·约翰斯顿,以及
 A女郎怀抱着一些文件从自己所住的公寓来到贝壳别墅,接近大门时,恰好看到一大一小手拉手从别墅内出来,这是从澳洲过来和维斯特洛一家过感恩节的维罗妮卡·约翰斯顿,以及大少爷墨尔本·维斯特洛。

  停下脚步,等两人带着侍从接近自己,A女郎主动招呼:“早上好,约翰斯顿女士,还有少爷。”

  维罗妮卡微微点头:“早啊,A。”

  墨尔本倒是没有维罗妮卡的冷淡性格,稍停脚步很礼貌地和A女郎招呼:“A小姐,早上好。”

  目送一大一小上车,想起刚刚大少爷拉着维罗妮卡手时的依赖模样,A女郎眨了眨眼睛,莫名有些期待。

  对于维罗妮卡和自家老板的实际关系,作为最亲近的人之一,A女郎已经知晓。甚至,根据日常的悄悄观察,她还能发现更深一些的纠葛。因此忍不住想,自家老板等下可能心情不会太好,或许会对自己发脾气。

  好久没听到某种让她心悸的咔咔声。

  这么稍稍呼吸急促地想着,目送维罗妮卡两个乘车离开,A女郎才进入贝壳别墅,一路来到地下一层的书房。

  珍妮特也在,正赖在西蒙怀里说着话:“既然这样,我决定,如果她再骚扰我,我就飞去伦敦把她收拾一顿。”

  “支持,不过你自己就别动手了,掉身份。”

  “呵呵,当然啦。”

  A女郎假装自己不存在地耐心等待了会儿,最后见夫人低头和老板吻了吻,又吻了吻,再吻了吻,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好像这吻带有蜜糖一样。

  难以理解。

  等珍妮特终于起身,A女郎才‘现身’招呼,然后就见两人又吻了吻,还是自家老板稍稍主动。看来,夫人唇上今天真涂了某种不知名的蜜糖。

  好在,珍妮特片刻后还是离开。

  书房内只剩下主仆二人。

  二人世界。

  A女郎内心悄悄飘出这个心思,等自家老板坐定,稍稍又上前一些,把刚刚抱在怀里的一些文件分类放在男人书桌上,一边开始汇报事情:“老板,早上唐纳德又打来电话了,还是想要和你谈谈他女儿伊的事情?”

  西蒙低头翻阅着一份文件,闻言头也不抬,问道:“这是第几次了?”

  “第三次。”

  “他在列维森集团的持股是多少?”

  “大概,12%。”

  “把他的股份压缩3个点,到9%,再告诉他,还想和我谈,没问题,他提一次,压一个点。”

  A女郎想起某金毛联系这边时已经近乎耍赖威胁的语气,其实也想教训对方一下,闻言点头,又道:“老板,是不是把他正在做的真人秀也砍掉?”

  某人的地产公司被列维森集团兼并后,已经不再涉足管理事务,只是吃红利的纯股东,于是如同曾经那样,开始向传媒娱乐领域发展,做起了真人秀,背靠维斯特洛体系这棵参天大树,倒也滋润。

  想想电视上如果没这个家伙,还挺无聊的。

  西蒙对着电脑检查今天的工作邮件,闻言摇头道:“不用,不过提醒一下纽约那边,注意审核他的节目,别大嘴巴说出不该说的东西。”

  “嗯。”

  A女郎丝毫没有异议,点着头,分类摆放完文件,拿起自己的备忘录,继续说起其他:“老板,这里面有诺基亚在里夫尼三期工厂的规划,你抽空可以看一下……韩国那边,我做了一份一周总结……公关团队提交了关于那只基因研究子基金引起的媒体舆论反馈……还有两份是关于中国,一个是Ypay与中国工商银行达成的合资支付平台协议草案,另外是老板前两天要的中国游戏产业政府政策和发展概况分析……”

