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跨坐在他的腿上摇动h*双性刷毛笔h

2021-07-16 11:53:10情感专区
自从第一桥修起来之后,许问已经很久没来过流鱼村了。

不过他两年前当然是来过的,还不止一次。

逢春出事之后,流鱼村跟着遭殃。倒不完全是地热的问题,主要是逢春没了,渡口就半废
自从第一桥修起来之后,许问已经很久没来过流鱼村了。

不过他两年前当然是来过的,还不止一次。

逢春出事之后,流鱼村跟着遭殃。倒不完全是地热的问题,主要是逢春没了,渡口就半废了,再没了行脚商人往来,流鱼村少了至少一半的收入。

在许问的印象里,那时候的流鱼村破破烂烂,以蓬屋草房为主,外面晒着渔网和鱼干,腥气逼人,看上去非常惨淡。

这时他们听见叫喊声和哭声,快步进村,抬头一看,立刻就是一愣。

流鱼村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石房子?

流鱼村离震中很近,地震导致石屋纷纷倒塌,看上去不少人被埋在了里面,村民们正在奋力挖掘。

有一些已经被挖出来了,血肉模糊地放在泥水里,跪在地上痛哭的应该是他们的家人。

许问皱起了眉,也不需要他招呼,他带来的工匠和兵士立刻冲了上去,帮忙挖地救人。

许问也走了过去,他稍微一看,就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弄来了水泥,应该是从对面的悦木轩水泥场拿到的。他们没有大块的石料,也没有逢春民宅的建筑方法,只是单纯地用它和了碎石和黄土,自建了新房。

这样土石混合的房子虽然建筑质量很一般,内部低矮阴暗,但还是比以前的草房子强多了,日常住起来也许还行,却遇到了这种规模的地震,倒下来也比草房子厉害多了。

许问带来的都是训练有素兼经验丰富的工匠,他们动作非常快,眼看着一幢幢房子被清开,更多的人被挖了出来。

许问眉头皱得更紧。

地震发生在白天,大部分青壮年都在外面干活,留在屋子里的几乎全是老弱妇嬬。

他们有的直接咽了气,也有不少还活着,残肢断臂、头破血流,比比皆是。

许问带来的人里有两个大夫,他们迅速动了起来,清创上药包扎,金创药流水一样用了出去。

“人手不够,药也不够啊……”李晟也去帮忙,过了一会儿,走到许问身边来悄悄地说。

“嗯。”许问当然也发现了,表情非常严肃。

遇到这种大型灾难,要动员起来的不止是一个两个人,而是一整个体系。

许问手下的工匠经过这两年的培养与训练,已经算得上一支不错的力量,但术业有专攻,他们能做的也就是挖掘与建造,但后续的救援和治疗等等工作呢?也一样要人去做的。

人从何处来?怎样进行组织?

身处大周,遇此大难,格外能让人意识到,“现代”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叹了口气,说:“尽力而为吧。”

这时旁边一个妇女正在跪地哭号:“小根,怎么没听见你的哭声,你叫一声啊小根!娘好怕,你叫一声,让娘安安心,娘马上把你救出来!”

她头发散乱,哭得沾在了脸上,一边号一边用手挖地。但砖石下面悄无声息,感觉非常不祥。

许问不再多想,快步走上前去,绕着那块地方转了一圈,问道:“孩子几岁?”

“两岁,只有两岁!”那女人操着浓重的乡音哭道。

许问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拿起锄头,对着一个地方挖了下去。

他的手法非常巧妙,挖去上面的土石的时候,完全没对下面的造成影响,几乎没有震动。

雨一直没停,落在地上,和着泥砂往里渗,到处都乱糟糟地糊成一团。

旁边有人悄悄地对许问说:“希望不大了,这么小的娃娃,就算没被压死,也要被闷死了。”

许问没吭声,手下也没停。

片刻后,一抹蓝色出现在泥水之中,女人一声尖叫:“小根的衣服!”说着就想往上扑。

“别动,小心那边的梁压下来!”许问立刻提醒,两个汉子及时抓住了她,阻止了她的行动。

许问在继续,没过多久,就把那孩子给抱了出来。他探了一下他的呼吸,表情微变。

“没气了!”旁边另一个人大声叫。女人刚刚露出惊喜的表情,脸色瞬间惨白。

许问摸摸那孩子胸口还是暖的,开始给他做人工呼吸,同时捶打心脏。十秒左右,那孩子吐出一口脏水,哭了出来。

许问松了口气,这才把孩子交还给他的母亲。

女人哇的一声,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大哭,鼻涕眼泪很快糊了一脸,但谁都听得出来  ,这哭声里蕴藏的,是怎样的狂喜。

救活了一个本来都以为死定了的孩子,许问看上去却并没有太高兴的样子,他转过身,继续忙碌了起来。

一座座房子地清过去,一个个人地救出来。

有他们的加入,流鱼村救援的进度快了不止一倍。

他们是从村子西边进来的,清理到东边的时候,天几乎已经全黑了,点起了火把。

火光刚刚燃起,许问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温言软语:“你别哭啦,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疼咱们当然不怕,对不对?”

许问猛地转头,看见火光照亮了一个人,正弯着腰,蹲在地上,跟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说话。

那小男孩吸溜着鼻涕,带着哭腔,但还在点头:“嗯!我,我不哭。一,一点也不痛!”

那女孩给他洗干净了伤口,又用布包好,夸奖道:“太棒了,真勇敢!”

许问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这时候才小心翼翼地叫出来:“林林?”

连林林猛地转头,看见许问,一下子站了起来。

然后她笑了。

火把的光一点也不亮,甚至是有点暗的。但那一刻,许问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连林林跑到他面前,眉眼弯弯,眼中流光溢彩。

她脸上身上全是泥,甚至头发也被泥水浸得一绺一绺的了,但看上去一点也不狼狈,跟许问记忆中一样美,不,甚至比那更美。

许问贪婪地打量着她,她也在看着许问,相互倒映在对方眼中的两个人,表情几乎一模一样。

最后,两人又异口同声地问了出来:“你怎么在这里?”