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新婚别人下了种 红高粱中性描写的段落

2021-07-16 17:29:15情感专区
“是千原么,进来吧。”

  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千原浩志旋转门把,推开办公室的大门。

  只见老人坐在平时会客的区域,茶几上放着一个白色瓷瓶,旁边是一个明显配套
“是千原么,进来吧。”

  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千原浩志旋转门把,推开办公室的大门。

  只见老人坐在平时会客的区域,茶几上放着一个白色瓷瓶,旁边是一个明显配套的瓷杯。

  他拿起瓷瓶,透明的酒液似线一般地落入杯中,散发着谷物发酵后的醇香。

  “酒井老师。”见对方的情绪低沉,但总算没有发生想象中的激烈状况,他送了口气。

  酒井崇之抬头看了他一眼,因为酒精而导致眼圈有些微红,说道:

  “千原,来我身边坐下吧。”

  千原浩志依言坐下后,对方举起杯子,一灌就是一杯,接着却说起了往事:

  “我是昭和15年出生的,直到昭和26年才开始学习围棋,成为职业棋手则是昭和32年的事。

  “我这个世代的棋手是真不走运啊,段位还低的时候,藤泽棋圣、坂田棋圣压得我们喘不过气,结果后来又是木谷门下统治了整个棋界。当然,归根究底,还是自己的无能罢了。

  “昭和57年,距离现在也已经十一年了啊,也是一个改变我人生的重要阶段……”

  千原浩志并没有说话,默默倾听。

  酒井崇之正在说的事情,正是十一年前他长子的意外身故。

  这件事不但让他彻底心灰意冷,投入政务,也改变了酒井一家人的命运:

  他的夫人自此之后精神就出现了问题,最后只好送到了当地专门的疗养院;

  他的次子——即酒井温树放弃了将棋,投身围棋,也因此蹉跎了十年光阴。

  “……棋院存在着不少陋习,这些陋习都是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在经济繁荣的日子里还不明显,而一旦到了这时候,问题就一个接着一个地发生了,这两年棋院的财政危机就是这个原因。”

  酒井温树紧咬牙槽,但语气又透露着无奈:

  他并非不想要改变,事实上,在成为理事的六年间,他提出了不少改革议案,但几乎都被驳回。

  而其他的理事也只顾着自己那一帮人的利益,对所谓的‘子孙之计’,不屑一顾。

  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位并非棋界出身的理事长,而且曾经是政府内的高官,看样子也有改变的想法,只是一旦涉及到大部分人的核心利益,对方却又退缩了。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心中的郁气反而消散了,又看向对面的千原,说道:

  “我马上就要离任了,将这些话说给你听,是希望你以后能够做出改变,当然,现在说这话还是太早了,不过我希望千原你能好好铭记。”

  千原浩志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可是,酒井老师,就算你不再是理事,棋院不是还有其他职位吗?没必要这么丧气,等来年再选就是了。”

  酒井崇之微微一怔,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丝微笑,道:

  “就让老头子我也休息休息吧,工作了这么多年,我可是很少能放这么一个长假。”

  说着,他想了想,又告诫道:



  “只是我不再担任理事后,你做一些事情可能不再像以前一样方便了,但以你的棋力,棋院里就算有人看不惯你,应该也不敢有实际动作。当然,最重要的是——”

  他停顿了两秒,说道:

  “今年你要是能拿一个头衔,理事会里的某些声音也就立刻消失了。”

  对于对方的选择,千原浩志并没有权利指摘什么,曰本棋界的保守,在这一年里,他已经充分感受过了。

  酒井崇之将瓶中的最后一点酒倒进杯子里,却在这时听到千原说:

  “酒井老师,您觉得曰本棋界变成现在这样,是什么原因呢?”

  “什么原因吗?”酒井崇之思索了十几秒,才回答道,“首先想到的自然就是经济了,而且棋院的收入减少了,但支出却还是维持在原来的水平,今年对大手合对局费的削减倒是起到了一些作用,但还是不够……”

  他又讲起了棋院里一些没有必要的支出,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理事,所知甚详,列举的项目很多。

  千原浩志看向桌上的清酒,即便是不懂酒的人,看瓶子也知道并非凡品,而这都是记在棋院的账上。

  不过,他想问的并非是这个,又补充道:

  “老师,我所说的是,对于曰本棋界实力的下滑,您没有什么想法吗?”

  酒井崇之则有些疑惑:

  “实力下滑?是什么意思?”

  既然对方在今天说了这么多,千原浩志也不再吝啬,结合未来的趋势,问道:

  “最近几年的国际赛事中,曰本棋手的成绩普遍不如韩国棋手,这是事实,而在我看来,棋院目前的困境并不是什么财政危机,而在于此!”

  目前,以他身处的地位,他并没有兴趣推动曰本棋院的改革,但酒井崇之作为对他提携有加的长辈,告知一些事情,也算是一种报答了。

  “韩国棋界最近几年虽然冒出了一些如曹熏哲、李昌民之类的优秀棋手,但论整体实力,他们应该还是远远不如我们吧……”

  酒井崇之并非没有察觉到韩国棋手实力的提高,但也仅仅如此罢了,在他的眼里,还够不上曰本棋界的威胁。

  千原浩志有些无奈,这还算是开明之人的想法,更多的人则认为韩国棋手什么的根本就不值一提,要不是曰本的顶尖棋手都专注于国内的头衔战,哪有他们在国际赛场上嚣张的份儿?

  果然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么?

  “如果曰本国内的头衔战准许外籍棋士参加,水平应该会提高不少吧?”他不由地喃喃道。

  酒井崇之皱了皱眉,很难理解对方这股担忧的缘由,忍不住开口道:

  “千原,如果是一年前,我肯定会担忧曰本棋界的未来,因为韩国棋界的李昌民着实太厉害了些,我们国内找不出能和他匹敌的棋手,但你出现了!

  “不久之后,富士通杯就要开始了,到时候,我相信你一定能战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