  这么介绍完,又回答了西蒙的一些疑惑和交代,暂时就没了其他事情。

  稍稍有些失望。

  自家老板的心情似乎不错。

  瞄了眼某人手边的咖啡杯,抢过来摔掉,应该能讨一顿打。

  不过太下乘。

  现在是工作时间,不是晚上,自家老板对此分得很清,这么做不是情趣,而是真的惹某人生气。

  只能离开。

  发现自己才是心情不太好的那个,A女郎决定狠狠收拾一下最近想要纠缠自家老板的某个金毛。

  只是睡了你女儿而已,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好处,吃相真难看。

  自家老板还是心软。

  只压三个点。

  不过,这其实也有运作空间的。

  稀释小股东的股份,方法很多。

  正规的,增资扩股或引入外部投资,小股东没钱跟进,就只能任由股份被稀释。

  某金毛肯定是没钱跟进的那种。

  不正规的方法,那就更多。

  债务追讨,强迫小股东贱卖股份;翻账本,查违规,直接迫使小股东退还股份;大股东倒腾一家空壳公司左手倒右手,自己高价股权并购,让小股东吃哑巴亏……总之只有小股东想不到的,没有大股东做不到的。

  因为心情不好,自家老板又没有额外交代,A女郎就打算使用不正规的手段。

  至于某人因此可能狗急跳墙耍泼皮无赖,跳就跳吧,A女郎倒是挺期待对方跳一个娱乐大众,当初并购那人的地产公司,A女郎就发现问题多多,闹起来,那就把旧账全部扒开好好捋捋,将对方送进监狱都不是没可能。

  书房这边。

  西蒙并不知道女助理因为心情不好产生的小心思。

  知道也不在意。

  还是那句话,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恶人需要恶人磨。

  幕后黑手VS泼皮无赖,等同狮子VS兔子。西蒙不是自大,如果这都能马失前蹄,他这些年的打拼积累也就白忙了。更何况金毛自己屁股都不干净,这就更加劣势,如果西蒙愿意,找一群女人起诉对方,直接丢进监狱就是。

  人选都不用伪造,毕竟某人和爱泼斯坦可是好朋友,属于同类。

  等A女郎离开,西蒙开始专心处理只要想做永远都做不完的工作,时间转眼来到中午,带着墨尔本出去玩的维罗妮卡也已经返回,一家人吃过午餐,休息一番,下午继续宅在家工作。

  好吧。

  主要是维罗妮卡过来,西蒙不想出门,要不然这个周末应该会去东海岸,毕竟感恩节不能一起过,感恩节之后的周末,按理说应该去陪陪其他女人和孩子。

  两点钟,重新坐到地下一层的书房,这次直接连接了大洋彼岸陈晴的视频通信。

  陈晴还在韩国。

  洛杉矶与首尔相差17个小时,这边周六下午两点,那边已经是周日上午的早上七点钟。

  那边的陈晴穿着很显身材的烟灰色套头打底衫,系着利索的马尾,招呼之后,照例是小八卦时间:“老板,你还记得秦不醉的妈妈吗?”

  西蒙点头:“记得啊,怎么了?”

  卫慕。

  可惜了这么好一个名字。

  因为一家人的恩恩怨怨,秦不醉拜托陈晴把对方关在了北京东郊温榆河畔的一栋别墅里,算是坐牢,还说要永远关着。

  西蒙从一开始就觉得关不住。

  还是好人和坏人的问题。

  秦不醉和自己母亲恰好就对应两者,受到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再加上秦不醉表面聪明干练,骨子里其实很心软,和心狠凉薄之类根本不沾边,也就注定了某些结果。

  那女人做了那么多让人几乎要咬牙切齿的破事之后,做女儿的,也只是想着把她永远关起来,陈晴提起过,东郊那边很大的一栋别墅,好吃好喝,还有人看顾服侍,除了不能外出,丝毫看不出任何惩罚属性。

  大部分人想过这种生活都求而不得。

  如果那女人足够聪明,就应该安安分分几年,等秦不醉怨气逐渐消散,对她也不会再有更多限制。可惜,只是西蒙听到的那些琐碎,就明白对方注定不是一个聪明女人,也不是一个安分女人。

  陈晴也很快证明了西蒙的猜测:“才这么一段时间,她就尝试逃走三次呢,我安排人看着,当然不会让她得逞。真不知道她要出去做什么。总是想往外逃也烦人呀,我就让人故意放她出去了。呵呵,现在关在收容所呢,我打算关她一个月,小单间,没暖气,每天馒头白菜,看她下次还想不想跑。不过,老板你放心哦,我专门派了两个女卫充当临时看守二十四小时守着她,不会出问题的。”

  西蒙笑道:“我为什么要放心?”

  陈晴挤挤眼睛,一副老板你明知故问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