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新婚少妇伺候真爽*亚洲性av无码动态图

2021-07-16 17:04:08情感专区
苏白怔了怔,将她的手拉过来,然后用缸里还在温着的井水洗了洗。

  “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能切到手指?”苏白皱着眉头问道。

  伤口虽然不是很深,但这如青葱般地
苏白怔了怔,将她的手拉过来,然后用缸里还在温着的井水洗了洗。

  “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能切到手指?”苏白皱着眉头问道。

  伤口虽然不是很深,但这如青葱般地手指上多出一道口子,苏白还是很心疼的。

  “还不是因为你?”姜寒酥越想越委屈,于是她用了下力,想将自己的手指给抽回来。

  “我姑姑家买的有创可贴,等下吃过饭后去那里贴一个创可贴,以免感染。”苏白说完,将她想要抽回去的小手重新拉到了面前,然后低下头吮了吮她那根被刀片划伤的手指。

  人的口水跟泪水当中都含有少量的溶菌酶,溶菌酶是能起到杀菌效果的,所以手指被刀划伤后放进嘴里,是能起到一定消毒作用的。

  古代中医所说的金律玉液,便就是人的唾沫。

  姜寒酥的小脸红了红,又用力地抽了抽。

  “好了,别生气了,要是还觉得委屈的话,要不你在我胳膊上咬一口,等下我们两个一人贴一个创可贴。”苏白道。



  “我不咬你,但你等下不准跟她说说笑笑,母亲给你介绍对象我都已经难受死了。”姜寒酥道。

  “我真没跟她说说笑笑,就只是互相了解了一下彼此的名字,我总不能见到人家哭丧着脸什么也不说吧。”苏白觉得这个得解释清楚才好。

  他跟李晴浅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没理由板着脸跟对方说话。

  “我就是不许嘛,不然我会很难受的。”姜寒酥说着又要哭了。

  本来一个极倔强坚强的女孩儿,此时真快被林珍跟苏白搞破防了。

  先是母亲说要给苏白介绍对象,然后因为听到这句话失神的关系,刀又把自己的手给划伤了。

  这些其实都还好,都不是最让姜寒酥破防的,最让她觉得委屈难受的,是端着菜出去,正好看到了二人说说笑笑的场景。

  这本来就已经到临界点了,结果苏白进到厨房后又欺负她,自然委屈地哭了出来。

  “那等下我就老老实实坐在那,不与她说话。”苏白道。

  “我没让你不跟她说话。”姜寒酥气的打了他一下,说道:“只,只要不跟她说说笑笑就行了。”

  不说话太过分了,但只要不笑的话,她心里就没那么难受。

  “行,那就板着脸跟她说话。”苏白道。

  “好了,别哭了,最近哭的次数真是越来越多了。”苏白将她脸上流下来的眼泪给擦干净。

  “还不是因为你,谁让你最近老是欺负我的。”姜寒酥瘪着小嘴说道。

  “寒酥,你这句没理由哦,昨天不是我欺负的你吧?那脚是你故意伸的,你要是不自己把脚伸到我的腿上诱惑我,我会……。”

  苏白话还没说完,就被姜寒酥踮起脚尖用手给捂住了嘴。

  “谁,谁说昨天了啊?”姜寒酥俏脸红扑扑的,羞恼的说道:“就算是昨天,也是你欺负的我。”

  “你说我欺负你,那我欺负你什么了?”苏白笑着问道。

  “看,你说不上来了吧?”苏白道。

  姜寒酥这次没说话,她直接气得抬起脚向着苏白的脚踩了过去。

  苏白没躲,被她踩了一脚后笑道:“舒服了没有?心里有气,或者是我欺负了你,你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踩我脚的。”

  “如果生气实在是生狠了,也可以捏我的腰,但是这个必须是你生气特别厉害的时候才行。”苏白说道。

  姜寒酥哦了一声,然后伸出了手。

  苏白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说道:“你还真捏啊?我说了,得特别生气的时候才行。”

  “我现在就很生气。”姜寒酥抿着小嘴说道。

  “行,那你捏吧。”苏白走过去,赴死般的闭上了眼睛。

  不闭眼睛不行啊!

