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吃春药饮料被教练玩弄(耿天鸣钟灵)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6 15:20:08情感专区
哎呀!”钟灵尝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耿天鸣踌躇道:“你住在几楼?要不我去叫你爸妈?”

“我爸今天上夜班不在家。”钟灵摇头道:“你别管了,我自己
哎呀!”钟灵尝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耿天鸣踌躇道:“你住在几楼?要不我去叫你爸妈?”

“我爸今天上夜班不在家。”钟灵摇头道:“你别管了,我自己想办法就是。”

“你……”耿天鸣忽然明白了她的难处,这个时代的女孩子非常保守,轻易不会跟陌生男子有亲密接触,怎么可能随便让男孩子来背自己?

猜透了钟灵的心思,耿天鸣耐心劝说道:“我背你只是想帮你,绝没有其他想法,你千万别胡思乱想。”

钟灵听罢臊了个大红脸,耿天鸣还真是敢说,看样子是个货真价实的直男,有啥说啥根本不会拐弯抹角。

“没……不是!”钟灵赶紧摇头否认道:“我是怕你背不动我。”

“背得动,来吧。”耿天鸣把书包放进车筐里,在姑娘跟前弯下腰道:“你才多沉,我连王正信和高成功都背的动,还背不动你吗?”

“我家在五楼,很高的。”钟灵心有所动道。

“别废话,快上来。”耿天鸣不由分说连声催促道。钟灵暗自叹了口气,只得俯身趴到了他的背上。为了避免尴尬,姑娘尽可能地挺起胸膛,省得弄的俩人不好意思。

“抓稳了。”耿天鸣说着双手托住她的膝弯,身子一挺把她背了起来往楼上走去。旧式楼梯狭窄陡峭,角落里间或有住户堆放的杂物和蜂窝煤,耿天鸣小心躲闪着障碍物,一节一节台阶努力往上爬去。

钟灵虽然仅有八十来斤,但耿天鸣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初中生,身体和力量上无法与成年人相提并论。爬到三楼时,他已经有些吃力,脚下有点打软,步伐也开始放缓。

钟灵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赶忙贴心道:“放我下来吧。”

“不!我能行!”耿天鸣咬紧牙关奋力向上。

背人时,被背的人越贴近背者越省劲。钟灵暗自叹了口气,俯下身子搂住了耿天鸣的脖颈,身体紧紧贴住了他的脊背。

耿天鸣只觉得后背一暖,情知钟灵靠在了自己身上,内心深处猛然间迸发出一道强烈的电流,瞬间让他充满了力量。

钟灵伏在耿天鸣脊背上,眼瞅着汇集的汗水从他脖颈处滑然而下,鼻中嗅到他身上散发出的男子汉气息,忽然没来由的一阵心动,好像是春天的暖风刮过心坎一样,让人有所期待,有所憧憬。

恍惚间,钟灵忽的有种错觉,只希望往上的楼梯不断地延伸,回家的路越长越好,好让她能在男孩子的背上呆的时间再长一些。

好不容易爬到了五楼,耿天鸣累的两腿已经开始打哆嗦。钟灵敲了敲门,钟妈妈遇敏华应声开了门,吃惊的看到闺女和一个男孩子站在门口:“小灵儿,这是……?”

“阿姨好!”耿天鸣礼貌的打了个招呼道:“我是钟灵的同学。”

“哦,你好!你好!”  遇敏华很自然的上下打量着耿天鸣,禁不住惊叹道:“哎呀,你这个同学个子真高啊!”

“妈……”钟灵见妈妈盯着耿天鸣看个不停,赶忙解释道:“路上我摔了一跤,不小心把脚扭了,是我同学把我送回来的。”

“哎呀!你把脚扭了!?”  遇敏华惊呼着蹲下身查看道:“那只脚扭了?还敢动吗?”

“妈……”钟灵娇嗔道:“先让我同学回家吧,这么晚了人家爸妈也担心。”

“噢!对对!”  遇敏华赶紧站起身冲耿天鸣道:“谢谢你了,小伙子!”

