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丁柔与大拘交(乱子伦视频)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6 17:15:03情感专区
李忠信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和小村惠香说他最终的想法,毕竟李忠信觉得,这个事情他应该当面去和三井雅子那边去谈,惠香这边呢!毕竟不能把事情做主,真正做主的,还得是三井雅子那边。

 
李忠信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和小村惠香说他最终的想法,毕竟李忠信觉得,这个事情他应该当面去和三井雅子那边去谈,惠香这边呢!毕竟不能把事情做主,真正做主的,还得是三井雅子那边。

  至于怎么去和三井雅子说,李忠信心中有了一定的腹稿,但是,这个腹稿却没有成型,他也是准备先和王波洪斌他们谈完了以后,再考虑和三井雅子那边合盘托出。

  挂断电话以后,李忠信只是随便浏览了一下网络上面关于东南亚危机的一些事情,便躺在了办公室里面休息室的床上小憩起来。

  到了十一点半的时候,李忠信在封半山的呼唤当中从床上爬了起来,他站起身体以后,感觉到精神头已经恢复了过来,坐上封半山的车,没用上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江城市区这边的忠信鱼馆旗舰店的位置。

  李忠信坐在他的专属包房内,一边喝着新沏的茶水,一边静静地等待着王波和洪斌的到来。

  “忠信啊!你这几天是怎么了,咋还来这么早等我们呢?点菜没有呢?找我们过来有啥事情呢?”王波和洪斌走进屋里以后,看到李忠信坐在那里悠闲地喝着茶水,他顿时就来了个一连三问。

  “我那边离这里不远,没啥事情了,就早点过来了,菜我没有点呢!等你和洪斌大哥看一看,有啥想吃的,直接告诉门口的服务员,让服务员把单子拿厨房那边就可以了。

  至于找您们俩位过来有什么事情,这个咱们便吃边聊,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就是关于咱们公司拓展的一些事情。”李忠信笑呵呵地对王波说了起来。

  对于三舅王波好像一个问题宝宝似的问东问西的,李忠信很是无语,都这么大的岁数了,咋还净问那些个幼稚的问题呢?

  早来,自然是来早了,他那边和王波洪斌这边不一样,随时都可以出来,啥事情都没有,无非就是看一下东南亚那边的金融情况以及各个国家应对金融危机的态度,这些东西,看差不多基本上就可以了。

  点菜这个事情呢!他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兴趣,天天都是好吃的东西,没有什么他特别想吃的,今天是他请王波和洪斌过来吃饭,自然是看王波和洪斌他们两个人想吃什么了。

  最后一个问题问的最没水平,还弄出来了一个你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呀!都知道我找你们过来谈事情了,还问那没有用的做什么。

  “服务员,过来一下,你告诉厨房那边,给我们这桌做几个精细点的菜,让厨师长做。

  做一个得莫利鱼,做一个红烧鸡翅,一盘靠大虾,再来一个蘸酱菜,一个飞龙汤。”王波伸手招呼过来了站在包房门口的服务员,直接点了四个菜一个汤。

  这四菜一汤呢!李忠信也是知道,都是他们这边忠信鱼馆的厨师长的拿手菜,特别是蘸酱菜的鸡蛋酱,拿厨师长炸的相当好吃,李忠信吃过这么多饭店和农家,他真就觉得那个厨师长亲自炸的那个鸡蛋酱好吃。

  有时候他母亲王雅清想要吃蘸酱菜了,他想起来了,就给忠信鱼馆这边打电话,让人专门送一大碗鸡蛋酱过去。

  李忠信也是在后厨看过厨师长炸这个鸡蛋酱,和他炸鸡蛋酱的步骤基本上一致,放的油的量,鸡蛋的量,还有大酱的量基本上都差不多,可是,他在家里面怎么也是做不出来这样的一种味道。

  而得莫利鱼这个东西,他们几个人算是经常吃的,忠信鱼馆当中别的东西不多,就是好吃的江鲤鱼多,那红尾巴的鲤鱼收拾好了,用得莫利的方法一做,可以说是百吃不厌。

  “那个什么,半山啊!今天我特意让洪斌大哥那边带了一个司机过来,你下午也不用开车了,等中午的时候咱们两个人喝点,你去上忠信的那个专用库房看看,拿几瓶稍微老一点的茅台。”王波点完菜以后看到众人没有什么异议,立刻大声地对封半山说了起来。

  “三舅,咱们中午过来是谈事情来的,不是让您过来喝酒的。您要是想喝酒的话,下午下班以后,你愿意和半山舅喝,你尽管和半山舅喝。中午咱们只吃饭,我找你们过来是找你们过来吃饭的,我可没说找你中午过来这边喝酒。”李忠信一听王波张嘴就让封半山去取几瓶茅台,他立刻把这个事情封口了。

  “忠信啊!你想说什么事情就说事情呗!我们喝酒也不耽误你说事情,叫我过来吃饭,不给酒喝,那算咋回事,咋,难道现在你就舍不得你的那些个茅台酒了?”王波瘪瘪着嘴,十分不满意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啥叫不给酒喝,舍不得我的那些个茅台酒了,等中午你走的时候,直接到库房那边搬两箱走,只不过中午这个酒就不要喝了,您真想喝酒的话,晚上随便你们喝,我给半山舅放假。”李忠信看着王波有些无语地开口对王波说了起来。

  对于王波的说辞,李忠信很是不满,咋这当三舅的,为了一些个白酒,和外甥都这么说话,实在是太差劲了一些。

  “这是你说的,等会吃完饭,我就到你这边的库房搬几箱十几年前的茅台,晚上你给半山放个假,我找志国他们几个人好好喝一下。”王波一脸满意地对李忠信笑着说了起来。

  李忠信说让他搬两箱,到他这边,他直接就给改成几箱了,王波觉得,他的这个大外甥就以点不好,总看着他不让他多喝酒,库房里面好几千瓶茅台酒放着,就是不给他喝,让他感觉十分惆怅。



  他也是知道,李忠信那么做是为了他好,省得他身体喝不好了,可是,喝酒人并不是这样控制酒的。

  平日里王波喝酒的时候大多数也是茅台或者是五粮液酒什么的,但是,年份却是和李忠信这边差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