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浪蹄子蜜水噗呲噗呲的 桌子底下跪含着开会

2021-07-16 15:38:47情感专区
高柔理“住院”的第二天,何冀北又来医院了,送送汤,削削苹果,他话也不多,就干坐着。
  门开着,门口路过一个病人,自己推着输液架。。。
  何冀北环顾病房一周:“
高柔理“住院”的第二天,何冀北又来医院了,送送汤,削削苹果,他话也不多,就干坐着。
  门开着,门口路过一个病人,自己推着输液架。。。
  何冀北环顾病房一周:“你不用打点滴吗?”
  高柔理面不改色地扯谎:“你来之前我已经打完了。”
  何冀北没有流产这方面的常识,所知道的都来源于网络,所以他连着两天都炖红枣乌鸡汤。
  他继续削苹果。

  很漂亮的一双手,握着粉白的苹果和银白的刀,苹果皮的走位非常整齐,非常对称。
  他觉得对称是一种美,不过很多人不懂得欣赏这种美。
  高柔理就欣赏不来水果皮的美:“我这不用人守着。”
  言外之意:你可以走了。
  何冀北专心致志地削苹果:“嗯。”
  高柔理继续逐客:“你手里还有好几个项目,应该很忙。”
  “嗯。”
  他仍旧一动不动,除了削苹果的手。
  高柔理怀孕后耐心就呈直线下降,她深呼吸:“何冀北。”
  他抬头看她。
  “你不回江州吗?”
  他说:“等你出院,跟你一起回去。”
  再住院,就要露馅了。
  高柔理拒绝:“我不回去。”
  “你交接工作还没做。”
  反正不能跟他一起回去,她找理由:“我要多休息一段时间。”
  何冀北没意见:“嗯。”
  他把苹果切成小块小块的,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高柔理搞不懂了。
  他到底怎么想的?想让她继续给他当秘书?还是单纯地想“还债”?
  或者,他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
  她打断自己的痴心妄想:“你回去吧,我要睡了。”
  “晚上有没有人照顾你?”
  何冀北去医生那里问过,医生说没什么问题,也可以不住院,不过高柔理是一个人住,何冀北希望她能在医院住久一点。
  当然,他不知道医生已经收了纪佳的支票。
  高柔理谎称:“纪佳会来。”
  何冀北走后,她去办了“出院”,担心在医院待久了会被识破。
  她白天要避着何冀北,晚上才能过来照顾老太太,瞿金枝和张兰都有各种来不了医院的理由,她只好再请了一个看护。
  晚上七点不到,纪佳给她打电话。
  “出来玩吗?”
  纪佳那边很吵。
  高柔理说:“我九点要去医院。”老人家一个人在医院她不放心。
  “还有两个小时。”
  高柔理问她:“你在哪?”
  “浮生居。”
  浮生居原本是LYN的产业,路华浓和沈清越相继倒台之后,浮生居被查封,后来案子结了,浮生居几经辗转到了徐放手里。
  徐放读书不行,搞吃喝玩乐很在行,浮生居大改后被他经营得有模有样,走的是高端雅致路线。
  但浮生居到底是娱乐场所,高柔理顾忌肚子里的小龟毛:“你玩吧,我就不去了。”
  “这边有环境好的无烟区,你就当过来散散心。”
  高柔理想了想,还是去了。她刚到浮生居,点的饮料还没上,何冀北的电话就打来了。
  她走到安静的地方去接:“有事吗?”
  “你怎么出院了?”
  “本来就可以不住院。”她住院是为了照顾老人家,但不能住太久,容易露馅。
  “你现在在哪?”
  她说了一个谎之后,就要不停地圆谎:“在家休息。”
  何冀北挂断了。
  他好像生气了,可是他在气什么呢?高柔理心不在焉地想着。她蹦不了迪,也喝不了酒,兴致缺缺,听了几首歌就回家了,打算洗个澡再去医院。
  纪佳喝得有点晕,她的男伴开车,把高柔理送到了小区门口。
  “我先上去了。”
  纪佳这次的男伴风流又绅士,身上有某人的影子,他下车,帮高柔理开了车门:“下次再约。”
  高柔理对车里的纪佳摆了下手,进了小区。
  门卫室的后面有一棵参天大树,树下的影子突然移动。
  高柔理被吓了一跳,往后退时看到了个轮廓:“何冀北?”
  是他。
  他从树后面出来,走路没声,眼底跟这夜色一样黑:“你不是在家吗?”
  是质问的语气,带着他惯有的强势和侵略性。
  已经当场被逮了,他的问题就没有回答的必要,高柔理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不作答:“那个男的带你出去的?”
  她也不答:“你来干嘛?”
  “你们去哪了?”他看了眼她的衣服,吊带配短裤,“去酒吧了?”
  他已经在她家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刚刚那通电话里,他隐约听到了重金属乐。
  没等她回答,他阴着一双眸子咄咄逼人:“那个男的知不知你刚做完手术?”
  他冷下脸,四周都没有一丝暑意。
  不是她的错觉,他的确在生气,像一头被人领土入侵了的野兽,露出了爪子和牙齿。
  但她不知道他是把她当成了他的领地,还是当成了他领地里的猎物,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前者是依存关系,后者是占有心理。
  她不想再稀里糊涂:“我和谁出去、去哪里、做什么,这些跟你有关系吗?”
  “高柔理,”他把这三个字念得很重,“你刚做完手术,就不能爱惜一下你自己?”
  他脾气不算差,喜怒不形于色,七年来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过去她是他的秘书,是下属,但现在她辞职了,他们是两个对等的人,她为了他的小龟毛忌烟忌酒,为了他这个大龟毛连单身妈妈的打算都做好了,他凭什么来质问她。
  她不示弱:“是,我不懂爱惜自己,不然怎么会未婚先孕。”
  这是很重的一句话,嘲讽她自己,也嘲讽对方。
  当头棒喝,何冀北先是失神,然后才是慌张。
  他伤害到她了,他终于意识到了。
  “对不起。”
  她不要道歉,转身就走。
  何冀北拉住她。
  她发火:“你到底要干嘛?为什么一直来招惹我?”
  “对不起。”
  骄傲到从来不道歉的人,一个晚上对同一个人说了两次对不起。
  他把手里的文件袋塞给她:“股份转让没有那么快,这些是不动产,我先转给你。”
  高柔理捏了捏袋子,厚厚一叠文件:“补偿我的?”
  “嗯。”
  因为她不和他结婚,而他又只有钱。
  “何冀北,”她正好站在一根路灯下面,暖黄色的光跟泪光相融,“我最喜欢什么?”
  何冀北看着她:“钱。”
  她就知道他会这么回答。
  她把手里价值连城的东西扔到地上:“那是以前,现在不是了。”
  他问:“你现在最喜欢什么?”
  她斩钉截铁:“你。”
  她本来想装蒜的,装不下去了。
  “我现在最喜欢你,你能把你自己给我吗?要心甘情愿,要两情相悦,你给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