  如果不闭眼睛的话,姜寒酥的小手伸过来,苏白还是会下意识去躲的。

  面对危险时躲避,是人类的求生本能。

  这掐腰可不比踩脚,苏白宁愿让姜寒酥的小脚踩一百次,也不愿意她在自己的软肋上掐一次。

  不过为了哄自己女朋友开心,让她解压,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

  谁让自己把她惹生气了呢。

  姜寒酥看着苏白闭上眼后因为害怕而在不停颤抖地睫毛,她抿了抿嘴,说道:“锅开了,我要去把笼子里蒸的菜拿出来了。”

  苏白睁开了眼睛,笑道:“傻丫头。”

  走过去帮她将锅里蒸的一些肉端到堂屋里,这顿午饭便完成了。

  菜不少,荤素皆有,得有将近十个。

  林珍为了做这顿饭应该花了不少钱,即便是对于小姑这种家庭来说,这顿饭也足够丰盛了。

  林珍给苏白留的位置,是靠在李晴浅旁边的。

  但是苏白根本就没有在那个位置坐下,而是在姜寒酥旁边坐了下来。

  先不说林珍让苏白坐在李晴浅旁边时,姜寒酥嘴都抿起来了,就算是没有姜寒酥在,苏白也不会去坐。

  “听说你在亳城一中上学?”李晴浅的母亲李雯问道。

  “嗯。”苏白点了点头,夹了块鸡肉。

  “成绩怎么样?”李雯问道。

  “还行。”苏白吃了口鸡蛋。

  “家里弟妹几个?”李雯再次问道。

  “暂时一个。”苏白道。

  暂时确实只有一个,因为苏白那个妹妹,现在还没有出生。

  只是这句话放在李雯耳里就有些敷衍了。

  “来,尝尝,这是我们自家酿的米酒。”林珍为了避免尴尬,从桌子下面拿出了来一坛米酒。

  但之后不论是李雯问话也好,还是李晴浅问话也罢,苏白都只是点头或者摇头,他大部分的时间全都是在吃。

  这里面有一半的菜都是姜寒酥做的,而其中大部分口味都是根据苏白的口味来的。

  比如苏白喜欢吃辣喜欢吃咸,因此许多菜都会偏咸辣一点。

  苏白吃的不亦乐乎,但是对面那一对母女的脸色,显然就没有刚开始那么好看了。

  李雯皱了皱眉头,在看到苏白的回答明显是敷衍了事之后,也就没有再开口提问。

  都是聪明人,苏白这态度明显就是没相中的意思。

  越是如此,林珍李雯还有李晴浅就越尴尬。

  李雯母女尴尬的是这是她们第一次相亲男方不乐意的,而林珍尴尬的则是好不容易让自己这个多年没联系的姐妹来一次家,竟然会是现在这种情况。

  她也没有想到李晴浅家里情况那么好,苏白竟然没有相中。

  之前她想的是,如果是苏白相中了,李晴浅没有相中的话,那自己就算是厚着这张老脸,也得帮苏白给说说。

  只是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确实出乎了她的意料。

  林珍叹了一口气,恐怕日后她跟李雯之间要有一个疙瘩了,毕竟从中牵线的人是她。

  其实之前苏白就是为了怕让林珍难堪,所以基本上都是在正常跟李晴浅聊天。

  但是现在姜寒酥都因为这个委屈地哭了,那苏白自然是谁的面子都不给了。

  管它呢,只要能让姜寒酥心里好受一些就行。

  自己的母亲给她喜欢的人说亲,这本来就已经很让她难受了。

  姜寒酥家里自酿的这个米酒很好喝,一整坛几乎有半坛进了苏白的肚子里。

  米酒的度数还没有啤酒的度数高,林珍酿的这个米酒才只有三度左右,跟饮料没什么区别。

  这场饭吃得很快,不过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李雯母女便离开了。

  “晴浅没相中吗?”林珍问道。

  “李晴浅确实不错,只是林婶,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苏白坦白道:“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跟人相亲,这一切都是小姑自作主张做的,此前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林婶,别再给我说亲了,我这辈子要娶就只娶一个,如果林婶真想给我说亲也行,那你得给我喜欢的那个人说。”