“不用谢,阿姨再见!”耿天鸣潇洒的摆了摆手,转身下了楼。

耿天鸣往楼下刚走了几步,忽然停住脚步回身道:“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上学吧?”

“不用!不用!”钟灵连连摆手道:“我自己想办法就行。”

耿天鸣坦然一笑道:“我们是同学,还是邻居,上学正好顺路,你还客气啥?说好了,明天我来接你!”

说罢,耿天鸣摆了摆手,飞也似的跑下楼去。钟灵望着他消失的背影,心底里悄然升起了一丝甜蜜:“他竟然还想着来接我,难道还要他再背我一次吗?哎呀,想想就羞死人了!”

遇敏华把闺女扶进屋后,颇有兴致的追问道:“这个男同学叫什么名字?学习怎么样啊?”

钟灵无奈道:“妈,你不问问我的脚,光问我同学干嘛?”

“你的脚没大事。”  遇敏华摸了摸女儿的小腿和脚踝道:“就是扭伤了,没有骨折。”

“可是我怎么不敢使劲呢。”钟灵噘嘴道。

遇敏华笑道:“崴了脚能不疼吗?快跟我说说,送你回来的那个男孩子叫什么名?”

“他叫耿天鸣,住在对面九号楼。”钟灵只得向母亲介绍道:“学习也不错,期中考试全校第三,现在跟我一起在化学竞赛小组。”

“哎呀!学习这么好呢!”遇敏华高兴道:“九号楼住的是机械厂职工,看来他家里情况跟咱家差不多。”

“妈……!”钟灵嗔道:“你关心他家干嘛?”

钟灵的弟弟钟大业突然从里屋窜出来大声道:“咱妈是想知道他配不配做我们家的女婿!”

钟大业语出惊人,钟灵和妈妈惊诧地望向了他……

耿天鸣主动提出接送钟灵并不是出于男女之情,而是出于懊悔和自责。在他看来,如果不是自己非要让钟灵贴着路边骑在内侧,人家女孩子怕是不一定会轧到石头摔一跤。所以钟灵的受伤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即便为了赎罪,他也必须承担起接送女孩子的任务。

第二天一大早,钟灵早早洗漱完毕,穿好衣服收拾好书包,吃过早饭后坐在椅子上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耿天鸣的到来。

值了一个夜班的父亲在里屋酣睡,呼噜打得震天响。钟灵既不忍心也没有胆量叫醒他,而弟弟钟大业还在上六年级,根本不可能背的动她。

如果耿天鸣不来的话,小姑娘打算自己硬撑着一步步挪下楼去。正在彷徨无助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遇敏华打开家门,门外站的正是如约而至的耿天鸣。

“阿姨您好,我来找钟灵。”耿天鸣依然是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

遇敏华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面带些许稚气的小伙子,见他不但个子高,人也长得又帅气又有精神,禁不住喜笑颜开道:“你好!你好!小灵儿,你同学来了!”

钟灵面带羞涩一步步挪到门口道:“你来了!”

耿天鸣灿烂笑道:“我没来晚吧?快点吧,我背你下去。”

“嗯。”钟灵答应了一声,挪步到耿天鸣身边,见他身上还挎着沉甸甸的书包,便道:“把你的书包给我吧,我让我弟弟一块拿下去。”

学生的书包装的全是书,自然分量不轻。有人分担重量耿天鸣求之不得,爽快的摘下书包交给了从屋里跳出来的钟大业。

在妈妈和弟弟的感情复杂的目光注视下,钟灵红着脸趴在了耿天鸣的背上。耿天鸣小心翼翼地背起她往楼下走去,钟大业挎着两个书包像跟屁虫一样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

比起上楼来,下楼省却了许多气力,速度也快上去很多。终于来到了楼下,耿天鸣把她背到自己的大金鹿旁边,扶着她坐在了后座上。

钟大业递过来两个书包道:“哥哥,给你书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