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撕开胸罩咬她的乳尖(岳欣姜寒酥)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6 17:01:01情感专区
这女孩大约十七八岁左右,长的还是蛮漂亮的,甚至都能赶上岳欣了。

  要知道整个育华将近万名学生当中,除了姜寒酥之外,就数岳欣她们了。

  与岳欣同级别的美女,育华也有几个
这女孩大约十七八岁左右,长的还是蛮漂亮的,甚至都能赶上岳欣了。

  要知道整个育华将近万名学生当中,除了姜寒酥之外,就数岳欣她们了。

  与岳欣同级别的美女,育华也有几个,无一不是班内男生暗恋的对象。

  不过对于苏白来说,既见寒酥,云胡不喜。

  这女孩儿应该不是姜寒酥她们家的亲戚,因为据苏白的了解,除了林珍娘家那一系的,姜寒酥他父亲这一系并没有什么富贵亲戚。

  如果不是当年姜寒酥父亲太穷,也不会抛妻弃女在外面傍富婆了。

  这女孩的家庭应该很不错,不仅穿着一身名牌,耳朵上也打着耳钉,而且口红涂的也很鲜艳。

  苏白只看了一眼,便转过了头。

  不认识,苏白便没有去主动打招呼的必要。

  不过此时电视剧正好插播广告,苏白只能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出了院子。

  他走到羊圈,看到一只还没有长角的小羊羔,便笑着用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谁知道那母羊护犊,看到苏白欺负她刚生下来没多久的孩子,直接用羊角向他顶了过来,吓的苏白立马收回了自己的手。

  “你好,我叫李晴浅,你就是林姨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吧?”那女孩走过来笑着问道。

  相亲对象?

  苏白皱起了眉头。

  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相亲了。

  只是想到之前那场喜宴自己小姑拜托林珍的事情,苏白这才头疼的揉了揉脑袋。

  这事,肯定是林珍张罗的。

  自己今天本来是向林珍摊牌,要去追姜寒酥的。

  结果自己还没摊牌呢,林珍倒是给自己先出了一个难题。

  如果这算是两人第一回合的交锋的话,那苏白无疑是败了。

  “是。”苏白点了点头。

  屋里就他一个男的,不是他还是谁。

  说是难题,其实还好。

  相亲嘛,一句看不上,自然就结束了。

  只是希望那个爱吃醋的小丫头,不要太难受啊!

  自己母亲不让自己谈恋爱,却忙着帮别的女孩给自己喜欢的人说亲。这要是换成苏白的话,苏白只会更郁闷。

  “你不是林婶婶家的亲戚吧?”苏白问道。

  “不是。”李晴浅摇了摇头,说道:“以前林姨没有嫁到这里之前,跟我母亲的关系很好,这次我要相亲,林姨就极力向我母亲推荐,说他在这里认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非要让我母亲和我过来见一面。我是先来的,母亲在镇子上买东西,估计等会儿就能到了。”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不怕狗吗?”苏白疑惑地问道。

  对于姜寒酥家的那条母狼狗来说,她应该也算是陌生人。

  所以没道理她进来,狗不叫的啊!

  难道因为李清浅是女的,他是男的?

  要真是那样,苏白真得男拳警告了。

  “狗?没有啊,我没有见到。”李晴浅道。

  苏白走到门前一看,发现那条狗果然不见了。

  看来林珍是知道之后会有其他客人过来,怕狗像刚刚那样冲撞了客人,便把它拴到其它地方去了。

  李晴浅跟了过来,笑着说道:“对了,说了那么多,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苏白。”苏白道。

  “你还在上学吗?”苏白问道。

  “在啊,我在亳城二中上学,听林姨说,你在一中?”李晴浅问道。

  “是。”苏白点了点头,然后笑着问道:“你还在上学,为什么会想着跟人相亲呢?”

  李晴浅眨了眨眼,笑着问道:“你还在上学,不也想着跟人相亲了吗?”

  “以你的条件,应该不缺追你的男生。”苏白道。

  “以你的条件,应该也不缺追你的女生吧。”李晴浅笑着说道。

  苏白:“……”

  这个女孩儿,还真够伶牙俐齿的。



  不过,跟刚刚给苏白留下的第一印象不同。

  原先苏白以为,这又是一个趾高气扬的富家女呢。

  但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

  只是不管是不是,跟苏白都没有太大关系。

  就在此时,林珍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了。

  “晴浅来了啊,你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对了,你母亲呢?”林珍笑着问道。

  “我母亲应该很快就到了。”李晴浅笑道。

  “我和你妈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了,到时候一定得喝上几杯。”

  “对了,还有几个菜没做呢,你们可以再说会话。”林珍笑道。

  说着,林珍便把菜端到了屋里的桌子上。

  此时姜寒酥也端着菜走了过来,她默默地看了一眼院子中并肩而立的两人,然后抿了抿嘴,在把菜放到桌子上后,气的用小拳头砸了一下旁边的墙壁。

  讨厌鬼,笑的那么开心。

  好疼啊!

  骂过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刚刚太过用力了,小拳头都红了。

  她摊开自己左手的手掌,望着上面还有些血迹的手指,姜寒酥吸了吸鼻子,突然觉得有些委屈。

  母亲欺负她也就算了,为什么苏白也要欺负她啊!

  说话就说话嘛,笑什么啊!

  姜寒酥有些莫明地担心,她担心苏白这次来,就是跟别人相亲来的。

  也是刚刚在厨房做饭的时候,林珍把苏白要跟李晴浅要相亲的事情告诉了她。

  当时正在切菜的姜寒酥一愣,就用刀切到了自己的手。

  很疼,但她并没有出声,也没有告诉林珍,就那么默默忍受了。

  将手指上的血迹擦掉,姜寒酥走出了堂屋。

  没过多久,外面响起了汽车的鸣笛声,然后就见一名女子拎着一些东西走了过来。

  林珍听到汽笛声,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在看到拎着礼物的那名女子,两人直接抱在了一起。

  能看得出来,曾经两人的关系确实不错。

  隔得很远,苏白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等那女子示意李晴浅过去,然后他们站在院子中聊天的时候,苏白进了厨房。

  “别生气啊!你母亲安排的这出相亲,我也不知道。”苏白道。

  姜寒酥没理他,只坐在锅前往里添柴禾。

  她旁边还有一个烧锅的小凳子,苏白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锅里的火烧的很旺,热气扑面而来,很舒服。

  苏白将手伸到锅灶前烤了烤,然后在她小脸上抹了一把。

  “干什么啊?你这样做会被我母亲给发现的。”姜寒酥生气地说道。

  “发现就发现呗,发现了我就跟她承认我喜欢你,摸你也是我自己忍不住调戏的你。”苏白笑道。

  “那样的话你会被我母亲用棍子打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