  “哪家的人?我能帮上忙如果能帮得上的话,婶婶倒是可以帮你去说。”林珍道。

  不管苏白的意愿是什么,这毕竟是苏蔷求她办的事情。

  如果苏白说的这个人家她真能说上话的话,是绝对要去帮一帮的。

  “林婶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带着礼物向你们家来吗?”苏白放下手中的筷子,笑道:“我今天来,并不是让你帮我相亲的。”

  苏白指着旁边正在啃着馒头的姜寒酥道:“林婶,我喜欢她,从在学校里见到她的第一面就喜欢上了她。”

  姜寒酥看了看自己面前已经空掉的盘子,继续啃馒头。

  “你看有多傻,林婶,这样的女孩儿,谁能不喜欢呢?”苏白将中间的一盘鸡肉放到了她的面前。

  “我不喜欢你。”林珍还没说话,姜寒酥先抬起了头。

  “没关系,我继续追就是了。”苏白笑道。

  “那你是别白费心思了,我不会再喜欢人了。”姜寒酥说着,放下手中的馒头,然后离开了。

  这是在骗她的母亲诶,姜寒酥不想这么做。

  所以现在离开,把战场交给苏白是最好的。

  林珍的眉头皱了起来,道:“苏白,寒酥还在上学,在她考上大学之前,我不会给她相亲,也不会让她谈恋爱。”

  林珍说的也很直白。

  “婶婶,她谈不谈恋爱,相不相亲是她的事情,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我喜欢姜寒酥,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追她。”苏白道。

  “你追不到。”林珍冷声道。

  “这就不管你的事了。”苏白笑道。

  “砰!”林珍气的用手拍了一下桌子,然后道:“她是我的女儿,能不管我的事情?”

  “行,就算是你能管得住她,但你无法管我吧,学校里追她的人不少,这种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从小到大,她就应该没少被人追才是,没道理别人可以追我就不行吧?只是别人追她没告诉你,而我因为你是她的母亲,跟我小姑又有些关系,所以今天来跟你坦白,特地告诉你一声。”苏白道。

  “婶婶,追到也好,追不到也罢,我只想让自己的青春不留遗憾,即便最后我也没有追到姜寒酥,那也不会再去后悔了,因为我起码努力的追过。”苏白道。

  “话说完了,我也可以走了。”苏白说着起了身。

  林珍明显已经生气了,再说下去,说不定真会被她用擀面杖给撵出来。

  苏白今天来此地的目的本来就是想把自己喜欢姜寒酥的想法告诉她。

  让她接受,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苏白并不奢望林珍能在短时间内接受他。

  所有事情都得需要一个开头。

  而只要开了头,下面只需要慢慢攻略就行了。

  如今只过了半个学期,高中还有将近两年半的时间。

  两年半的时间,苏白有信心能解决掉林珍的事情。

  寒假太短,事情又太多,苏白无法在这里软磨硬泡。

  但到了暑假就不一样了,下次暑假,苏白决定就待在家里天天去姜寒酥家。

  “把你的东西拿走!”林珍冷声道。

  “这是送给你的东西,我怎么能拿回去。”说着,苏白直接走出了院子。

  “寒酥!”林珍喊道。

  “怎么了,妈?”姜寒酥从自己房间里走了出来。

  “苏白跟你在一个班吗?”林珍问道。

  “不在,他在7班。”姜寒酥道。

  “哼,怪不得,一个整天只知道谈恋爱的学生能好好学习才怪。”林珍冷哼道。

  “他之前有在学校追你吗?”林珍又问道。

  姜寒酥抿了抿嘴,虽然不想骗她母亲,但有些事情是不能不骗的。

  “没有。”姜寒酥摇了摇头,道:“一中很大,我在学校里也没见过他几面,几天前在饭桌上吃饭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也是一中的。”

  “以后他要是敢在学校里追你或者是影响了你的学习,你直接告诉你班主任。”林珍道。

  “嗯,我知道了。”姜寒酥道。

  “去把他拿过来的这些东西都给他送过去。”林珍有些烦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